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下的回忆。

当秋天的枯叶再次漫天飘零,姐总会忍不住抬头看看这颗树还是不是曾经的那颗粗壮古朴的梧桐。 记忆中的那颗梧桐,见证了多少风花雪月。 亦或见证了多少物是人非。 第一次认识这颗梧桐是姐16岁那年,第一次被爸爸开车送进了一所离自己家很远的学校, 当雨水从车窗滑落时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屹立在马路两旁的梧桐, 虽然以前也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梧桐树但今天的梧桐却是如此让姐记忆深刻, 以至于每次看到梧桐脑海中的片段都是从此刻开始。 从此,姐知道了什么是对父母的依恋。 对家的不舍得。 从此,姐就有了自己的行囊,开始了住宿舍的日子。 思念,低落,振作,习惯。 当一年的宿舍生涯落幕时,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年开学。 姐的故事也就从这一年的秋天正式开始讲起吧!!9月份的秋天还是很舒适的, 微风带走了消沉的酷暑、惬意而自由。 姐像往常一样,一放学就赶快冲到了学校门口的梧桐树下。 因为。 。 。 因为那里有好吃的炸菜摊呀。 姐对菜花,豆腐皮什么的早就垂涎三尺了,此时不消灭它们更待何时!哼哼, 要不是姐银子有限不敢太放肆。 不然姐非包了这里所有的菜花和豆皮。 就在姐得意的正在享受菜花的时候,我同宿舍的姐妹丽丽一把拽住我, 使劲的摇晃着我 并得意的大叫着: “奇奇, 我的春天来了我的春天来了。” (我必须得说明下,我这个姐妹身材异常彪悍, 膀粗腰圆并且个头高大魁梧,是我们学校体重最最究极, 身材最最空前的胖丫头。 所以虽然丽丽性格豪迈,大胆并且性情随和, 开放。 请注意,不是开朗,是开放。 但还是一直没人追。 其实都是丽丽追的男人,可是失败率百分之百, 所以同窗两年有的姐妹男朋友都换了好几泼了, 丽丽恋爱还没有过一次。 )我当时小1米6的个头,被丽丽这几下差点没晃得贫血晕过去。 “哎呦,丽丽,先别激动,手下留情啊, 别把奇奇摇散架了!”还好同室姐妹静儿念在我经常请他吃菜花的份上, 及时制止了丧失理智的丽丽表在疯狂点的举动。 ??“哎呀,妈呀,丽丽,你想叫姐去西天找唐僧呀, 晃的姐差点成散架的白骨精了。” 姐看着洒落满地的菜花,无不义愤填膺。 悲痛万分。 但是姐知道丽丽每次疯狂的举动肯定是她有好事了, 嗨其实就是肯定又认识了哪个新男人了呗!所以, 姐不好意思扫她的兴硬是没把责怪的话说出来, 毕竟人家找个男朋友也忒不容易了。 姐只好咬碎愤恨的牙齿自己吞到肚子里活埋起来。 丽丽一脸笑肉堆在中间,兴奋的表情就像脸上被手榴弹炸开了花。 “奇奇,今天晚上七点,学校旁边的小卖部, 有帅哥约我了。” “怎么回事?这才放学不到20分钟,你怎么又认识哪个野男人了?”姐差异不堪。 这个认识男人的速度不亚于她失恋的速度啊。 “别问了,反正就是他一个打错的电话, 我接了然后我和他聊了会,他感觉和我聊天很合得来, 所以说约出来认识一下。 我就同意了呗,奇奇,晚上陪我一起看下他什么样, 看下帅不帅”丽丽依然保持着被手榴弹炸开了花的表情。 “额。 。 。” 我愤愤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 天。 。 。 。 满宿舍的人,除了当天有约会的,几乎都被丽丽拉回宿舍听她讲她的罗曼认识男人史, 好容易挨到晚上7点了姐被丽丽拉去小卖部,俩人站在小卖部昏暗的灯光下, 活像两个痴女在等待晚归的农夫。 其实姐真想告诉丽丽别抱太大希望,毕竟人家没见过你什么样, 见了你估计还是一走了之。 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想起多少次丽丽约会网友,结果每次约会到超市门口, 不是见不到人就是刚见面还没说几句人家就找借口开熘了。 可是,姐真的是心软,不想在打击这个饱经沧桑的女人。 每次看到她这么越挫越勇。 姐真不知道是佩服还是心疼。 “来了!”说时迟那时快, 丽丽忽然一个转身背对着马路对我说: “帮我看下, 帅不帅!”额黑咕隆咚的,姐即使2.0的视力也难以看到细节。 只能看到俩穿瘦版黑西装,白衬衣,大约20岁上下的男孩, 都是短发向我们这里走来。 “丽丽,你确定是吗?怎么是俩男人?”姐迟疑的问丽丽“放心吧, 我的直觉不会错肯定是他俩中的一个”丽丽胸有成竹的向我保证。 近了,在近了。 。 。 。 忽然俩人在距离我们20,30米的距离停住了脚步, 一个黑西装转身好像是要走另一个黑西装似乎在拉他, 俩人在那里开始唧唧歪歪不知道嘀咕什么。 完了,我心想,这下丽丽的好事八成又要泡汤了。 一定是她的背影出卖了她。 。 哎,命苦的孩子。 。 。 可是姐靓丽的身影不是还在这站着嘛,难道他们就那么确定胖的就是丽丽?而不是姐嘛?俩西装不知道商量了会什么, 竟然又朝我俩走来我一看有戏, 就用胳膊捅了捅丽丽说: “来了!”“嗨, 你们好我叫林,他叫朝”其中一个比较斯文的西装开始介绍自己。 : “请问,你们哪位是丽丽?”“我是, 我是丽丽”丽丽勐然转过身用手指了下我说“她是我最好的死党, 叫奇奇。” 有时候我想认识一个人真的是一种缘分。 