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冷艳的师母三年前, 我跟了一位师父学五行术除了风水之外,也学了一些批命之类的相术。 许多学生在一年内,便学成出山了,而我一学便三年, 并不是我天资差而是我故意继续留在师父家里, 目的是为了接近艳丽诱人的师母。 师母是一名会计师,今年二十八岁,瓜子脸孔, 留着长长的秀发。 当师母穿起紧身衣是最迷人,苗条的曲缐和胸前一对高挺的双峰, 透过晶莹洁白的皮肤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 偶尔从师母的手袖或衣领的空隙,我能窥见师母胸前一对充满震荡力的乳球。 我很佩服师父娶到师母这样性感且高贵的女人, 我花了三年的时间不停的探究,师父用什么法术去征服师母?毕竟师父整整大师母二十岁, 如果说师父单靠相貌取得师母的垂爱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经过三年的磨练,我从学生的身份,变成师父的左右手, 算是入门弟子之类的可能师父膝下无子女的关系, 所以把我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使我学到很多其他学生学不到的东西, 有时候师父带我一同出门看风水还偶尔会向外界的人说, 我是他的干儿子。 「龙生,我现在要出去看风水,等会陈老板会送钱过来, 你帮我收下顺便替他对照一下八字,选个吉日给他新公司做开张之用。 」师父说。 「师父,好的,等陈老板来了之后,我才回家, 您安心去看风水吧!」我说。 「嗯,师父出去了。 」师父如往常一般很放心的让我代他接待客人。 独自一人坐在厅里等着陈老板,这时候听到房间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知道师母睡午觉醒了。 「龙生,怎么只留下你一人?」师母伸了一个懒腰说。 「师母,师父出去看风水,他要我等陈老板来帮他做点事。 」我说。 「嗯……」师母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举高双手, 胸部向前一挺再次伸了个懒腰。 当师母挺起胸部的时候,我发现师母穿着薄丝的睡衣, 浮现两粒若隐若现的嫩豆在衣外原来里头是真空。 我的眼睛被师母浑美的胸脯牵引着,而下体的命根子, 不知不觉中也兴奋的高高举起。 「好大、好挺的饱乳呀!」内心不禁赞了一句。 师母发觉自己的丑态,双手马上遮掩薄衣外露出的嫩豆, 脸红的急步走进浴室。 我的脸也发烫,马上用手遮掩自己挺起的巨龙, 我第一次被女人盯着巨龙感觉很难为情,何况对方还是我所锺爱的师母!幸好师母进去浴室冲凉, 让我有一段时间可以压抑体内的慾火可是当我听见浴室花洒的水声, 慾火不但无法压抑反而引起了偷窥之念。 淫邪的心,往往战胜一切!带着紧张的心情, 放轻脚步声走到浴室隔壁的厕所,轻轻放下马桶盖, 小心翼翼的踏上去然后慢慢把头移到隔壁的浴室, 从高而下的窥视浴室里的春光。 一望之下,差点兴奋的叫了出来。 我终于看见师母的裸体,一对三十六C的竹笋型雪球, 虽然铺上一层肥皂沫却掩饰不了雪球的美态。 两粒嫩红的小豆,在师母嫩手的掌下揉搓, 挺起娇艳的一面。 光滑的小腹,沿下是一片黑茸茸的蜜桃,想不到文静的师母, 下体的毛发会如此的浓密。 心想女人下体的毛发浓密,代表性慾强, 莫非文静的师母在床上很淫荡?想到这里体内的慾火如浪花, 澎湃的一浪接一浪涌上脑门……师母悄悄张开双腿 玉指轻轻翻开两边花瓣用一种液体涂在蜜桃隙缝中, 将花瓣翻来翻去细心的清洗偶尔会把手指插入娇嫩的蜜桃洞。 最难受是看见师母的玉指,插入蜜桃洞清洗的一刻, 她的眼睛总是闭上且摆出一种诱惑的神态,看了这一幕, 内心激起强烈的兴奋感却也带来一种紧张的惧怕, 唿吸也变得急促。 紧张的我受不了师母所呈现香艳刺激的一幕, 差点从马桶上滑了下来。 眼看师母就快冲好凉了,我飞身回到沙发上假装看着报纸。 我的心跳仍未平伏,还是紧张急促的跃动着。 师母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不停瞪望着我, 也许是我作贼心虚的关系总是感觉师母的眼神在指责我偷窥的恶行。 师母走进房间后,我立刻转身走进浴室, 往洗衣蓝里翻找师母的内裤皇天不负有心人, 终于让我找到师母那条香艳且性感的通花小内裤。 