认识琳是在一次台球群组织的活动上,群里经常组织交流比赛,当然也不乏 有美女参加,毕竟现在台球还是比较火爆的一项运动,群里的人际关系本来就比 较复杂,经常有年纪相差很大的男女一起活动,听知道内情的朋友说都是借打球 的名义出来搞婚外情的,各自都有结婚,出来以打球的名义找点刺激,这也很正 常本来这种群体的存在就是为了搭建一种桥梁。 琳的出现是比较偶然的,因为她不会打台球,来这个群也比较偶然,是经朋 友介绍过来想学习学习,琳长的是可爱型的,身材娇小,但凡有美女来参加活动 如果正好还不会打球,就会有许多自称是高手兼教练的人主动去传授技艺,同时 也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占点便宜或更进一步发展一下。 ? ? 我对琳的出现并没有特别的注意,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丰满、 豪放型的,小鸟依人的感觉我不要,并且本人已婚在群里的口碑也一直很好,从 没有和任何女人传出过绯闻,虽然平时显示的比较好色,但仅限於动口不动手, 没有真正实施过。 我并没有主动和琳搭讪过,开始交流也很偶然,一次活动安排的场馆比较远, 去之前群里公告地点後很多人抱怨太远,不去参加了,管理员公告说特殊情况请 大家把自已所在的方位公告一下,有车的人就近稍一下没车的群友。 ? ? 很巧琳工作的地方就在我附近,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她上了我的车,一路下来 也没多说什麽,无非就是互相询问在哪儿工作、什麽行业等等,活动完琳非要我 把她送回家,看出来对我有好感,众人面前不好拒绝,几个朋友还坏笑说我艳福 不浅,只好把她送回去,同时也知道她不是本地人,自己一个人租房住,我必须 按时回家,所以互道晚安,留了电话和QQ,回家报到。 第二天上班qq开聊,知道她在这儿没什麽朋友对我感觉还不错,我怕她看 上我给我找麻烦赶紧告她说我已经结婚了,看出来她比较失望,但还是说反正也 没什麽朋友就做朋友处吧,我当然没有意见了,送上门来的,品质还不错不要白 不要啊,呵呵! ? ? 琳还是比较开放的,我问她的问题她都回答从不绕圈,我也不去追究答案真 假。 她以前有过三任男友都同居过,在第一任男友家住了三个月,男的有了别人, 她搬到了现在的租屋里,後两任都是和她在租屋里住的,最後一任三个月前分了 搬走了,我好色嘛当然会问她一些性生活的细节,她也不避讳都直说,「第一任 能力不行,每次不到三分钟必射,分手时说是嫌她性欲太强,满足不了她才找了 别人。」 她无语所以分了,「第二任正常,因为太穷,分了。」「第三任性能力不错, 每次半小时以上,高潮过数次,後来劈腿了,分了。」 我问她:「最近没男人有需要怎麽解决啊!」她说:「忍的呗!」 我说:「别嘛!不要憋坏了身体,想要还不简单?以你的条件想要的话还不 是有大把大把的愿意啊!」 ? ? 琳说:「那也不能随便什麽都行啊,还得我看了有感觉还行」我说:「你觉 得我怎麽样?」 琳说:「你挺好的,就是不能随时带在身边,呵呵!」 ? ? 我说:「你当我是自慰器啊!」 琳说:「自慰器可是不会软喔,你行不行啊?」 ? ? 我说:「那得试试才知道!」 ? ? 琳说:「流氓!」 ? ? 我说:「不流氓的男人不是正常男人,多会去找你啊!」 ? ? 琳说:「看你的时间吧!」 ? ? 我一阵鸡动,开始没想要上,现在想不上也不行了。 次日琳一大早就q我,我当有什麽急事呢,没想到她神秘的问我说:「聊天 方便不?」 ? ? 我说:「方便我一个人一个办公室。」 ? ? 琳埋怨的说:「都怨你,昨天让我洪水泛滥了!」 ? ? 「那和我有什麽关系啊?是你要禁欲嘛!」 ? ? 「不行!就是怨你!怨你!不是你挑逗我,我能思春吗?昨晚我梦见你了, 而且梦见我吃你的下面了!」 ? ? 我汗!「你怎麽能确定是我?」 ? ? 「没错!肯定是你,很清楚是你的脸!」 ? ? 「那你的技术行不行啊?」 「你都射了我一嘴,你说行不行啊?」 ? ? 「不是吧,我有那麽不经吹?」 ? ? 「你过来嘛,我今天休息。」 ? ? 