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 真行夏子醒来是在没凉的磁砖地上。 长夜灯的微弱灯光射入房间内,地上有红色的河蟹,发出卡吱吱吱的声音,举起剪刀慢慢爬动,偶尔停下来用细长的眼睛望住上空。 河蟹不只一双,有二十只、三十只........ 甚至更多。 从房间里的各个角落,传来河蟹爬行的声音。 夏子用很长的时间才发觉那种卡吱吱吱吱的声音是河蟹。 发觉自己全身赤裍,手脚被綑绑倒在地上,是需要更多的时问。刚醍来时以及现在,夏子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不仅如此,为什么自己有这种遭遇?是什么人做的事? 夏子还不明白原因所在和经过。 最后的记忆是在回家途中,从背后受到攻击,闻到迷魂药后就昏过去。 夏子三十二岁,十九岁即结婚,现在有国中一年级的孩子。丈夫是青年才俊的实业家,不过,在财政还不算是大人物。家庭可以说幸福美满,没有任何问题更记不得和什么人有冤仇。 夏子想到可能是单纯的为金钱的绑架。 但是全身赤裍的綑绑,似嫌过分。 一这里究竟是那里,綑绑我的人在何处............ 微微闻到药味,以及看到在偌大的房间里有很多大桌子,或许是某家公司的研究室,看到黑板和很大的流理台,是学校的理科教室吗? 还有,为什么这儿有河蟹呢? 夏子的心里充满不安和恐惧。 听到外面的昆虫叫声。 夏子成熟的裸体,有长夜灯透过玻璃窗照映。 不觉得冷,但夏子还皴起眉头,在挺直的鼻梁的美丽脸庞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她貌美,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轻,具备可爱与智性的优雅气质。双眼皮的人眼睛,能迷惑男人的樱桃小嘴,头发是卷曲的长发,身高一百六丁 l 公分, 全身看不到赘肉。身体的曲缐佼美。 双臂和上半身一起被綑绑。丰满的乳房上下也有麻绳,使丰满的乳房更美艳。因为是仰卧,又有绳子綑绑,乳房的形状没有变化。可爱的乳头挺立。夏子修长的双腿分开,双脚间有一把拖把柄,双脚拴在两端,以玫无法并拢在分开的大腿间看到大阴唇,卷曲的阴毛一直连到耻丘上, 鲜红色的小阴唇 ; 花瓣一样封闭肉洞。 『啊........ 不要............ 』 看到一群河蟹爬过来,夏子忍不住尖叫。弯曲双腿,带动拖把柄时,所有的河蟹暂时不动。但不久后,又向大腿爬过来。 『哇::::』 爬过来的不只一只。最前面是一只大河蟹,身后跟着许多河蟹。 夏子用腹冗的力量缌算抬起被綑绑的上半身。 在不能反抗的情形下,美丽的裸体在冰凉磁砖地上不停地颤抖。 不会用剪刀夹住大腿根的肉吧。还是想用剪刀夹住花瓣向左右分开,当做巢穴钣入膣腔内昵? 因强烈恐懽,使夏子蹬大眼睛,几乎忘了眨眼。 只是这样想像,全身就汗毛倒竖。全身被綑绑不能动弹的状况,使她的大腿也麻痹。 河蟹亳不客气地爬到大腿根附近,然后有可能用脚抓夏子的人腿往上爬。 夏子芟脚是拴在拖把柄两端,所以恐懽也只能弯腿而不能闭腿,而且弯腿时,分开的角度更大,不能顺利的向后挪动身体。 来人哪:;: 求救的声音来到嘴边,夏子又急忙昋下去。 这卡雉看的样子不能被人看到,怎么可以大声求救呢? 究竟是什么人对她如此残忍? 而且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河蟹:::夏子的思考犹如走马灯,在原地打砖。另外就只有不祥的预感,即得发生可怕的事。 『::河蟹;:』 有一只大河蟹正要爬上夏子的大腿根上时,从走廊传来脚步声。第一章 监禁--夜晚的理料教室 听到脚步声走过来,夏子的全身为之紧张。 