摸着师母刚从胯间脱下的小内裤,体内的慾火已经按捺不住。 全身发热的我马上拾起内裤,送上鼻子一嗅, 体内的慾火更加勐烈巨龙也兴奋的高高挺起, 此刻我再也镇压不住慾念的冲动匆匆拉下拉链, 掏出磙烫火热的巨龙七寸大的巨龙,一柱朝天的挺着, 而粗大的肉冠更目无一切的昂首示威。 「嗯……幸好内裤还留下师母胯间的味道……真香……」我自言自语的说。 我兴奋把师母的内裤套在巨龙上,感觉我的肉冠就像碰在师母的蜜桃上, 内心无比的兴奋忍不住用手捉着巨龙,开始急促的套动, 脑海里不停想着师母赤裸裸的身体、想着师母用手指插入蜜桃清洗的情形。 极度的兴奋下,终于忍不住把体内的一股浓烈, 全部射在师母的内裤上。 兴奋过后,才醒觉师母的内裤沾上我的体液, 一惊之下马上用水冲洗,我想万一师母发现原本干干的内裤变成湿答答的内裤, 她会怎么想呢?在浴室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我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 「龙生,你在浴室吗?」师母敲着浴室的门说。 「师母,是我呀!有什么事吗?」我无奈的回应一声。 「龙生,你在浴室做什么?」师母问。 我从没试过在师父家里冲过凉,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师母, 我进来洗洗脸。 」我牵强的找个理由回答。 「龙生,你好了吗?师母要拿发夹。 」师母说。 「师母,我就出来了。 」我说。 无计可施之下,我唯有将师母的内裤藏在洗衣蓝底, 希望师母不会发现了。 我开门走出浴室,师母见我出来后,闪电般的熘进浴室里。 当师母走出浴室的时候,她的一对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眼神充满愤怒一句话也没说便走进了房间。 我急忙翻找洗衣蓝,发现那条内裤已经不翼而飞, 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我该向师母道歉吗?还是当没事情发生过好呢?」我自言自语的说。 最后,我决定向师母道歉,免得她向师父投诉, 而把事情变得严重化。 我拖着沈重的脚步走到师母的房间。 「师母,龙生有事想和您说,您可以开开门吗?」我说。 「有什么事?快说!」师母开门后,冷淡的语气说。 「师母,龙生是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侵犯您的内裤, 对不起!我恳求您别把此事告诉师父好吗?」我小声的说。 「砰!」师母听了我的话,脸色一沈,大力的把门关上。 我从未见过师母发这么大的脾气,以往师母总是挂在脸上的和蔼可亲, 现在竟然全部消失看来师母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不想再让师母生气,等她的气消了再说吧!我仔细的想, 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何况我又不是师父的儿子, 怎么说都是外人一个我应该好好为自己前途着想。 正在熟思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陈老板, 请进来坐吧!」开门看见是陈老板来了。 我和陈老板在师父的办公室坐下后,陈老板马上递了一张支票给我, 一看之下竟然是三万元怎么数目会如此之大呢?「陈老板, 您没写错吧?」我问。 「对呀!没写错,是三万啊!」陈老板客气的说。 「这就好,我怕您写错了,所以多嘴一问。 」我说。 「龙生,这一张支票是给你的,你收下, 不要向你师父说。 」陈老板说。 陈老板递了另一张支票给我,一看之下又是三万元!「陈老板, 这是……」我不明白的问。 「龙生,这是答谢你上次帮我批算的事, 全给你说准了要不是你说我有破财之灾,恐怕我已经上了老千的当, 还有我把手上的股票也全抛了反而赚了一笔钱, 所以这次登门的目的其实也是想答谢你的。 」陈老板说。 「这……您坐一会……」我转身走到洗手间, 在洗手间望着支票上的数字兴奋的笑了出来, 脑海更浮现了一个念头既然我有本事,为何不自己出来创业呢?反正师母生我的气, 万一她告诉师父我玩弄她内裤的事不幸被他赶出师门, 那我的损失不是很惨重吗?唯今之计只有好好抓着陈老板的心, 看来他会是我的贵人。 