我就这样和林认识了,本来林应该是丽丽的, 因为他俩通的电话是他俩相约出来的。 可是阴差阳错,林却看上了我,而且我是一个从不和姐妹争男人的女人, 可是眼前这个叫林的男人竟然轻易的就摆脱了丽丽。 代价就是给丽丽介绍了另外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竟然同意了丽丽。 可怜的丽丽饥不择食,只要有男人要她,她就会非常开心。 所以,当林说一定能帮丽丽成功介绍一个男朋友时, 丽丽虽然眼里有对林的不舍但还是无奈的听取了林的意见。 可能她怕鸡飞蛋打,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吧。 我不知道这个姐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但无论如何, 我想说嗨,丽丽,我还是很想念你的,虽然毕业后我们都天南地北的失去了联系, 但是过去和你在一起的每点每滴的快乐,我仍然记忆犹新, 尤其这个男人自从你抛给我之后,谁诚想,本来我以为是一段美丽的回忆, 现在却成了我的老公我记得你说过,你说林很幽默, 有才华虽然看起来坏坏的,但对我绝对是真心的。 我当时从没相信过你,因为你当时在我心里的感觉是那样卑微, 我想通过你认识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我想要的男人呢。 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开林,让他伤心, 让他难过。 我想离开他,谁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毅力, 竟然可以把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从别人手里又抢回到他手里, 最后老老实实的做了她的妻子生了他的孩子, 和他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所以姐很感谢你,是你成就了我最无悔的姻缘。 那么美好。 我也祝愿你一帆风顺,但愿你也已经找到了爱你的男人吧。 自从林给丽丽介绍了男朋友之后,丽丽就把这个男的每晚都带到我们宿舍。 丽丽的床在我上铺,他俩每天晚上都在上边嘿咻, 搞的我每天晚上都在摇篮里度过。 难以入眠。 ??早上起来就看到满地的卫生纸。 后来我就把这个事情说给林听,谁想林听了之后大笑不已, 说没什么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嘛。 林说,要不晚上别回去住了,反正也影响我睡不好。 说晚上约我看通宵录像算了。 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晚上到了录像厅,半夜就放弃了三级片, 我保证那是我第一次看三级片以前从没看过。 靠在林的怀里,我看的竟然有些感觉,有点脸烧烧。 也许是林察觉到了我的不自然吧,林竟然把手放在了我的乳房上, 隔着衣服抚摸起来。 我有种触电的感觉,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摸, 但是第一次在这种心里砰然跳动下被人摸而且似乎自己还很渴望。 所以顿时就感觉人像酥了一般,一点力气都不想使。 然后林就开始自己的唇贴在了我的唇上,用舌头窍开我的牙齿, 用他粗糙的舌头把我的嘴堵得满满的。 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舌吻。 有点快要喘不过气的感觉。 林隔着衣服抚摸了一会我的乳房就用手伸进了我的衣服, 把我的胸罩翻了上去开始揉搓我的乳头。 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情不自禁的喘着粗气。 还怕被他听到,怕他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 当他用手伸进我裙底时,我下意识的挡了下。 但他力气比我大,随便拨弄了我几下手,就伸到了我的阴部。 开始对我私处的轻柔玩弄。 我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很迷离。 头飘飘然的。 我闭起眼睛,开始享受他对我的玩弄。 因为是秋天,所以我外边穿着大衣,里边是件薄薄的毛衣和秋衣。 下边只穿了一个裙子和裤袜。 林开始粗暴的对我的嘴唇和脖子一阵狂吻后就开始脱我的大衣和毛衣。 他先让我把两个手抬起来,说要扯掉我的胸罩, 我没多想也没回答,林看我没动静就自己开始动手脱我的毛衣, 我感到要发生的事情但却从心里泛起一阵刺激和激动, 所以也没反抗任凭林把我上身拖了个精光。 黑洞洞的录像厅,更衬托出我白花花的肉体, 这时我才感觉一阵羞涩,忍不住自己用手挡住胸脯。 但是林似乎更激动了,他用手扯开我挡住的手, 对着我的乳房一阵吸吮和舔弄。 林似乎格外喜欢玩我的乳房,刚添完我的乳房, 就用手又去揉捏。 你骚的样子真好看”林轻声在我耳边说。 。 我楞了一下,因为第一次被人说骚,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林迅速脱下我的裙子和裤袜。 又慢慢脱下我棉内裤。 