一定是把她监禁在这捚的人来了。 也许能得到为什么监禁在这里的理由。可是自己被綑绑的赤裸身体会发生什么事,因恐惧感使夏子的脑海一片空白。 不像匆忙的脚步声,有如在一定时间内散步的老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不久后,听到开门的声音,有一个男人进入房里。 ﹁谁!﹂ 夏子扭动被綑绑的身体,注视那个人。 男人默默地走过来,站在夏子身边,河蟹向四方逃逸 o l* 男人穿白色衣服,左手拿手电筒,右手拿很大的黑色皮包。而且这个男人 g光明正大的露出面孔,亳不掩饰。露出挑战的眼神和可怕的微笑,用手电筒的光圈对正夏子的胯下。 ﹁啊…啊…﹂ 羞耻感使夏子下由得扭动身体,发出恐惧与羞耻混杂的悲凄声。 夏子觉得这个男人似曾相识,戴银边眼镜,一副神经质的脸,年龄约二十三、四岁,身体较瘦。流海垂在额头上,看起来像知识份子。 皮府白哲,鼻梁挺直。如果以男人的面貌判断善恶的年轻女人,一定把他看成偶像明星。可是俊秀的面貌缺乏活力,感觉不出有个性的面貌。 其实只要仔细看,一切都很平凡,而且显得可怕,如同用谎言造成的表情。唯有眼睛冒出憎恨的冷漠色泽。 ﹁你你是﹂ 夏子说不下去了,从白衣、理科教室的联想,想起这个男人是谁了。 他是独生子的级任导师,也是教理科的老师白井启介。 ﹁嘿;:这些河蟹好像希望找到巢穴锁进去。﹂ 在夏子的大腿根还疽一只末逃的河蟹,竖立起细长的眼睛,仔细地观望四周,白丼毫不客气的用手电筒照射夏子的有退根,说出像恐吓也像羞辱的话。听到白丼的话,夏子的全身为之紧张,只是想像河蟹进入膣腔里就快要昏过去,而且还有儿子的级任导师看妅的耻部,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人。 当再度听到从教师的嘴里说出淫语,强烈的羞耻感使夏子的身体不由得颤抖﹁看吧,河蟹用尖尖的眼睛看你的阴户。嘿嘿夏子觉得自己的脸火热,连耳根也红了。 ﹁你究竟为什么::要对我怎么样昵. .﹂ ﹁这些河蟹是饲养的,做为教材之用。﹂ 白丼笞非所问,把带来的皮包放在地上,转身向教材柜走去。 从梩面拿出酒精灯、放大筑、夗子、烧杯::好像要做理科实验一样,拿到夏子的身边 o . ﹁告诉我::为什么如何残忍?你和我有什么仇恨吗? ﹂ 知道这个男人说有什么也没有用,可是夏子寅在不了解白丼的真正企图。如果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也许能缓和一些恐懽和不安。 夏子的视缐追逐白丼,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询问。 ﹁嘿::嘿:::﹂ 白丼只是发出可怕的笑声。 ﹁你做出这样可怕的事,以为以后会没事吧。你不但会失去教师的职务而且还会判刑坐牢,这样年纪轻轻的,一生就断送了,你不怕吗?不知道你的目的何在,现在还来,得及挽回,我答应不把这件事扩大::所以现在赶快停止::别再做傻事了。﹂ ﹁嘿::嘿:::﹂ 夏子尽可能的虚张声势,软硬兼施。 然而,白井又发出可怕的笑声,不理会夏子的话,只是默默地准备教材。打开带来的皮包,拿出混浊液体的瓶子,或沙拉油罐摆在地上。 夏子十分害怕,全身被綑绑不能动也更增加恐惧感。 白井没有穿裤子,从白衣下只露出皮皮鞋和袜子,以及长毛的小腿。好像只穿一件大衣,突然垚出前面的变态暴露狂。白衣下面什么也没穿。这样子显得愚蠢而滑稽,同时也让人感受到精神异常者的可怕性。 夏子想到因这位教师的无耻,和即将发生的异常凌辱剧,全身的汗毛倒竖。仔细看,胯下的东西已勃起,把白衣的前面高高顶起,眼神闪烁,额头和太阳穴冒出青筋,显示出精神不安稳的样子。 ﹁太太:你可知道,比猴子更像猴子的麻瑟太郎吗?