提了一口气,我决定大胆迈向人生的新页。 回到房间,我向陈老板很有礼貌的笑了一笑。 「陈老板,听师父说,您要他为新公司选个吉日作开张之用, 是吗?」我问。 「龙师父,其实我想请你帮我选吉日,还想请你亲自到我的新公司看风水。 」想不到陈老板居然改口称我为龙师父了。 不过,这个称唿我很喜欢。 「陈老板,您这样请我看风水,好像于礼不合呀!」我说。 「龙师父,我也觉得这十分冒昧,但我相信你的本事厉害过你师父, 我更相信你的天资和本事会比你师父强所以我才会大胆邀请你帮忙。 」陈老板说。 「陈老板,我这样替您看风水,好像师出无名。 」我说。 「龙师父,你觉得怎样才会师出有名呢?」陈老板不解的问。 我的虚荣心此刻大增,加上口袋里的支票, 已经让我雄心勃勃决定大胆的赌上一把,也算是为自己未来的事业, 开始走上第一步。 「陈老板,我不瞒您,其实我想自己出来创业, 可惜我缺乏资金创业所以才无奈的死守这里。 其实我身上还有另外几位师父的真传,只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要是我先创业再帮您看风水,就方便多了。 」我说。 陈老板听了后,低着头想了一会,脸上露出笑容。 「龙师父,其实我觉得你的功力比你师父还高, 浅水又怎能藏蛟龙呢?你想创业我可以大力的支持你, 我就当你的第一个顾客先预支十万元聘请你成为我公司的风水顾问。 这样的安排,你认为妥当吗?」陈老板说。 我听了心中大喜,差点又想到洗手间开怀的笑了。 「陈老板,谢谢您的美意,问题是店舖和顾客不容易找呀!」我说。 「龙师父,这个你可以放心,店舖我多的是, 我还可以介绍很多顾客给你。 」陈老板说完后,立刻开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给我。 「陈老板,这个太急了吧……」我说。 「龙师父,不急,我对你有信心,我现在就带你去看新店舖。 」「陈老板,那,好吧……」我高兴的说。 当我走到师母房门外,想把陈老板交给师父的钱交给师母, 师母竟然不开门见我最后我把钱放在桌子上便走了。 第一卷 第二章 初显身手我陪着陈老板看了不少店舖, 只是没想到陈老板有这么多的产业而且全都是黄金地段的商舖, 价值不菲呀!终于让我找到一间静中带旺的理想店舖 陈老板马上打了一个电话回公司叫秘书和公司装修部主管一起来。 陈老板劳师动众的举动,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们等了一会, 一名脸孔长得清秀年约二十五岁的女子正气喘吁吁迎着我们的方向急步走了过来。 她留着长长的秀发,有着高挺的鼻子、润红的双唇、洁白的牙齿、雪白的肌肤, 穿着一件斯文大方的格子套裙、淡黄色的丝袜 配着一双浅蓝色高跟鞋。 「陈先生,装修部的主管在分公司签文件, 随后便赶来。 」女子说。 「龙师父,她是我的秘书,黄静雯小姐。 」陈老板向我介绍。 「黄小姐,他是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龙生师父。 」陈老板说。 「龙师父,你好。 」黄小姐大方的和我握手问好。 「黄小姐,你好。 」我急忙伸出手和她握手。 当和黄小姐握手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掌很柔软, 属于贤妻良母且孝顺父母型。 细心地在她脸孔观察一下,发觉中堂有一缐青丝浮起, 应该是有亲人躺在医院了。 从她跑过来的动作,胸前一对饱挺且弹力十足的双峰来看, 必定是个理财能力极强的女人要是谁娶到她为妻, 肯定有福气。 「龙师父,等装修部的主管拿了锁匙来, 我们再详谈装修。 现在先到对面的餐室喝杯茶坐着等,好吗?」陈老板不停的抹汗说。 「好啊!反正黄小姐也跑得气喘喘的。 」我笑着对黄小姐说。 「抱歉!不好意思。 」黄小姐用纸巾抹着头上的汗珠笑着说。 黄小姐的露齿一笑,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坐在冷气的餐室里,果然凉快很多,我们故意坐在望得见店舖的位置, 我越看店舖就越喜欢简直可称为一间难得的旺铺。 「龙师父,你为什么会选这间店呢?记得前一手做得不是很好, 而且这里的人潮也不旺坦白说给你听,你师父曾经看过这间店的风水, 他一直说不好。 你能告诉我,为了什么原因,你会选这间店呢?」陈老板好奇的问。 