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先生把赤身露体的我,抱起来放在床上, 便从纸袋里取出绳子綑绑我的右手腕。 「啊!干嘛要绑我?」我慌了神问他。 「没什么,我是喜好性虐待的人,所以必须把你绑起来, 不然就干不成了你的先生没有告诉你吗?」他说着, 很快地把右手腕也綑绑起来终于把我的左右两手绑在卧床的两角。 邓先生是我老公公司的营业部主任,是他的直属上司。 「请不要弄痛我,我很怕痛……」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所以便任其为所欲为。 他立刻又綑绑我的两脚,同样地绑在卧床的两端。 我被绑成为「大」字型,想不到,他更以淫秽的眼光看我的阴部, 以使我大为兴奋。 邓先生拿出放大镜,贴在我的阴部。 他左手拿看小钳子夹起阴唇住外拉。 「哎呦!」我痛得禁不住大叫起来。 「呵呵呵,你左边的花瓣有痣,你的先生知道吗?」听他这么说, 我才想起和邓太太一起到别的旅馆的老公。 因为这一天晚上,我们夫妇和邓先生夫妇在玩交换夫妻的性爱游戏。 「嗳!我不要!」我觉得太羞人了,便全身扭动起来, 但因被綑绑得很牢固所以动弹不得。 「我的老婆很讨厌性虐待狂,所以时常希望交换夫妻。 她不懂玩这种游戏的好处。 」邓先生自言自语,这一下他手拿吸管扎一扎我的尿道口四周。 就是因为坚持要玩性虐待,所以这几年来,也完全没有和太太有性生活, 世上毕竟也有这样的夫妻…真的叫我无法了解。 「呵呵呵…世上的妻子们大半都是过着普通的性生活, 大概都不懂用这样的方法享受。 」邓先生用手指把阴核赤露出来,同时用夹子夹起来。 「哎呦!好痛!痛死人!」我为着快要被压扁的剧痛而发出惨叫声, 尽管如此异样的快感却摇动看子宫。 难道我有性受虐的本性吗?「哦!真是怪事, 淫水流出来了你是不是觉得舒服?不然,为什么会流出这些……」邓先生抓住夹子, 拉起阴核我感到剧痛而扭动身子,结果绳子勒紧手脚……谁知, 反而成为快感。 「嘻嘻!不出我所预料,你是性受虐狂的女人。 」邓先生揉一揉我的阴核, 说: 「我早就以你为目标, 我认为你是最理想的对象。 」据说,先提议交换夫妻的是邓先生,虽然我激烈地反对, 但是我老公一次又一次哀求我说是为了他的前途, 这样我也就无法再拒绝了。 说实在话,我的内心早就有意思想体验交换夫妻的性游戏了。 「呵呵呵!现在就要插入了……」邓先生舔舔嘴唇, 从我的腰部压下来变态的阳具贯穿我的内部, 夹子仍是夹看阴核所以那个夹子一碰触他的腹部, 宛如撕裂似的疼痛便掠过阴核。 「嘻嘻嘻!这边也得让你快活!」邓先生再拿出两个夹子, 夹住两边的乳头然后,慢吞吞地开始摇摆腰部。 我的阴核抽筋了,乳头也起了一阵阵的刺痛「你也得动一动, 不然怎能有快感?」「啊!痛得要命!不行 不行!」「你要忍住痛渐渐就会产生快感!」「哎呦!我受不了。 」我身上三处的隆起部位,立刻发麻了。 谁知不多久,便按照他所说的,异常的快感涌上来了。 「你看,快感来了吧,我现在就是要正式进攻了。 」邓先生粗粗暴暴地开始扭动腰了。 随着夹子也强烈地刺激阴核。 这时,我有如配合邓先生的动作,自已迎上摇摆着腰了。 「呵呵,太好了!就这样,就这样!」邓先生用两手揉一揉夹在乳头的夹子。 「哎呀!哎呀!我受不了!」快感超过疼痛, 所以全身开始痉挛。 我仍然继续摇摆着腰,连卧床也咯咯咯咯地作响。 不多久,我已达到从来未曾有的,异常而强烈的性兴奋的高潮了。 自此以后,我便成了交换夫妻的俘虏,屡次挑唆老公和邓先生夫妇, 玩交换夫妻的性游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