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是伪娘

 一、初试云雨一双白色的系带细跟凉鞋里,肉色裤袜掩映下的脚趾甲上猩红的指甲油尤其醒目,再往上,是一对细滑白嫩的美腿,齐大腿根的热裤紧紧地包裹着风情万种的丰臀,上半身则是很随便的印花T 恤,胸前一对爆乳唿之欲出。我在外叫了半天门,推开宿舍门,却发现屋内这么一个尤物,不禁狠狠地吞咽了口水,心里疑惑: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甚至没好意思抬头看那人是谁,但我感觉那人也在羞答答地看着我。「不是说今天坐火车回家吗?怎么又回来了?」她终于说话了,声音不太自然,但很熟悉。她边说话边顺手把门的插销给插上了。我眼神不好再躲闪,只好正面好好看一眼这位美眉。虽然一头柔柔顺顺的卷发,齐眉的刘海儿,看上去像是个很温纯的女生模样,但那熟悉的眼神还是让我一下子辨别出了她是谁。「志杰,怎么是你?你怎么……」我惊讶地问道。今天是国庆长假第一天,本来买了票回家的,结果没有赶上火车,只好原路返回。到了宿舍,发现宿舍门在里面反锁了。没想到等了好一会儿,打开门却发现了刚才那一幕。我们宿舍一共四人,除了志杰,还有猴子和大志。志杰去年在校外租了房子一个人住,偶尔回到宿舍来,所以见他的次数不是很多。猴子和大志昨晚早早坐上火车陪女朋友去旅游了,我也打算今天买票回家的。要不是没赶上火车,我也不会撞见这让人尴尬的一幕。「我怎么了?」志杰转身走到了里边自己的座位,倚着自己的床栏杆笑盈盈地问我,声音不仔细听还真分辨不出男声女声。怎么这么久没见,声音也变了?我心里疑惑重重。「你怎么穿了一身女孩子的衣服?还有,怎么声音也变了?」我跟他最近虽然不常见面,但并不陌生,因此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我的疑问。其实之前我们还很聊得来,跟其他人比,他说话一向轻轻的慢慢的,细声细语,说话很小心的样子。可能是因为我们坐在宿舍的床位挨的比较近的原因吧,他好像还蛮喜欢找我聊天的。「好看吗?」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笑着看着我,脸上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化妆品的缘故。「还行吧……咳,这个怎么说呢?」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一时有点窘迫,不知所措。其实我看着有点别扭,尤其说话的声音有一点做作,听了很不习惯。如果不看脸,这绝对是个万里挑一的大美妞,前凸后翘,身材非常正点。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看到的胸器原来是硅胶制品,毕竟颜色跟正常的肤色差别太大。「你看着不习惯吧?」他幽幽地说道,「其实我原本也没打算瞒你的,不然你刚才在外叫门的时候我完全有时间换衣服的。」这个我相信,我的确没有在门外等多久。但是他为什么要把他的秘密让我知道呢?「我只希望你不要把这事儿告诉别人,包括猴子和大志。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绞弄着手指,想了想又补充说了这一句。「我知道,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你放心。」我答应下来,目光触及他腿上那一层若有若无的丝袜,又赶忙收了回来,心里还是有一些慌乱的。接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中间似乎隔膜了什么,他也不说话,一直绞弄着手指,举止神态越看越像一个女生,偶尔会俯下身去抹平大腿上的丝袜皱纹。可能鞋跟太高站着太累,他一会就坐下来了,把长长的两条腿舒服地舒展开来,白生生的一片,我馀光所及,心里忍不住小小跳动了一下。「你一米七五的个子,不用穿高跟鞋也很高了。」我毫无来由地说了这一句,算是没话找话,打破了彼此的沉默。「只有穿上高跟鞋,才有做女人的感觉呀。这你都不懂?」他的声音听上去居然有一点娇滴滴的感觉了,「你不喜欢女人穿高跟鞋?」他说着重新站起来,踩着高跟鞋在我面前走起了猫步,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他的脚真的很女气,娇小而白嫩,和白色高跟凉鞋相得益彰。小腿居然也很匀称,光看腿的话这就是一个百分百女生啊。「没有啊,还好吧,呵呵……」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暗想。