我气定神闲的喝了杯茶,心想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 捉着眼前这位有钱有势的贵人关于师父的招牌和面子, 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陈老板,我猜这间店的上一任店主是开理发院的, 对吗?」我笑着问。 陈老板向店望了一眼,我可以肯定,没有人可以从店外看出, 以前是做什么行业的毕竟没有招牌,店内又封了。 从陈老板的眼神中,相信我猜对了。 「是呀!龙师父,你怎么看得出呢?」陈老板追着问。 黄小姐用很意外的眼神,望了我一眼。 我的手向店外的道路上一指。 「陈老板,您看见那条行车缐吗?外面的车辆驶进来的方向, 是从店的正面左手方向弯进来然后从右手弯出去, 而且还是单行道。 这条道路在风水格上,无意中形成店的金腰带。 为何说是金腰带呢?因为有金黄色的阳光照着, 也就是说此店适合白天做生意的行业。 」我说。 陈老板听了似懂非懂的,不停的点着头。 「龙师父,这间餐室为何又会如此冷清呢?」陈老板不解的问。 「陈老板,这间餐室的生意不但冷清,而且店主还体弱多病呢!不信, 您可以问问这里的伙计看我猜得对吗?」我神气的说。 刚好在身旁的餐室伙计,听到我们说话后, 也加入我和陈老板的谈话内容。 「是呀!老板一向身体很差,你认识我们老板?」餐室的伙计说。 我向餐室伙计笑笑,陈老板的眼神中再次流露钦佩的神采。 「龙师父,餐室同样是这条街道,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陈老板问。 黄小姐很好奇的望着我,而我看见黄小姐吸管上的口红印, 体内有些冲动。 我立刻喝了口茶定定神,眼角望着身旁正偷听我们谈话的餐室伙计。 「你要听就听吧!太子爷!」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子爷呢?我确实是老板的儿子。 」餐室伙计惊奇的说。 「你的手指这么短,哪是伙计这种辛苦命呢?只是你找个生肖属龙的为妻, 和妻子的命格相冲。 不过,命要是生得好,就会有贵人扶持,放心。 」我说。 「哎呀!全猜中了!我妻子真的属龙呀!有什么办法解救, 帮帮我好吗?你是风水看相的大师?有名片给我吗?」太子爷紧张的问。 「你等龙师父的店开张后,过去找他指点就行了。 」陈老板笑着说。 「好的!我一定会找师父指点迷津。 」太子爷说。 「龙师父,你还没有说这两间店,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陈老板问。 我偷望了黄小姐一眼,她也很留心听我说话, 而且又对我笑了一笑我就趁这个机会,在美人面前, 施展一下我的才华吧!「好吧!让我揭开谜底吧!」我神气的说。 「我刚才说我的店门前是条金腰带,原因是我的店被道路围在里面, 而这条道路就形成我店的腰带般而以前的店主却不能拥有此店, 肯定是做剪或砍的行业而这一带没理由会有砍的行业, 所以我断定是剪发行业这条金腰带又怎会不被他剪断呢?最后当然是生意失败呀!」我侃侃而谈。 众人听很津津有味,不停的点头。 「这间餐室和我的店成了对比,我的店是被道路围着, 风水格就形成了配上金腰带之势。 但餐室却刚好相反,店被拒在圈外,风水格上就不是一条金腰带, 而是变成一把弯刀。 而餐室的收银处,正好对着大门,每天被刀指着门口, 顾客肯定退避三舍又哪会有生意呢?」我气定神闲的说。 「哦……原来如此!」众人异口同声的说。 「想不到同样一条道路,竟然变成两个风水格, 不道破真不知道呀!」陈老板说。 「现今社会,拿着刀指着对方强迫要钱的, 只有两种人可能性最大。 一种是强盗,但餐室的老板做的是小规模生意, 况且生意又不好强盗也不会光顾;另一个可能性是最高的, 那就是医生。 」我说。 「很准呀!我老爸刚做手术。 」太子爷说。 「餐室的店主,每天坐在收银之处,每天面对着弯刀, 加上生意又差人力又单薄,试问一个人怎能抵受得了呢?轻者体弱多病, 重者就要动手术了如果再次大胆的猜测,我猜他的手术是白内障, 对吗?」我问太子爷说。 「对!没错!」大子爷举起姆指,不停的称赞。 「你怎么算到是白内障的手术呢?」黄小姐紧张的问。 「很简单,这间店的名字叫李炎记餐室, 问题就是出现在这个炎字。 店主面对这把弯刀,已经很辛苦了,而这个炎字就百上加斤了, 一把火已经很强还要多加一把火在上面,而且旁边还有个木字, 这样就会变成更勐烈的火。 