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儿媳。

我拥有高等学历,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实业家, 常常上教堂作礼拜堪称为社 会支柱的精英人物;但同时, 我也是一个人渣一个道德破产、以狎弄幼儿为乐 的败类。  神啊!我哀求你,请帮帮这罪恶的我, 因为我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没法从那 比麻药更甜美百倍的堕落中挣脱出来…… 我的故事发生在一九九八年, 自己刚满五十岁的那一年。 那时,我住在一个 气候温暖的好地方,在一家极具规模的瓦斯公司担任总经理。  很不幸地,我的儿子建伟在一场意外中过世, 留下了他的家人与沉重的担子。 建伟生前是一个推销员,做生意的手段相当杰出, 但可惜没有存款的习惯意外来临后,家里什么恒产也没有。 他留下了一个美丽而仍然年轻的老婆,我的 儿妻晶晶。  当我听闻噩耗赶去,我立刻与晶晶会晤, 商讨他们一家人往后的事宜 这才 发现一件事: 他们真的是很缺钱!建伟的保险, 刚好可以支付丧礼的费用、偿还 一些贷款却完全没给他的妻儿留下半点财产。  由于我是她的父亲,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 让他们直接搬来与我同住由我支付他们一切的生活费用。 我的积蓄颇丰,单是靠利息,已经可以让晶晶无 须工作, 一家人过着悠闲的生活。aa a  相互扶持,悲喜相依,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 晶晶和我就变成了好朋友。 一 天晚上,孩子们都已经上床睡觉,我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晶晶忽然出现在客厅门 口。  成为寡妇已经数月的她,此时穿着一件丝质的短睡袍, 下摆露出了一双粉雕 玉琢般的美腿;贴身的布料 更将她浑圆挺翘的香臀显露无遗。  「爸爸,你要喝点东西吗?啤酒?还是什么其他的?」晶晶两颊酡红地问着, 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了几分酒意。  「一杯啤酒大概就够了,谢谢。 」不知为什么,今晚我很想喝酒,所以并没 有拒绝她的邀约。  当她端着两杯酒,回到房门口时, 有意无意间她睡袍的领口开了少许,令 我看到一截雪白的乳沟, 并且对那双C罩杯的饱满山峦深深着迷。 彼此干了一杯,在互碰杯子后,我们并肩坐在谢谢上谈话。  「爸爸,我要再谢谢你。 如果没有你帮忙,这个家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建伟他人很好,但是太不会理财,前阵子他在股票上赔光了所有积蓄, 却完全不 告诉我们。 律师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感觉真是晴天霹雳。 」晶晶感叹道: 「没 有你,我们大概就要宣布破产, 一家人流落街头了。 我该谢谢你,而且孩子们也 很喜欢你,莎莎还和我说你比她爸爸对她更好。 」 「她是个很乖、很可爱的小女孩, 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喜欢她的。 」我叹道: 「只可惜她的脑子……」 听见这句话, 泪水立刻从晶晶的眼角滑下。 我连忙把她拉过来,脑袋斜斜倚 靠在我肩上, 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晶晶抬起头,哀怨地看着我,她那水 灿灿的眸子, 此刻盈满了无言的泪水。  情不自禁,我一时间忘记了她是我儿妻的这个身分, 凑近过去在她丰润噘 起的红唇上印下一吻。  「嗯……」 晶晶发出一声轻哼, 当我因此而惊觉想要退开道歉时,我这美丽的寡妇儿 妻已主动回吻过来, 任我将舌头伸入她口内攻城掠地。 