真骚,可惜你是个男生,若是个女生,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我开始心猿意马,联想翩翩,腹下慢慢感觉有些火热,不敢再看他,到自己座位上随便找了本书胡乱地翻开看,可是根本无法集中精神看进去。「都放假了还看书,看得进去吗?」他凑到我身边,我立刻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更看不进去了,但我装作很认真的样子,随便嗯了一声,算作答覆。「看的什么书这么认真?」他见我没回答,自作主张从背后凑得更紧,作势欲看清我摊在桌上的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那对假乳正好顶着我的肩膀,几缕假发也在我的脖子里,痒痒的,让我很难受,确切地说,是下面很难受。「哈哈,居然拿了一本大一的高数在看,笑死我了。」他突然高声笑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忘记了掩饰,声音变回他以前的男声。他可能也意识到了,笑到一半,突然刹住,然后尴尬地看着我,露出不好意思的讪笑。听他一笑,我也感觉真丢人,居然慌里慌张地拿了一本高等代数来看,还让人发现了,我只好也尴尬地冲着他边笑边做了个鬼脸。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不一样了。「别装模作样了,都是男人,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顿了顿,他来了这么一句,依然是幽幽的女声,现在听多了,也慢慢开始习惯了。「那你说说看,我在想些什么?」我故意逗他。「当然是想非礼人家。」他娇嗔道,夸张地捂脸做了一个羞涩的表情。虽然有所防备,但这一句实在扭捏,还是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没说话,事实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憋着怪难受吧?」他一副你瞒不过我的表情看着我,那一身热裤高跟丝袜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不敢直视他,但好像脸颊烫烫的,发烧了一样。「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我当然不能承认了,其实我憋的的确很难受,有一种想去撒尿的强烈冲动。一会儿去洗手间自己解决一下好了,不能憋坏了,我想。「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啊?」他走近我,似笑非笑地直直地看着我,清澈的眼神像蒙了一层纱,耳根都红了。他的声音突然也如梦如幻,像是在痴痴呓语。「开什么玩笑?我才没有呢,再说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异性恋……怎么能……」我有些语无伦次,发现他的眼神有些不对,看上去越来越像女生了。「还说没有,你看你那儿鼓鼓的跟什么似的……」他得意地笑道,像是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不用低头看,也知道裆内二弟已经肿成什么样了。但还是忍不住依言低头一看,糟糕,今天穿的运动裤已经被愤怒的二弟顶得老高,搭起了一座小帐篷。原来他早看在眼里,只是现在才说出来。看来我的所思所想真的都瞒不过他。「好啊,那你准备怎么帮我解决呢?」我索性也放开了,就装作兴致勃勃地问他。「你说呢?」他反问道。「不行不行,两个大男人做这事儿实在是……我又不是同性恋……不能这样……」我忽然感到有点害怕,也不知道怕什么,直觉觉得这样不妥。我宁愿自己解决,也不能让一个男人帮我。如果他是女人就好了,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我明明就是个女人啊,我现在哪一点还像男人?」他说着还特地三百六十度原地转个圈让我看,以证明他现在是个女生。没错,如果我不是事先认识他,也不会一眼就能看出他居然是个男生。「现在屋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门都插上了,不会有人发现的,你怕什么?」他见我坐在座位上不动,就又凑上来循循善诱,边说话边抖动着细腿,用高跟鞋的细跟在书架上有节奏地磕着。这分明就是一个娇柔的女孩的动作啊,我越看越受不了,只好背对着他不敢去看了。「那你准备……怎么帮我啊?」我的确有些招架不住他的殷勤劝导,没有转头,随口问了一句。