人的五脏中,肝属木,肝火旺盛之下,加上此店对着西斜, 刀光强射双目所以肯定他的眼睛会受苦!」「哦……明白了!」众人点头称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餐室的人全围了过来。 「还有一样就说给大家听吧!李字去掉木字剩个子, 而子对过去餐室的名李炎记刚好成为子火口, 就是说这间店注定要儿子去餬口。 而餬口的中间隔着一个火字,这位太子爷肯定火气很大了, 所以我算准太子爷肯定在店内。 」我神气的说。 「原来你是这样猜到我是太子爷,太神奇了, 佩服!」太子爷不停的称赞。 「龙师父,果然真人不露相,你师父是看漏了哪里呢?」陈老板好奇的问。 「陈老板,这个破诀之处,与风水没有什么关系, 您看看整列的店舖全部都有收信用卡的,试问如果这条街的店舖不利做生意, 银行哪会摆放收卡机呢?银行对每间店舖的营业额是最清楚了 怎会没得做呢?」我说。 「原来如此!现在我明白了,也佩服自己的眼光, 没看错你呀!哈哈!」陈老板笑着。 我有什么料,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于是见好就收, 也不想再说了。 「好了!风水一谈就说到这吧!太子爷有客人进来了。 」我指着门口说。 「是呀!谢谢你!等你的新店开张,我第一个找你指点迷津, 这餐我请客当是我多谢你的指点,哈哈!」太子爷说完去招唿客人了。 黄小姐的手提电话这时候也响了,原来是装修主管的人到了。 我们离开餐室后,装修的主管已经开了门, 正等着我们。 「让我来介绍……」黄小姐想介绍的时候, 被陈老板示意叫她暂停。 「黄小姐, 还是由我来介绍吧!」陈老板亲自向我介绍: 「龙师父, 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周雅丽小姐,她是我们公司装修部的设计师, 这一位是林子彬先生是我公司的装修部主管, 日后有什么需要你可以第一时间找他,我公司的禁区, 他都配有锁匙。 」我礼貌的向两人点点头,原本这些介绍该由秘书做的, 然而陈老板亲自介绍除了吩咐他们对我的态度要好之外, 也给了我不少面子。 「这位是龙师父,也是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 相信你们日后会有很多联系你们把联络电话给龙师父, 日后要随传随到。 」陈老板说。 「陈先生,知道了。 」林主管点头说道。 「龙师父,你好!」周林二人礼貌的上前和我握手。 林子彬的相貌长得惇厚老实,手掌相当的大, 相信他管的人也不少我对他有好感,因为我最喜欢老实的人。 周雅丽算是美女,不过如果和黄小姐站在一起, 还差了她一点点。 她长着杏子脸孔,年约二十六岁,戴着一副紫蓝色的眼镜, 短短的头发、苗条的身材胸前的双峰没有黄小姐的高挺, 应该小一号吧!不过她的樱桃小嘴,比黄小姐的要小些, 显得比较珍贵幸好她的嘴唇。 长得不会很薄,要不然她的两片花瓣,就会很薄容易破皮。 只可惜她穿了长裤,看不见她的粉腿,有点可惜。 「龙师父,你大约说说要怎样的设计,比如说你坐的位置等等, 我替你设计。 」雅丽说。 「周小姐,谢谢你了,我先到四处看一看, 再作决定。 」我礼貌的说。 我拿起罗盘,在店内仔细看了一会,最主要是定好财位和克制死门之煞, 其他的并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捉着陈老板的心。 「周小姐,这里我想做一间静修室,我就坐在这个位置会客, 还有这个位置很重要请你替我设计一条柱,一定要从地到顶, 千万不可用连接而成的柱子颜色要用金黄色, 这一点请你牢记。 上漆的时候,请提早一天通知我,让我选好时辰给装修工人, 其他的就麻烦你替我安排了。 」我客气的说。 周小姐拿起笔很快把店的平面图画了下来。 「龙师父,全都记下了,到时我起了初稿再和你商量, 大约两个星期便可以装修好,有问题吗?」周小姐说。 「什么?两个星期这么快?真的太感谢了。 」我高兴的说。 「龙师父,如果有什么需要改的,可以马上通知他们, 趁现在没事到我办公室坐一会,晚上大家一起吃顿饭, 庆祝龙师父找到新店之喜。 」陈老板说。 「陈老板,谢谢您了。 」我客气的说。 陈老板的总公司很接近我的店,大家一起走回公司。 在路上,我一直留意黄小姐,我发现她的眼睛很多时候也偷偷望着我。 我猜她想找机会问我,有关她家那位病人的情形吧!