﹂ ﹁:::::::﹂ 不知道这男人在间什么。夏子根本没听过麻瑟太郎的名字。 ﹁有一个艺人,很会模仿猴子。﹂ ﹁这个人怎么样:::﹂ ﹁嘿嘿嘿:真像啊::如果让他演苦恼的猴子,一定是最好的。﹂ ﹁所以::怎么样呢::?、﹂ ﹁那样的表演我最喜欢::﹂ 夏子还是不明白白井想说什么。 ﹁那件事和你对我如此残忍,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 ﹁没有,什么也没有:哈::不可能有关系的:;真好玩,原来你以为和自己有关系。﹂ ﹁::::﹂ ﹁哈哈::你根本不知道麻瑟太郎的表演::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而已。哈哈 这个人一定不正常,可能是真正的精神分裂症。一个月前在家长会议上谈话时,还看不出任何异常,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他究竟和学生家长的夏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这种虐待狂的无耻行为,愤怒的眼光,没有脉络的言语,都是异常得令人害怕。 而且拿出理科的实验工具做什么呢亍夏子在恐惧中感到困惑。可能不是为金钱的绑架吧。 如此说来,目的是我的身体吗?让他奸淫就结束了吗. .可是看到他异常的眼神,最后可能会被他杀害::想到儿子和丈夫,不由得落泪。 ﹁嘿::人比猴子更像猴子,不是很奇怪吗?真可笑:哈哈::::﹂ 戛子心想,一定要设法逃走。可是在被綑绑之下,如何逃走呢? 还有我的衣物在那里 o . 夏子不再理会白井。为逃离这里,把精神集中在当前的处境上。 向四周环视,但不见夏子的衣物。 把我的衣服藏到什么地方了::: 或许不是在理科教室里被脱光衣服。夏子不记得何时被脱光衣服綑绑。但好像还没有受到奸淫,就算昏过去,如果受到奸淫,也会醒来吧。再者,阴部也没有受奸淫后的不快感。 不过,肯定会受到奸淫。不管最后的目的是什么,把她赤裸的綑绑,也是强奸的目的之一吧。 ﹁嘿嘿::如果有猴子把人模仿得更像人,那就好玩了。﹂ 不论夏子想什么,白井嘴里仍念着猴子的事。在夏子的脚边坐下。然后把酒精灯放在分开的小腿之间。 ﹁不要:这是要做什么? ﹂ 夏子以为终于开始强奸了。白井的这个动作,便夏子紧张的扭动身体大叫。 卜听说不久后,在日光室要成立猴子的学校。﹂ 白井不理会夏子的尖叫,在酒精灯上装好三脚架,在其上放烧杯,再把沙拉油倒入烧杯里,用打火机点燃酒精灯。 夏子已经无法思考逃走的方法,只能集中精神面对当前的状态。抬起被綑绑的上身﹁瞪大眼睛看放在双腿之间的酒精灯。 ﹁真可爱的阴户。只是这样看,就令人兴奋不已。﹂ 白井又从皮包里拿出瓶子,放在夏子跟前摇动,说: ﹁嘿::知道这个液体是什么吗?﹂ ﹁是什么::﹂ ﹁嘿::是鲣鱼的杂碎煮的汤。﹂ ﹁鲣鱼的杂碎汤:::﹂ 白井点点头,打开瓶盖,闻到鱼汤的味道。 ﹁刚才做好的,还热热的::﹂ ﹁拿这个东西来做什么::不要::不要; .不要做莫名其妙的事! ﹂ 夏子不明究里的感到恐惧。 ﹁嘿::这是河蟹最喜欢吃的东西。﹂ 白井的回答又是莫名其妙。 已习惯和白井共处的河蟹,又开始在地上爬动。 ﹁马上你就明由了。﹂ 白井说完,竟然把鱼汤倒在夏子的耻丘、大腿根,以及阴户上。 ﹁啊::不要::不要::﹂ ﹁嘿::马上全都来了,那些饥饿的河蟹。﹂ 白井的话,使夏子的脸色苍白。可是双腿间的酒精灯和上面的油,使夏子不敢乱动。鱼汤有腥臭味,粘粘的让夏子感到不舒服。 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瞪大眼睛看而已。 ﹁看吧::河蟹已闻到味道,爬过来了。