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妈说三姨年轻的时侯非常漂亮。 身材修长。 皮肤白晰。 臀部丰满。 男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的。 妈说三姨很骚。 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 看人的时候眼睛是会笑的。 在偏远的山沟里。 三姨是男人谈论的主题。 有的男人说。 要是能和三姨睡上一晚死了也值得。 那一年的夏天三姨恋爱了。 年轻的后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东子。 东子临走的那晚月亮很圆。 村西小树林里。 风很轻的吹着。 三姨依隈在东子怀里。 东子信誓旦旦的说非三姨不娶。 三姨把头埋的更低了。 一切来的都很突然。 亲吻。 抚摸……直到东子把手伸进了三姨的裤子里。 三姨没有挣扎。 软的像滩泥。 任凭东子的手肆虐横行。 当三姨全身裸露在夏夜的月光里时。 东子才明白爲什么村里的男人会对三姨垂涎三尺。 三姨的乳房很饱满。 修长的双腿。 翘生生的屁股。 淡淡的绒毛掩映着含羞的小穴。 那晚的夜很静。 潺潺的流水声淹没了三姨娇媚的呻吟。 东子第二天走了。 姥姥骂了三姨一整天。 三姨没有去送他。 听妈说三姨不是不想去送他。 三姨的穴被东子操肿了。 走不了路。 东子走后再也没回来。 过了一阵子。 姥姥在城郊找了一户人家。 三姨哭哭啼啼地出嫁了。 三姨夫身材矮小。 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三姨被东子睡过。 三姨夫事后才知道三姨不是黄花闺女。 他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泻在三姨的身上。 没日没夜地狠干着三姨的小穴。 边干嘴里边说我操死你个浪逼。 但是无论怎么干就是没把三姨的小穴操肿过。 这是后来三姨躺在我身旁一边舔我的鸡巴。 一边笑着告诉我的。 三姨夫的努力没有浪费。 三姨接二连三地生了三个丫头。 气的三姨夫直哼哼。 骂三姨是个死逼。 光生丫头不生小子。 三姨夫是死在三姨身上的。 由于纵欲过度。 又赶上突发心梗。 死的时候鸡巴还插在三姨的穴里。 硬梆梆地拔不出来。 三个丫头被三姨的惊叫声吓醒了。 大丫头连忙拉开了灯。 灯下三姨夫光着身子趴在三姨身上。 三个丫头不知所措。 三姨想推开三姨夫。 却怎么也推不动。 忙叫大丫。 二丫快把你爸拽起来啊。 大丫。 二丫一手抓住一个胳膊。 使劲一拉。 三姨夫被掀倒在一边时。 三个丫头惊叫了一声。 三姨夫的鸡巴很执着地向上翘着。 三姨说这可咋办啊,总不能翘着死吧。 羞死个人哩。 三个丫头已经懂事了。 每晚三姨夫和三姨都会在她们睡着后才日穴。 干到兴奋处也就顾不上身边的三个孩子是睡还是醒了。 三个丫头早就懂得男女之间的事了。 大丫头说妈你再跟我爸操一回吧。 我爸这是没操够哩。 死了到那边也不会舒坦的。 舒坦了鸡巴就不会翘哩。 三姨在孩子们面前顾不得害臊。 扒开自己的小穴对准三姨夫的鸡巴坐了上去。 上下左右地来回套弄着。 三个丫头睁大了眼睛。 看着眼前的一幕。 三姨挺动着肥白的屁股。 双手扶着炕。 机械地运动着。 屋里很静。 叭叭地肉体撞击声震颤着三个孩子的心灵。 终于在三姨的尖叫声中三姨夫的精液射进了三姨的穴里。 三姨慢慢地站了起来。 在抽出三姨夫鸡巴的瞬间。 三姨的穴里缓缓地流出了三姨夫的最后子孙。 三姨夫草草地下葬了。 此后三姨变的很沉默。 虎狼之年的她不知怎样面对今后无性的生活。 看着镜子里丰满如昔的身材。 只能叹息着命运的多变。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 三个丫头相继嫁人了。 婚后的她们性欲一个比一个旺盛。 我的三个表姐夫被她们搞的面黄肌瘦。 我想这与三姨的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 十八岁那年暑假我去的三姨家。 她家的地很多。 妈说你去帮帮你三姨吧。 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我和三姨的故事从此发生了。 我的体质很好。 是校队的田径好手。 总有使不完的力气。 三姨因爲有了我的帮忙。 地里的活总算能松口气了。 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三个表姐早就出嫁了。 家里只剩下我和三姨俩个人。 白天忙完地里的活。 晚上的夜是很长的。 每次下地回来我总爱冲凉。 三姨家有一口洋井。 用手压就能出水的那种。 我光着上身只穿一条裤叉。 把水从头上淋下去。 