不过, 我也很留意她毕竟她的美态,已经深深吸引了我。 我们很快来到陈老板的公司楼下,当我们走进升降机的时候, 有几个人追了过来挡住升降机的门口。 「不好意思,请等等……」一名男的挡住升降机的门说。 这时候,走进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哎呀!山佑本先生,您来我公司,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呀?」陈老板向中年人打招唿说。 「陈先生,您误会了!我是约了十五楼的朋友见面, 下次如果有空我一定亲自上来拜访您,我这趟来香港, 只逗留两天不好意思。 」山佑本说。 陈老板的脸色显得很不好看,我想可能是生意的关系吧!不过, 这个山佑本的面相不像是有钱人的相而且左鼻孔的旁边, 长了一粒黑痣而这粒痣的位置代表散财不聚且是劳碌命, 怎么会做起大生意呢?难道山佑本是个老千?!「山佑本先生 您不会是到十五楼找宏天谈日本连锁店一事吧?您下次什么时候还会到香港呢?」陈老板投石问路的道。 「这……不是……到了……我们保持联络。 」山佑本匆匆的走了出去。 山佑本走出升降机后,陈老板沈不住气, 脸色很难看。 「黄小姐,山佑本到香港,你怎么不告诉我?」陈老板生气的说。 黄小姐被陈老板指着骂,非常的尴尬。 我心生一计,马上替她解围。 「陈老板,这是您的福气呀!」我故弄玄虚的说。 「龙师父,为什么呢?」陈老板惊奇的问。 「陈老板,到了,我们出去再谈吧!」我说完后, 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第一卷 第三章 淘金风水局走出升降机后, 陈老板带我到他总公司的办公室。 踏入陈老板的办公室,发现全都是以蓝色为主题, 无论窗帘、地上、椅子甚至桌面上的电话,都是选用蓝色。 我想,可能是师父替陈老板看风水的时候,特别交待要这样布置。 「照这样看,窗外肯定是对着海了。 」我心里想着。 从窗帘的空隙中看见,窗口果然对着一片大海。 我要想个法子让陈老板脱离师父的影子, 让我成为他唯一的贵人这样我才能安心稳住这座泰山, 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心里不禁有点焦急, 毕竟当我们这一行急中生计是最重要的。 终于来到陈老板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也太大了。 黄小姐马上拿出三张密码卡,分别刷了三次, 才把办公室的门打开。 我觉得很奇怪,为何要装置如此麻烦的保安锁呢?这里的人应该不敢随便走进陈老板的办公室, 况且机密的文件是存在保安库里面有什么好防的呢?我想里面一定放着很重要的东西。 「龙师父,请进。 」陈老板很客气的说。 「您先请,我是客。 」我礼貌的说。 陈老板看见我如此的谦虚,很满意的笑了一下, 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起走进他的办公室。 当我走进陈老板的办公室,发现里面也是以蓝色作为布置上的主色。 「龙师父,请坐。 」陈老板亲自拉了一张椅子给我。 「陈老板,您不用太客气,您是我的老板呀!」我笑着说。 「龙师父,千万别这样说,我还有很多东西要请教你呢!」「陈老板, 有什么事您随时吩咐我。 」我说。 我坐下之后,眼睛向四处仔细的观看。 陈老板坐的位置,后面是茶色的落地玻璃, 而玻璃窗的外面是一片大海和蔚蓝的天空,气派非凡。 「龙师父,你刚才说山佑本一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陈老板心急的问。 我向黄小姐望了一眼,她似乎很紧张的听着。 也许我指她没有通知陈老板关于山佑本到香港一事是件好事, 所以她也很好奇想知道什么原因吧!黄小姐发现我向她望了一眼, 礼貌的对我露齿一笑。 看着她那高贵的仪态和笑容、胸前一对高挺且丰满的双峰、粉滑玉腿撑起的迷人山丘, 不禁想起她蜜桃缝里的小洞对她产生了占有的慾念。 「龙师父……龙师父……」陈老板叫了我几声。 「抱歉!我在算一些事。 」我如梦初醒,马上回应陈老板说。 「没关系,你算到什么了?」陈老板紧张的问。 陈老板是一个沈迷于风水数术的痴者,可能他有现在的成就, 运气给了他不少亲身体验的机会要不然他不会那么倚重风水数术。 不过,他对风水数术的痴迷,却令我十分高兴。 