赤裸裸的勾引啊,说的我也性欲泛滥!不管了,「你在家等的我啊!」 ? ? 「嗯!快点啊,妹妹等你来啊!」 ? ? 一阵哆嗦,真是有够骚啊! 找了个藉口溜出单位,直奔琳家,去的路上顺便给她买了早饭,到了琳家她 还赖在床上,我也是第一回进她家,出租屋没有相像的那麽小,还比较宽敞,两 室一厅的房间,一间主卧一间次卧,屋里收拾的很整齐,房间里飘着一股淡淡的 香味,小妮子衣服都没穿好,上身一个小吊带,里面是真空,明显的能看见凸点, 下面一个小卡通内裤,看得我欲火焚身。 ? ? 琳看我给她带了早餐说道:「这麽好啊还给我买了早饭。」 ? ? 「那当然,第一次上门总不能空着手来吧!」 ? ? 她坏笑着说:「那倒所谓,只要带着枪来就好了!」 ? ? 真是个小骚货! 打开电视边看边耐心地等她吃完,她简单地洗漱一下,依偎在我身边和我一 起看,我的手也不自觉地搂住她的腰,从腰向上探入她的吊带,抓住了她的乳房, 她的乳房不大,一只手足以掌握,她娇嗔到:「你好坏!」 「你叫我来不就是来发坏的嘛!」 ? ? 我一边揉捏一边说,慢慢地她的乳头硬了,我也低头向她的小嘴吻了过去, 她的吻技不错,一看就是老手了,一接上舌头就伸了过来,我的另一只手也摸向 了她的大腿,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我顺势拽掉了她的内裤,手探向了小穴 …… ? ? 此时她的逼已经湿成一大片了,手也给开始给我解腰带,我弯下身子,一口 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使劲地嘬了起来。她舒服地哼哼着,我将手指伸进了她的 小逼,逼还是比较紧的,看来还没有被人操过很多次,而且淫水也比较清澈,应 该是比较乾净。 ? ? 既然检查过关,那就提枪上马! ? ? 先用一根手指抽插,然後增加到两根,深入到G点的位置,扣的她淫叫连连, 同时大拇指轻轻揉搓她的阴蒂,她的阴蒂勃起的异常厉害,不一会她就大叫道: 「不行了!不行了!」 ? ? 看来已经高潮一次了,我的手也整个湿了,我停了一下,她脸红红的,对我 说:「我给你吹吧?」 我求之不得,她很熟练地握住了我的鸡巴,套弄了一会,轻轻地吻了上去, 由浅到深舌头围绕着龟头旋转,一阵阵酥麻传遍我的全身,高手啊!真是遇到极 品了。 ? ? 我抓着她的乳房闭着眼享受她的服务,大概有十来分钟吧我忍不住,问她: 「行吗?」 ? ? 她明白我的意思,含着我的鸡巴点了点头,我精关一松,子子孙孙都射在了 她的嘴里,她冲我看了一眼,我点点头说完了,她才离开闭着嘴去了卫生间,一 会出来了偎在我怀里问:「怎麽样?舒服不?」 ? ? 「舒服,你的活真好,这下梦成现实了吧!」 「那再来一次吧!」 ? ? 我汗! ? ? 「上面一次就好,下次我要下面的嘴服务!」 ? ? 「我下面的嘴可是很能吃哟,你能喂饱吗?」 ? ? 「反正就这一根肠,你看的办吧!」 ? ? 「那我先热热!」 ? ? 说着又套弄起来,我也有点心虚,今天不会被榨乾吧。 ? ? 没多久我又一柱擎天了,这此话不多说,把她摁在床边,擡起屁股,用龟头 沾点她的淫水,尽根没入! ? ? 她也配合的娇呼一声,我喜欢後入式,抓着大白屁股先快速来了三百下,插 的啪啪有声,之後换她在上面,她很配合地卖力地上下起伏套弄,我抓着她的奶, 揉搓着乳头,又做了一会改成传统方式。 ? ? 第二次时间比较长,总共大概做了有四十分钟吧,我缴了枪射在了她里面。 之後躺了一会,一起洗了个澡,洗澡她又套弄我,我可是怕了,回去还得交 公粮了,在这儿都交完了,回去不得挨收拾啊,我说:「宝贝,过两天再来呗, 你想一次榨乾我啊!」 ? ? 「我就想榨乾你,得不到你的人,就榨乾你的精……」 ? ? ? ? 心里痛下决心,「决交!」我有种被强X的感觉! 「逗你了,完了我给你炖好吃的,给你补补!」 ? ? 「这还像句话。」 ? ? 洗完澡後随便吃了点饭,约好随後联系,我又赶去了单位,和琳的第一次就 这样结束了,之後还有几次有在车上、还有和群里的朋友出外旅游时偷偷野战, 随後再奉献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