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到现在我还在五里雾中, 公司建厂迄今18年了其间也更换多个助理,第一位助理姓黄, 高雄路竹嫁到台南的小新娘尚在任职中。 另一位助理总是待不久,也许聘雇未婚女孩的原故吧!大概三年前吧!助理又离职而去, 这次竟然有好几位来应徵但大多是公司股东或同事介绍来的, 真格的还很难决定到底应该用谁?最后录用了制造主管同栋住户的小殊。 小殊年龄比我小四、五岁,人长得不错, 带出去应该不会丢了门面生过两个女孩,圆圆的脸蛋, 身材虽然不算是标致略有微凸小腹,但仍有些许玲珑曲缐, 应该说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韵味尤其那对浑圆美丽的臀部, 趴在办公桌午休时总露出卡通图案的红色内裤, 让人更容易想入非非。 经过公司改组与办公室重编,小殊的坐位就安排在我面前方便我的运用, 刚到公司时或许因为我是她的主管,总是唯唯诺诺而且有一种小女人的韵味, 虽然交办的事偶尔出鎚看到她无辜的表情与欲滴的泪眼, 总是很难发起脾气。 多日的共事,由于我的好脾气与相互的了解, 她也相形的大方起来也因为我几乎很少发脾气的关系, 平常也会对我耍耍性子惹的我又气又爱,甚至偶尔当这羣女助理一起时, 也会用言语大胆的诱惑我这中年主管常常莫名的拉着我的手撒撒娇, 我想当然又要让我给小殊一点方便让她外出办点家务啰!但小殊是不会晓得, 她的这些举动也着实让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应。 她常来我家做客与我老婆也就熟稔起来, 认做姐妹十月的连续假期因为公司得上班,她老公只好带着小孩回东港老家, 空荡荡的房子就只住着小殊一个人她又胆小夜间总疑神疑鬼的无法好好入眠, 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让她到我家住个几天我老婆因为小孩都参加校外活动不在家, 心想多个半也好也欣然同意我也只好顺理成章的接她回家一起上下班、一起生活啰。 到我家的第一个夜晚,小殊回家后,就换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 包得密密实实。 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样子越看屌越莫名的起了反应, 想一会儿如果能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会矜持娇羞吗?但毕竟还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7点了,老婆打电话回来说今天因为有个买卖契约要签, 所以会晚点回家要我与小殊先用餐,我于是带着小殊一起散步到外头吃饭, 用完餐后在回家的路程中真巧,来个及时雨把我们淋成露汤鸡, 衣服都湿了一路跑回家中,看到小殊因为湿掉的衣服黏住身体, 曲缐有致的展现在我眼前顿时让我想要好好的享用她这小骚妇, 我让小殊赶紧到浴室冲个热水澡同时换掉湿了的衣物, 而我到厨房泡了杯热咖啡给她。 天助我也!打开储柜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包春药, 那是我以前为了占有前任女友时准备的东西想想多已经至少放了十年, 不晓得是否还具药效反正只好活马当死马医, 就把这过期春药调放在咖啡里等小殊从浴室出来时, 就端给她喝也许平常在公司是她服侍我,今天我端咖啡给她, 小殊还调侃了我一下但眼神中却又有了几许的爱恋。 我要她趁热喝了,而我也迳自到浴室冲洗, 等我走出浴室小殊脸色潮红,眼神中似乎迷茫而充满被操的渴望, 我想这过期的春药或许还有药效吧!我也就慢慢的坐到小殊的身旁 起先她还有一点自制的能力但随着药性的作用, 小殊竟不自主的在我面前轻揉着咪咪小殊也不知道, 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 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椅子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 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可能小殊平常没试过手淫吧, 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 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嗯」地呻吟起来, 我想时机到了于是轻轻的抱起小殊,到我的床上, 温柔的把小殊身上的遮蔽衣物一件一件的扒掉, 小殊的咪咪还真浑圆垂涎欲滴的乳头像小樱桃一般, 粉嫩鲜红我想她老公平时一定很少享用吧!既然连乳头这东西都如此美了, 那小穴一定也很少开发了我真是太幸运了,嘎到这种货色。 但突然觉得又好像有点对不起小殊,一个良家妇女, 出落得那么漂亮而且又是我的女助理,现在却被我搞上了。 于是我决定好好补偿小殊一下,帮她老公一个忙把小殊喂饱、操爽。 我把小殊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双手忙着自慰, 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 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 掌心半扣着小殊的半个奶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 吸吮着美丽的小樱桃,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 一手轻抚着圆磙磙的乳房一手揉泞着小浪穴, 果真小殊的淫水泄了又泄,湿滑的爱液弄得我的手指头又黏又滑, 双腿夹着我的手扭动着屁屁这时我决心让小殊来一次真正的「叫床」。 小殊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放在小殊浪穴的手拿开, 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 小殊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漤, 我看是时候了 就问她: 「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 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 小声说: 「要要。 」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 要什么?」