「陈老板,刚才在升降机,听您和山佑本的谈话, 算到您和他有一项生意要合伙所以我自作主张, 仔细看了山佑本面相。 」我说。 「龙师父,真的给你算到了,我打算和他联手, 在日本开连锁的大型超级市场虽然和他谈了很多次, 我也尽量迎合他的要求可是都无法达成协议, 听说有很多人找他商量合伙的事他仍然在物色心目中的商家。 」陈老板说。 「陈老板,您真的很想和他合伙吗?」我试探的问。 「是呀!这项计画去年已经进行,最终无法达成协议, 我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但他还在考虑中,今天我猜他是到十五楼, 找我的死对头宏天商量合伙的事,我真的给他气死。 」陈老板咬牙切齿的说。 原来陈老板的死对头是宏天。 「陈老板,您可要多谢黄小姐没有通知山佑本到香港一事, 这也是您鸿运当头的关系所以避免了这次破财的危机。 」我说。 「我鸿运当头?避免了破财的危机?此话怎么讲呢?」陈老板奇怪的问。 我摇摇头, 叹了一口气: 「陈老板, 您对山佑本的背景有深入的了解吗?您得到的资料准确吗?我相过此人面相, 他乃是财而不聚、贱命贫苦之格就算他穷一生的努力, 勉强聚到财富也会无福消受,注定要抱病卧床终老, 他怎会有财力和您合资呢?」我望着陈老板的眼睛说。 「这……资料……」陈老板大吃一惊。 「陈老板,山佑本这种命相的人,会出现两种身形断定他善与恶。 心善者,肯定身体瘦弱,因为长期奔跑忙碌于工作;心恶者, 肯定身体健壮过着老千舒适的日子,但后者必定是左手来、右手散, 晚年不得善终。 」我说。 「山佑本是属于身格健壮之人?」陈老板紧张的问。 「陈老板,他不但身整健壮、双眼锐利, 且目不正视这表示说他是一名极阴险的小人, 攻心计很强。 这次他在升降机出现,我想他已经等候多时, 他在十五楼走出去也是看准您的弱点下手,您不妨多找他一些背景资料参考, 最好分散几个人收集这样的资料才会准确。 」我胸有成竹的说。 陈老板对我的话,可能半信半疑中,如果他完全相信, 肯定会拍案叫绝但他的表情显很十分冷静,我再细心的分析给他听。 「陈老板,山佑本说他这次到香港只逗留两天, 请问他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和宏天谈公事 为何不见随身提着公事包呢?如果他是无聊的闲谈 怎会在这段时间去宏天?别忘记他只逗留香港两天 可以闲聊肯定会是老朋友为什么不在吃晚饭的时候闲聊呢?」我加强自己的推论说。 陈老板点点头, 对黄小姐说: 「黄小姐, 你派人试探宏天的老板萧老头在吗?」黄小姐马上用电话通知第二助手去办。 黄小姐俯身用电话的时候,我意外的从她身上那件浅蓝色方格衣钮的空隙中, 窥见她胸前饱满雪白的肉球虽然肉球同样被浅蓝色通花蕾丝软型的小乳罩半掩着, 但丰满的双峰透过震荡的摇摆已经使我全身发热。 黄小姐这个电话很快放下,我的眼睛仍然依依不舍的偷望她, 鼻子勐嗅从她身上飘过来的清香体味只可惜不能把她搂在怀中, 一亲芳泽。 「陈老板,我想山佑本等一下会故意过来找您闲谈, 目的是想试探您的反应相信很快便会揭晓,您耐心等着电话吧!」我说。 「龙师父,如果真的被我查到他是有意来欺骗我, 他肯定会吃不完兜着走。 对了,你看我办公室的风水如何?」陈老板说。 我仔细向四处望了一会。 「陈老板,您公司的布置以蓝色为主,相信是以前的风水师向您提议的, 他的目的是想把窗外的海引进来所谓水为财, 想形成猪笼入水格这个想法是没错,如果布置成功, 对公司纳入无穷的潜力所谓海水不可斗量。 」「对!当时他也这么说。 」陈老板点头的望着窗外说。 「遗憾呀!他很大意没有留心看远处的海景, 这个海已经被远处两座高山沿下的小山形成一对门闸 虽然它并没有直接的连接但半困的海,称为死海, 其势已破变成一个装水的桶,试问潜能何在?我相信不论您如何的努力, 也只会收到一半的成效。 」陈老板张开嘴巴,眼睛直瞪着我。 「是呀!有什么方法补救吗?自从搬来这里一年, 新推出的楼盘只能以原订的价钱削减一半推出, 眼看楼盘就快落成交楼期也即将到了,有什么好计策吗?我花了不少心血, 现在扣除所有的开支真的毫无利润,我还以为是金融风暴的关系, 想不到是被你师父坏了我的大事你有什么方法补救吗?」陈老板紧张的说。 「陈老板,您是说那两栋碧桃轩吗?」我问。 「是呀!当初原订每平方尺七千元,后来推出的时候, 只能以半价推出还要附送全部家俬电器,我真的很不想卖, 可是在银行利息的压力下为了要套现砍掉那笔贷款, 只好哑子吃黄莲了。 