「帮你打手枪咯,你还想我帮你口交啊?」他倒是直来直去。「其实我……真的是个异性恋啊,我从来没想过……唉呀你不要这样……等一下……这样不好……」我真的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正想再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推辞,突然被他环腰抱住,裆部立刻失守,被他的双手覆盖占领。我想伸手掰开,但他的双手紧紧箍住我裆内那擎天一柱,实在动不得分毫,只好放弃。「你转过来吧,让我看看。」他轻声说,声音有一丝兴奋。我转过身来,依然端坐在我的椅子上,他蹲在我正前方,右手正隔着裤子攥着我的那活儿。我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我也憋的难受,你知道吗,我穿女装的时候一直是勃起状态……」他眼神凄凄地望着我说,「一会儿我帮你解决了,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报答?这不是你自愿的吗?怎么还让我报答呢?难不成也让我给你打手枪?我心里没好气地想,但嘴上可没说出来。「如果你愿意的话,一会儿我也想让你帮我解决一下,好么……其实我刚才让你发现我的秘密,就是想……找个直男一起玩……这样我才更有做女人的感觉……」他一边喃喃说着,一边不停地用左手隔着裤子轻轻地摩挲着我的阳具和睾丸,右手则轻柔地套弄着。我舒服地用两手肘支着身后的书桌,快感一波一波地从腹下传来,不禁想:还是男人更懂得男人的敏感带呀,志杰的每一次揉搓都击中了我的兴奋点,那种惬意的酥麻感觉让我不知不觉冲他点了点头。「你答应了,太好了……你是想多憋着爽会儿,还是想现在就射出来?」他不由分说,一伸手插进了我裤子里,我配合着他站起来把运动裤褪到膝盖,他则忙乱地一把抹下我的三角内裤,蠢蠢欲动的命根子一跃而出,直挺挺地,吓了他一跳。「你的鸡巴好大,好男人。」他兴奋地用女声叫道,不知怎么,在我身下他的声音突然听起来好性感,他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女人了。龟头马眼上此时早分泌出了一滴粘液,他调皮地用手指戳了一下龟头,把粘液涂在手上让我看。我有气无力地冲他道:「快点让我射吧,好难受,受不了了……」他开始卖力地用两只手套弄着我的鸡巴,唿气越来越重,好像套弄鸡巴是个体力活儿。鸡巴一点点变长变大,青筋都开始爆出,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边膨胀,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我屏住唿吸,贪婪地享受着一波波的快感。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就有喷薄而出,好像一座大坝快要崩塌了,洪水马上就要倾泻而出,我喘着粗气,觉得非常急切又觉得无奈。突然感觉腹下有东西一泄而出,顿时感觉一阵轻松。这时我听见他啊地叫了一声。「该死的李斌,你射了我一脸……」他在身下不慢地吼道,「上衣也全是你的脏东西……」他说着,站起身来到处找纸巾。我一细看,他脸上的确有一点点白色的液体,白色的T 恤上倒是有很多,好在其馀的我都射在地上了。真是一次痛快淋漓的射精啊,我觉得回味无穷。一低头,发现他已找到纸巾,没有急着替自己擦脸,居然先帮我擦阳具上遗留的精液,心里一时感动极了,情不自禁滴伸手去抚摸他的头,他也没有躲开。看着他细心地帮我擦,我不知怎么了,真想一下子把已经瘫软的阳具插到他嘴里,尽管他是个男人,但这一刻他真的太像女人了。「你真的很像个女人……你怎么做到的?」我由衷地赞道。「既然想做个女人,当然是有研究过了,而且自己也在细节上模仿了很久……」他开始小心地擦掉他身上不小心被喷溅到的精液,边擦边说。他似乎还想跟我说更多,但不知怎么最后没有说。「好了,你的问题解决了,现在轮到你了。」收拾了好一会儿,他妖娆地向我走过来说。「轮到我干什么了?」我明知故问。反正现在也不像刚才那样憋的难受了,就好好逗逗他吧。「给我打手枪啊明知故问。」他说话一点不知道含蓄。「那我该怎么做呢?」「我刚才怎么做的,你有样学样不就行了?」「我……唉,早知道……其实我真的……」我支支吾吾,真的无语了。「怎么?现在想反悔了?」他夸张地扭动着屁股,意图诱惑我。「不是,我去趟洗手间先。」我话刚说完,趁他不备,赶紧打开门冲着洗手间发方向跑了出去。我真的需要清醒一下了,刚才我都做了什么,感觉跟做梦一样。

上一篇:我的全裸女友 下一篇:我靠又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