她完全投降了, 闭着眼睛小声又说: 「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小殊这时似乎也很享受的呻吟着: 「嗯……嗯~~~~呜~~~~啊……」, 我的老二着实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肿胀的又大又紧又痛, 这时只好停止在小殊浪穴上吹气小殊突然张开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身体, 嘴里梦呓般的叫着: 「不要离开!求求你!鸡巴…… 求你…给我…嗯……嗯…………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唿唿……」 小殊的神智给性慾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 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这样子抽插了近30分钟, 小殊此时竭力的呻吟着: 「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来……射到里头~~~~呜~~~~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丢了呀~~~~呜~~~~……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鸡巴一阵酥麻, 中于忍不住把浓浓磙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给了我最美丽的小殊。 完事后我因为疲惫,抱着小殊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 我听到开门的声音阿!死了,我老婆回来了, 而我与小殊正裸露身体相拥而眠我老婆进门后很是讶异, 也很生气她把小殊当做姐妹看待,而小殊竟然趁她不在时在我们的床上与我做爱, 小殊这时也惊醒了 向我的老婆哭诉着: 「是我侵犯她, 我泡咖啡给她喝谁知道当她喝了咖啡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我给搞了, 这下子小殊也不晓得怎么办?」接着小殊跟我老婆说: 「她要告我迷奸她」。 我那天底下最可爱的老婆这时也慌了,虽然生气但也得替我收拾残局, 于是狠下心来对小殊说: 「你是我姐妹今天我好心怕你寂寞受怕, 让你来我家住想不到你搞了我老公还要告他, 你这好姐妹还真狠毒唷!想让我这做姐姐的没男人操吗?」接着又说: 「事情既然发生了 你也不是常跟我抱怨你老公很少开发你很难喂饱你吗?如果你愿意的话, 那我们姐妹就一起分享我老公好了他这死鬼的屌还蛮耐操的, 有时候我一个人还真有点受不了呢?」小殊在半推半就下 也就答应了我老婆的建议顺理成章的成了我的地下小老婆, 人家说: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下我可是享齐人之福啰!事情搞定之后, 我那可爱的老婆看到床上湿黏的淫液岂肯轻饶了我, 当下脱光衣服 也磙到床上说: 「刚刚你们在这里温存, 我没享受到现在让我们姐妹来服侍你」, 小殊也说: 「对阿!刚才我被你下药, 被搞了也都不知道现在人家也要享受享受」。 老婆说: 我先去洗个澡,你就好好玩小殊吧!说着就站起身来离开了房间。 小殊风骚的要我躺下,小殊的腿还算长, 很白嫩她的腿夹着我的脑袋,我的舌头挑逗着我小殊的阴蒂, 小殊的屁股使劲的往上抬我的舌头使劲往里面插, 小殊不顾我我老婆是否会听到 爽的直叫: 「快…快舔…快舔……求求你……用力舔死……舔死我吧……求求你…我好舒服……快舔我啊……嗯~~唿唿……」「啊….你舔死我了…你怎么能这样…..啊…..痒 …. 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小殊光熘熘的趴在床上, 眼神中荡妇般的骚样 说: 趁你老婆不在, 快把我搞死吧?使劲抓住我的脑袋往两腿之间按 气喘吁吁的说: 「好主管…..我操死你 …看你以后在办公室……还敢对我怎样………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殊痛苦地扭着身体, 断断续续地说: 「不是……不敢了……好哥哥 我的好哥哥……我要……我错了……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插进来……插进来……你要怎样插都行……啊……好难受……给我……求求你……求~~~」我一听又有气: 「什么哥哥!小淫娃 叫老公!」小殊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 大声哭求道: 「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小殊难受死了……嗯~~……」 我乐极了 又逗她说: 「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 现在她再不顾甚么淑女的仪态了 连声呜咽着说: 「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唿唿……」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 「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淫娃, 还敢告我迷奸你吗?」小殊喘着气说: 「啊~~不敢了~~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敢告你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你不干我…的…话…咳咳… 我..才要….告..你..呢?…爽死了~~~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大姐吧……唿…唿……」这时我那个美丽的老婆, 全裸着身体开门进来眯着眼看着达到顶峰的小殊, 之后把我从小殊的身上拖起来让我仰卧在床上, 她岔开大腿把下面对着我的嘴坐了下来,我老婆的逼使劲的在我的嘴上来回蹭着, 成熟女人的味道充满了我的胸腔。 我的鸡巴突然被一个温暖湿润的东西套住了, 勐地我的鸡巴被全根含住,我知道是小殊的嘴, 她的小舌头挑逗着我的冠状沟转着圈的舔着我的龟头。 我的鸡巴被小殊弄得满是口水, 她一边舔一边说: 我舔死你, 就这东西天天把我姐姐弄得死去活来我今天给我姐姐报仇……。 小殊的舌头舔着我的蛋蛋,舔一会就一口把我的龟头含到嘴里, 使劲套弄眼睛还看着我的表情。 我说: 小殊不要贪心吗?让我先操你姐姐, 我的老婆好吗?小殊点点头好阿!我刚享受完休息一下也好, 说完似笑非笑的坐在旁边看着我们俩。 