无须多说什么,我把手游 移进她的睡袍内, 探索那具滑不熘手的粉嫩胴体轻轻捧起了她饱满圆滑的一双 雪奶。  将那对肉感十足的乳房捧在手中, 慢慢抚摸不久,敏感的奶头充血硬挺,我忙不迭地轻夹住, 挤捏浅棕色的乳晕。 受到刺激,晶晶热切地渴求我的亲吻,舔着我的嘴唇, 更主动吸着我的舌头与她的香舌缠绕共舞。  不知不觉间,晶晶解开了我的裤拉炼, 而当她将我那硬得像根铁棒的肉茎自裤裆里掏出, 在她柔软的掌心里散发热度她发出了一声引人遐思的娇吟。 龟头、睾丸,还有肉茎的每个部分,都被仔细地搓揉。 在她纤指的拨弄下,肉茎很快就怒挺如枪,像一尾择人而噬的毒蛇。  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我老实不客气地解开她睡袍的衣带, 让那对高耸的玉 乳还有她充满成熟韵味、二十三岁的少妇胴体, 整个裸裎在我眼底。 没有穿戴 胸罩,睡袍下仅着一件半透明、开高叉的蕾丝亵裤, 看来火辣动人。 而在我的目 光凝视下,一片湿溽渐渐染污了亵裤的底部, 诉说着女主人的亢奋情欲。 停止了热吻,晶晶望着我的明眸忽地泪眼蒙蒙, 咽呜道: 「爸爸就是你把 我当作淫妇都没关系, 但是求你千万别拒绝我。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如果 你拒绝,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前这女人是我儿子的遗孀, 我的儿妻照道理讲,我是应该要自制的;可 是一股难耐的欲火, 此刻同样烧灼着我。 凝视这具美艳的胴体,我亢奋难当,别 说是儿妻, 就算她是我亲妹我也会狠狠的操,着火一般的操她。  「晶晶,别这么说。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建伟已经死了,你还年轻, 不 需要为他浪费你的下半辈子莎莎年纪还小, 也都需要一个新的爸爸。 与其是别 的男人,不如就让我来照顾你们吧!」攫住儿妻饱满的玉乳, 我亢奋地说着禽兽 不如的话语 在她耳边轻轻道: 「把你交给我吧!往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 在我的抚慰下,晶晶仿佛失神一般, 慢慢地点了点头。 大喜过望,我吻上了 晶晶的粉颈,手掌却趁隙探入儿妻的裤裆, 摸索她已湿溽的雪白耻丘将中指缓 缓伸入滚烫的牝户。  「嗯……」 晶晶急促地喘息, 整个娇躯弓起来贴靠着我,握住我肉茎的手也加快频率, 上下套弄。 激情中,我们褪下了彼此身上的衣服,当我的短裤被脱到膝盖, 贝丝 跪伏在我两腿间羞怯望了我一眼之后, 将我硬挺的肉茎纳入她口中吞吐吸吮。 看着儿妻那两片丰润红唇,在我肉茎上猥亵地上下移动, 激昂的快感几乎 让我当场就射出精来。  勉强将这感觉忍下,我将晶晶拉开。 一条由唾液编织成的灰白细线,连结着她的红唇、我的肉茎, 登时组成一副淫靡之至的景象。 让晶晶在地毯上躺下,我 趴伏在她身上,也不再作什么前戏, 随着腰部一挺忍耐多时的肉茎便进入她湿热淫穴, 开始抽插。  喘息、娇吟,一时间不绝于耳,这个美艳风骚的俏寡妇, 此刻就在我身下辗转承欢。 一种奸淫亲生儿子的妻子的背德快感,让我将她疯狂操干, 浑然不顾我 俩的狂唿大叫会否吵到别人。  干得性发,我索性将晶晶两条粉腿一齐扛到肩上, 让性交力度更强、更快胯下双丸更不时击打在她雪白屁股上, 啪啪有声。 在这淫荡的节奏里,晶晶的狂 唿浪叫,像是痛哭一般, 响彻整间屋子。  精液的热度与冲击,似乎令晶晶狂奋不已。 在高潮中,她发出了喜悦的哭叫,粉腿缠绕到我腰上, 将牝户内的肉茎紧紧夹住;阵阵热烫的淫蜜也像潮水一样, 冲刷着我的肉茎与睾丸。  经历了激烈的性交,我们两个搂躺在一起, 感受彼此的体温一时间把什么都忘记。  我们的公媳通奸就这样开始,连着几个月, 晶晶每晚都与我同床共枕像是一对真正的夫妻。 为了要哄弄她,我答应她过些时候会和她结婚, 给她名分。 贝丝也开心地让孩子们改口唤我「爹地」。 。

上一篇:长姐如母。 下一篇:丈母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