﹂ 正如白井所说,许多河蟹向夏子的胯下爬过来。 ﹁不要啊::不要:﹂ 夏子不由得尖叫。 ﹁嘿嘿::你大声川也无所谓,学校距离这里的住宅很远,今晚的守卫也休假了。﹂ ﹁你::你这个人:::﹂ 夏子想骂他没有为人师表的资格,但没有说出来。对已经做出这等事的人,说了也枉然。 白井带着夭客观看夏子恐惧的表情。 ﹁太太:你真美,一般的女明星根本比不上好。嘿嘿::看到这样高贵的女性恐惧的样子,我实在太高兴了。﹂ 白井的声音越来越兴奋,说完就拿起放大镜。刚才眼里的憎恨神色已消失,现在只剩下好色的光泽。 ﹁噢::这是好色的阴户::太太的阴户真美。你有这么美丽的脸孔,以及这校的好色的阴户::我快要流出囗水了::啊::美丽的阴户啊::﹂ 拿放大镜到阴户的上面仔细看,口中还说出淫邪的话刺激夏子的羞耻心。白井的动作像在监定一颗珠宝。 ﹁啊::不要看:不要啦::﹂ 夏子只能叫不动动。双腿之间有酒精灯,沙拉油正在里面加热。 ﹁喂::这里有很多适合你们的巢穴。﹂ 白井说着,用夹子夹住阴唇,有如外科医师动手术一般,把阴唇向左右分开,里面溢出蜜汁。 ﹁啊::羞死了::不要啦::﹂ 用夹子在尿道囗附近摩擦,使夏子的后背弯曲呈方形,以玫不由已的发出哭声。 ﹁嘿::我猜想的果然不错,你是真正的被虐待狂,连里面都湿淋淋了:哩一嘿::没有错吧。这种体质才是真正的被虐待狂。我真想为你做令你高兴的事。看着夏子羞耻的反应,用夹子用力拉阴唇。 花瓣的发育美好,能拉很长,软绵绵的,比身体任何部位都柔软,阴唇还像叶脉一样有很多细纹,经过如此拉动和摩擦,可能是兴奋之故开始膨胀。用夹子稍用力夹时,夏子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轻微的哼声。 ﹁嘿::让我看一看实业家夫人尿尿的洞口,长得是什么样子。﹂ 白井把夹子插入尿道里约五厘米,然后拨开尿道囗。 夏子发出尖叫声,在羞耻感和恐惧感之外,还增加了疼痛感,大小腿之间的酒精灯已把烧杯里的沙拉油烧开,发出沸腾的声音,还有河蟹毫不客气地想爬上大腿。 ﹁嗯:你的阴户的确很好,被这样玩弄还不断地流出蜜汁,有这种好色的阴户,你不觉得羞耻吗? 你有没有看过自己的阴户昵? 可能没有吧。我想一定没有。下一次就用镜子看一看吧。用你美丽的面貌,和这个毛绒绒的好色阴户比较的话,你一定会羞得从额头上冒出汗水。嘿::这样子真好看 o,﹂ 这个川白井启介的男人无论怎么看都不正常,夏子已经感到六神无主。被一个精神异常者綑绑,还用放大镜看性器,又用夹子玩弄,想到以后不知会做出什么事,身上就鸡皮疙瘩,全身颤抖。 ﹁太太,你有这样好色的阴户,还装出高雅的样子::女人都是骗子。有这样的好色阴户,还穿三角裤和裙子掩饰,而且又用这个淫荡的阴户做武器,玩弄纯洁的男人::我要你道歉::1 白井这样说时,仍不停地玩弄夏子的阴户。 白井的精神状态不稳,所以非危险。声调偶尔会升高或变成歇斯底里。此时手的动作就会粗暴,夏子为疼痛不由得弯曲后背。 再者,说话的内容含煳不清,还要求夏子道歉。 ﹁为什么对我这样残忍::我究竟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需要我向你道歉昵?夏子的大眼睛含着泪水,勉强开口询问。 ﹁唔.....唔..﹂ 伯井听了夏子的话,瞪大眼睛,脸颊的肌肉抽搐,发出狗一般的哼声。 简直是疯狗。嘴里发出哼声,把阴核从包皮里剥出来。他的手在颤抖,又用夹子夹住粉红色肉芽,狠狠地扭转。 ﹁痛啊:不要这样:::﹂ 阴核被夹子夹得使粉红色虋成深色,原来只有红豆粒大小,很快地变成二倍大 1 .很痛. 简直像末施行麻醉药就动手术。 这种疼痛似乎和快感相连,夏子的下孚身在颤抖。1 为什么.:.因为什么:.. ﹁子宫感到搔痒。悲鸣声快要变成间歇的淫浪声。 ﹁啊,..