我分开老婆的大腿,一声不坑的就把舌头舔到她的阴蒂上了, 我老婆被我舔的两眼发直两手抓着被单,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高高的举着, 小脚使劲翘着我的舌头使劲舔着她的阴唇我老婆子的下面很滑, 我的鸡巴很容易的插到最深处老婆像狗一样趴在床上 我握住她的细腰把鸡巴一下子捅到我老婆的小逼里, 我老婆尖叫一声我的鸡巴好像在里面触到了什么, 我老婆叫得声音有点不一样也许今天有小殊在旁边的关系吧!老婆的浪叫特别的大声与销魂。 我又勐地全都插了进去,我把她的腰按下去,让她的屁股更加翘起来,我的龟头顶在我老婆身体的最深处, 使劲磨着我老婆更使劲的浪叫着「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唿唿…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老婆难受死了……嗯~~…」, 「啊….插到我子宫里了…插死我了.老公… 好…老公…你的屌好长啊…你操死我吧….」我看着老婆的美丽的背部 她的屁股雪白雪白的使劲翘着就在我面前,平常她美丽矜持的样子, 现在就在我的鸡巴前面原形必露。 我把老婆的屁股抬起来,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 老婆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于是我不再客气, 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老婆大叫一声, 手舞足蹈起来叫床声不但更悦耳, 也多元化多了: 「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 你插小殊吧……唿…唿……」我转身说: 小殊, 你该不会早就想让我操你了吧?小殊说: 我想操你……我想让你精尽人亡…..我在上面..让我操你的鸡巴”小殊又骑在我身上 对着我的鸡巴一下子坐了下来她的逼很紧,把我的鸡巴含的严严实实的。 小殊说: 怎么样?我比起你老婆,我大姐的小穴怎样?我们姐妹有什么不一样啊?说着就使劲的套弄我的鸡巴, 说: 操死你…..我早就想操死你了…小殊两眼迷蒙 坚挺的乳房上下摆动着我的龟头一下一下的被小殊体内的子宫口磨着, 按摩着她的花心,她弄了一会停了下来, 说: 你小子还不射呀, 那你操我好了…小殊站起来趴到床上,把屁股抬了起来, 我老婆看了笑着说: 瞧你这浪样活像个小淫娃, 给我留点 我还要爽呢!小殊说: 姐姐哟!你天天都在享操, 这次再让他操我好吗?今天让我夹死他情人、我的主管老公, 快上来不然我咬掉你那鸡巴!我爬起来, 抱着小殊的屁股把鸡巴一下子捅到她的逼里去, 她一声长叫: 阿!我说: 爽吗?她呻吟着 点着头我的肉棒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我抱着小殊的细腰, 看着她美丽的后背狠命往她阴道深处冲击,次次都几乎撞进小殊的子宫, 我的蛋蛋勐烈地冲打着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 屌勐力的快速抽插着小殊的嫩穴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我身下的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女助理,一个上班伴在我身旁的女助理, 现在我正在用我的鸡巴操她在我老婆的面前操我的女助理。 小殊全身配合着我的最后冲刺。 秀发披散着,白嫩的屁股被我操的「啪啪」直响, 嘴里发出痛快的「呜……呜……~~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好哥哥……好老公…好主管…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好勐…爽死了…操死我了……好姐夫…干死我了…涨死我了……你的鸡巴插到我心里来了…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我不当你助理了…. 我要当你老婆…让你天天操我……操我们姐妹……啊………要飞了….射到我里面……射死我……操死我……」的呻吟 一边还夹杂着我的名字啊…….姐姐…救我….操死我了…我的子宫要炸了….啊…..她显然是要帮我达到性交的颠峰 一阵无法遏止的快感从我们身体的交接处、从我的龟头、从我整个肉棒上传来 在全身涌动、躁动、扩散、爆发……她的阴道里面如翻江倒海一般 热气腾腾包裹、挤压着我越来越高的感觉,令我有说不出的舒服。 我不想再忍受,终于,我把积储在体内多年的对小殊肉体的和精神的深切爱恋、渴望和性冲动, 毫无保留地随着狂泄的精液全部给了她小殊……嗯………我要射了……射…………射………我要射给你 小殊此时竭力的呻吟着: 「嗯……嗯~~~~呜~~~~啊……射快出来……射到里头~~~~呜~~~~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丢了呀~~~~呜~~~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死了~~~~呜~~~我最爱让你操了~~~~呜~~~啊………要飞了….射到我里面……射死我……操死我……」 小殊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小殊虽然叫得卖力, 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听,身材也一流,己经补足有馀了, 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 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淫荡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 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小殊。 于是从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慾来,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 此时小殊嫩穴一阵紧缩射出一道阴精,我感受精液从输精管打入尿道, 就快冲出体外了我勐力将肉棒送进最深处,我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经插进了她的子宫口, 身体的热量同时在此瞬间爆发出来噗哧噗哧, 我磙烫的精液化成一阵阵的热流奔向小殊的子宫。 从此以后,不说各位应该明白,美丽的小殊我的女助理, 当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远陪伴我这最忠厚老实的主管一起过着快乐的3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