录像厅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完全一丝不挂了。 我虽然害羞竟然又没反抗。 其实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渴望林的玩弄, 又害羞在录像厅里被人看到我想制止林,又怕影响了气氛。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静静的等着, 等林的玩弄结束或者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林分开我的双腿,将我一条腿放到他腿上, 然后用手在我大腿根部慢慢抚摸轻声问我是不是处女。 。 我点点头。 “宝贝,我爱你。 以后我只准你对我一个人骚。” 林一边轻吻我的耳垂一边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本能的睁了下眼睛。 “你的乳房真漂亮,皮肤真滑。” 林又轻轻的说。 我微颤了一下,等待着林下一步的动作。 这时,林突然按下我的头,我一睁开眼就看到林的鸡巴已经抵到了我的鼻子下。 我明白了,林是要我添他的鸡巴。 我张开嘴,含住了林粗硬的鸡巴,因为刚才看三级片的时候看到别的女人添鸡巴的动作, 所以也就一上一下用嘴给林套弄起来。 也许是第一次的缘故,也许是林可能感觉到不舒服, 很快林就不让我添了。 林低下头吻我的唇然后对我说,别用牙齿碰JJ, 要不会痛。 然后要求我蹲在地上给他舔。 我按他要求蹲下给他舔了起来,这次似乎他享受不少, 让我用嘴给他套弄了好一阵子直到我自己不想了, 他才罢休。 正要站起身我才发现自己蹲在林的座位前边, 而且是一丝不挂。 同一排座位的不管是谁随便伸个头,可能都能看我的屁股。 想到这些我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下四周似乎也没人注意, 又似乎能隐约看到几个人头在动。 于是我赶快回到座位上说,太冷了,我想穿衣服这次轮到林楞了一下。 然后林一脸痛苦的对我说,奇奇,男人被挑弄到这个地步, 鸡巴如果得不到发泄是会很痛的弄不好就不生不育了。 这样吧,我们出去我去找个旅馆吧。 我笑了下。 没说话,然后就想穿衣服。 这时,林伸手拦住了我说,别穿毛衣什么的了就穿个大衣吧, 隔壁就有旅馆很近。 穿这么多一会还得脱,多麻烦。 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当年只有17岁的自己竟然就这么默许了。 而且就真的只穿了件大衣,把其他衣服装到买零食的袋子里就随林离开了录像厅。 一路上我都低着头。 感觉到外边还是挺冷的。 来到旅馆,那时候开房还是不需要身份证的。 林就开始交钱。 透过窗户,我看到旅店男老板似乎看出了我里边没穿衣服。 一个劲的伸头看我。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躲在了林的背后。 进了房间,我对林说,是不是旅馆老板看出来我没穿衣服啊, 老看我。 谁知道林坏笑着说,没有,那是因为我家奇奇魅力大, 哪个男人都想多看你几眼。 哈哈。 接着,林就迫不及待的解开我风衣的扣子。 我的胴体暴露无疑的被林全部尽收眼底。 林脱光衣服后,用一条腿抵住我的阴部,然后开始亲吻我, 从我的嘴一直亲到我的脚趾头。 这次我的BB成了林的重点照顾对象。 摸了亲,亲了添,我心里的涟漪一阵阵翻滚难受。 忽然一阵撕裂的痛向我袭来。 我一哆嗦用手紧紧抓住林背部的皮肤。 我知道,林的鸡巴正式进入了我的身体,这是我第一次让一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林知道了我是处女,所以动作很温柔,慢慢的向我深处挺进。 我又痛又难受。 没想到做爱竟然这么疼。 但又不好意思到这个时候扫了林的兴。 所以硬着头皮等林射精完事。 看着床单上的血迹,我不由自主的掉起了眼泪。 那个时候的心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那种感觉很复杂很复杂。 只是看着林收拾床,给我擦血,安慰我,拥抱我。 。 。 。 如今已经时过境迁,当年的纯情小女生已经成为了成熟的人妻。 但每当我穿起芊细的高跟践踏着柏油马路发出嘎达的声响时, 就会想起曾几何时,那双校园球场上的帆布球鞋也扬起过泥土的芬芳。 也许,学校门口的梧桐早已经变成了钢筋水泥的天下。 可是心中的那颗梧桐,永远用它的记忆续写着生命的传奇。 美丽的,丑陋的,最后都会失去,变成虚无。 美好的,堕落的都是生活的体验。 没有体验过美好,就是堕落。 没有体验过堕落。 怎么会知道美好呢?所以,对的,错的。 好的,坏的,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应该敢于留恋和回忆生活带给我们的一切。 做一个心中有梧桐的人。 注: 因为时间有限,中后部分都写得很仓促, 也许缺少很多细节。 但是内容却都是真实的。 我不擅长幻想出来的H文。 也许写得不精彩,但是算是对自己某些日子的小小缅怀吧。

上一篇:帮军训教官破处。 下一篇:我和美人师妹小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