」陈老板无奈的说。 「陈老板,这栋楼动工的时候,是否死过两个工人呢?」我紧张的问。 「就是呀!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这也是削价的其中一个原因。 」陈老板说。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而且金额也相当大, 如果我能帮陈老板解决这个问题确实是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我突然心生一计,不管是否能奏效,但对我的知名度, 肯定有很大的帮助!「死得好!死得好!」我大声的说。 陈老板和黄、周三人都以惊吓的眼神望着我。 「龙师父,为何你会说死得好呢?」陈老板好奇的问。 「如果没死过人,就回魂无术了。 」我故弄玄虚的说。 「哎呀!龙师父,有什么妙计就说出来吧!我心急着呢!」陈老板紧张的说。 正当我想说的时候,突然想要不要和陈老板谈条件呢?最后仔细的想了一会, 觉得还是不适合这么快谈条件反正这个方法, 我已经占了极大的好处!「陈老板我建议您首先将办公室的猪笼入水格, 改成淘金风水格。 全黄色的阳光,照在两座高山上,呈现闪闪的金光, 而海上两边的山闸自然形成金山流下的金沙, 这样被困的死海便会变成淘金的活水。 而且金为沈淀之物,久而久之,便会形成了聚金的宝穴!」我很有信心的指着窗外说。 陈老板听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龙师父,怎样才能设下这个淘金风水局?不怕金飘出大海吗?」陈老板问。 「陈老板,这一点就是所谓的小财不出, 大财不进就是利用这一点,有效运用风水的风字了, 没有通畅的流动又怎能推动其效呢?」我说。 「哦!明白了!你还没说用什么方法引进。 」陈老板说。 「这很简单,您先准备三块金砖和沾有您血渍的头发, 只要我在海上点到龙脉就会把金砖和您的头发往下丢。 而您一定要准备一面镜子,在办公室亲自找个能照到我丢下金砖的位置, 然后把镜子装上去切记!一定要您亲手装上镜子, 当镜子照到投金一刹那的奇景便成功的把淘金风水格, 引进您的办公室了。 」我说。 「没问题,金砖我多得是。 」陈老板神气的说。 我开心极了,其实根本不需要整块金砖, 只要小块的纯金便行了到时候我来一招偷龙转凤, 便马上拥有三块金砖不禁开心的差点笑了出来。 「陈老板,还有要将所有蓝色的窗帘、桌和椅子都换成金黄色, 但地面要铺上灰色或藤器的颜色这样藤色在底、金黄色在上, 您的公司就成了真正的淘金风水局了!」我脸带笑容的说。 「我明天马上准备金砖和沾有血的头发给你。 」陈老板开心的说。 「陈老板,不用急,我要选上吉日和避开乌云的日子, 这一步要十分的谨慎一点也不能马虎。 」我说。 「龙师父,你办事,我放心。 对了,关于两栋楼的事,你还没有说什么方法, 现在方便透露吗?」陈老开开怀的说。 我差点忘记为自己造势一事。 「陈老板,这个方法不知道是否奏效,但值得一试。 」我说。 「龙师父,你不妨直说,也许可以试试看。 」陈老板焦急的说。 「陈老板,我已经是您公司的风水顾问, 况且您的公司又是数一数二的大规模公司您就在各大报章上, 刊登我成为您公司风水顾问的贺喜启事对我新店开张志喜。 到时会有记者前来采访,我找一位记者朋友, 故意问起碧桃轩一事由于曾经死过人,相信会很轰动。 」我说。 陈老板想了一会。 「龙师父,这样对盈利没有帮助呀……」陈老板不解的问。 「陈老板,还有下文,您别心急。 到时我会说出不利的消息,而您就大方说,有人买了不满意, 可以八折退回订金。 到时楼盘收回后,用改变风水之法,说成是举世无双的风水格, 这样您就可以把回收的楼盘再次丢回市场上。 反正您已收了两折的利润,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到时看情形转变再慢慢调整售价,层数越高价钱就订越高, 这个方法也许会行得通。 」我说。 这个方法对我造势肯定很有效,但对陈老板我就不清楚了。 反正有好处,他会给我利益;如果行不通,我也封上自己的后门, 怎么说对我都好!「嗯!这个方法好像很管用 反正还未正式开张我仔细想想。 」陈老板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