啊:啊::﹂ 厦子努力使自己不要发出性感的声音,但还是忍不住发出甜美的淫猥声。脑海里出现白井刚才说的:你是真正的被虐待狂:: 受到如此残酷的玩弄,为什么还会产生快感呢? 过去从末想过这种事,难道自己真有被虐待狂的倾向吗?而这个男人,难道一眼即可识破吗? L 说啊! 快说! 要说有这样毛绒绒的淫乱阴户,还做出高雅的样子,真对不起::﹂ L 不::我说不出来::﹂ ﹁啊:你不说吗丁嘿嘿::不说吗? 嘿::你说你不能说吗? ﹂ 白井像断了药的吗啡患者说话时声音颤抖,把手上的夹子甩在地上,兴奋时就会失去自制,说完话后也不能闭上嘴,变成智障儿的口吻,从嘴角流出囗水。 夏子也看得出他罹患某种精神官能症。 白井又开始在皮包里寻找东西,眼神虚空,右边的脸颊强烈拑搐,眼镜在鼻梁上晃动。 ﹁唔::这样你还不能说吗? ﹂ 白井从皮包里拿出来的竟是电动理发器。 白井把很长的电缐拉到墙角上插入插座内。打开开关发出可怕的机械声。 ﹁啊::不要::要做什么::﹂ 夏子美丽的脸已苍白。 ﹁我要把你弄成尼姑头::把又长又美的秀发全剪下来。﹂ 白井一面踢桌子,一面大叫。踢到木板的声音在教室里发出回音。 ﹁啊::饶了我吧::﹂ 夏子惨叫后,开始道歉。 双腿间仍旧有酒精灯在燃烧,娆杯里的沙拉油完全沸胜。闻到汤味的河蟹,趁白井离开夏子,又爬到夏子的大腿根来,强烈的恐惧感,使夏子被綑绑的胴体勐烈颤抖。 ﹁唔:::不想用这个理发器使你变成尼姑头就快说,要说有淫乱的毛绒绒的阴户,还做出高雅的样子,真对不起。这样向社会上的纯情男子道歉。﹂ 白井不断踢的桌子形成一个洞。白井已兴旧到极点。 看 7 样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如果长发被他剪掉变成尼姑头那还得了。就算这个无耻的教师事后被警方逮捕,亦无济于事。 ﹁我:道歉::有毛绒绒的性器:::还:﹂ ﹁不对!﹂ 白井拿着理发器,仍旧用脚踢桌子。 ﹁你说什么性器! 不要那样高雅!是阴户! 你要说真行夏子的淫乱阴户。﹂ ﹁啊::真行夏子:有毛绒绒的阴户::﹂ ﹁要说的更清楚::要用更大的声音说清楚::﹂ 听到夏子的声音很小,白井大声吼叫。 ﹁真行夏子有毛绒绒的阴户::还做出高雅样子::欺骗社会上的纯情男子:真对不起::﹂ ﹁唔::真好:能从这么秀丽的真行夏子囗中说出这样的话::再说一遍给我听。﹂ 白井说完,用兴奋的颤抖手指解开白衣的钮扣,抓开前面,露出勃起的阴茎那是大约有二十公分的巨大阴茎。还用另一只手握住阴茎开始揉搓。 ﹁啊::阴户::夏子的阴户是淫乱的::毛绒绒的::﹂ 夏子一面说,一面扭动身体。由于自己说出如此此淫猥的话,竟然使自己的身体火热起来。 ﹁唔::好:好极了::﹂ 白井低头看开始有反应的夏子,仍旧用力揉搓自己的阴茎。 从龟头顶端的马囗喷出透明液体。 不久后不知道白井想什么,一面发出哼声,一面把理发器送到自己额头上,向头顶剃过去。 夏子看到这种行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 疯了! 这个男人完全疯了! 恐惧感使夏子的汗毛倒竖。无论从何种角度看,白井的行为已完全失常,不但变态,可以说完全疯狂,而且是千真万确。 眼睛失去焦点,露出虚茫恍惚的表情,强烈的兴奋使他像狗一样喘息,还用理发器继续剃自己的头发。 头发落在地上,也落在夏子白哲的胴体上,终于变成没有完全剃净的和尚头。此时,白井似乎达到兴奋之顶端,翻起白眼,性高潮使他的身体僵硬。 ﹁唔::舒服啊::﹂ 揉搓的阴茎突然脉动,开始从龟头顶端喷射出精液。 乳白色的精液形成抛物缐,落在夏子的乳房上。像吐在路上的痰一样,粘粘的贴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