三姨看我快活的样子抿着嘴吃吃的笑着。 当看到我裤档被水湿透紧贴的大鸡巴时。 三姨突然间不笑了。 很诧异地望了我一眼。 低着头做饭去了。 三姨那年四十多岁。 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虽说是当姥姥的人了。 但身材依就很好。 屁股比以前更丰满了。 我从小就喜欢三姨。 她是我妈她们姐妹中最漂亮的。 她一直是我手淫的对象。 我当时的胆量不足以去勾引三姨。 也就想想罢了。 确切地说是三姨勾引的我。 那晚我睡的很早。 我被尿憋醒了刚想去毛房。 忽然一阵呻吟声吓的我不敢动了。 是三姨!我第一个念头是不是三姨病了。 仔细一听不像。 三姨的呻吟声一开始很轻很细。 像蚊子似的。 哼哼讥讥的。 后来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慌忙打开灯。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三姨赤裸裸的身子。 在灯光的照耀下。 三姨的身体白的刺眼。 在她的小穴里露出半截茄子!那是我白天刚从地里摘回来的。 三姨看着我一脸红晕地说。 三姨睡不着觉。 三姨的穴很痒。 用它插几下穴就不痒了。 可惜它是死的。 要是有个大鸡巴插穴。 三姨会很舒服的。 说完痴痴地望着我。 我红着脸喘息着不知所措。 三姨光着身子慢慢靠近我。 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叉里。 她的手很软。 没几下我的鸡巴就硬了。 她一边撸我的鸡巴一边看着我说。 要是用你的大鸡巴插三姨的小穴。 三姨会舒服死的。 你想不想插我的小穴啊。 我的心里急切地回应着我愿意我愿意。 表面上却装成不懂事的样子。 我的唿吸越来越重。 三姨脱下我的裤叉。 张口含住了我的鸡巴。 我兴奋的全身发抖。 三姨很仔细地舔着。 她的舌头很灵活。 先从龟头舔起。 慢悠悠地一路向下含住了我的俩个卵蛋。 含的我生疼。 我丝丝的吐着气。 她一边含一边用手撸我的龟头。 最后用舌尖抵住我的马眼。 轻轻的转动着。 然后整根吞下。 一进一出地舔弄着。 我的鸡巴变的又粗又大。 由于经常手淫我的耐力很强。 三姨俩眼狐媚的望着我。 哼哼讥讥的用嘴套弄着我的鸡巴。 看着自己的鸡巴在三姨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第一次感觉让女人口交真好。 鸡巴还可以这样玩啊!舔了十多分锺后。 三姨示意我躺下。 她跨坐在我身上。 扒开早已湿润的小穴。 对准我尖挺的鸡巴狠狠地坐了下去。 鸡巴滑进阴道的一瞬间。 三姨兴奋的叫唤起来。 我感觉她的阴道很紧。 许久没有经历性交的阴道把我粗壮的鸡巴刺的生疼。 三姨扭动着肥白的屁股。 一上一下套弄着。 她在慢慢地享受着我的鸡巴。 我的双手尽情地把玩着三姨的丰乳。 三姨一边套弄着一边叫我的名字。 刚子。 刚子你的鸡巴太大了。 啊……啊。 三姨喜欢你的大鸡巴啊。 啊……啊。 三姨好喜欢你的大鸡巴插我的小穴啊。 啊……啊……你喜欢插三姨的小穴吗。 啊。 啊。 在三姨疯狂的套弄下我的精液全射进了我女人的逼里。 三姨被我射的一颤一颤地达到了高潮。 事后三姨躺在我身旁娇媚地看着我。 我含住了她的舌头。 缠绵了好一会。 我搂着我的女人说。 三姨我还是个童男子呢。 第一次就给了你了。 我以后咋办啊。 三姨喘息着说。 我的好儿子。 亲丈夫。 从今晚起三姨的穴就是你的了。 三姨是你的人了。 三姨这辈子跟定你了。 只要你想要三姨的小穴。 你啥时候来三姨都会好好伺候你的。 现在咱俩白天下地干活。 晚上回来你想怎么操三姨。 三姨都答应你。 我说要是白天在地里想操了咋办啊。 三姨媚媚地说。 白天地里人多你想操三姨时。 咱们俩就到黄瓜地里我给你舔出来行吗。 看着身边这个骚媚入骨的女人我的鸡巴勐的挺起头来。 三姨见状毫不犹豫地含进了她的小嘴里。 我知道我再也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整个晚上我操了三姨四次。 每一次都射进我女人的逼里。 早晨起床时三姨的穴肿的老高。 三姨躺在我怀里娇喘着骂我。 坏儿子人家的小穴都让你操肿了。 今天咋去地里干活啊。 我含住我女人的舌头。 喘息着说好三姨咱俩别去了。 让我在你的小穴里干活吧。 就算累死我也愿意。 我们没去地里。 我把大门从外面反锁后跳进了院子。 我和三姨光着身子搂抱在炕上缠绵了好久。 三姨说昨晚要了好几次。 三姨下几个荷包蛋给你补补。 说完推开我光着身子做饭去了。 我躺在炕上想想真的不敢相信。 我从小就喜欢的三姨。 我一直手淫幻想中的三姨。 现在已是我的女人了。 看着三姨光着屁股忙着爲我做饭的样子。 我想我要永远拥有这个女人。 让她成爲我一辈子的女人!薯假是我和三姨蜜月的开始。 我们尽情地放纵着彼此的肉体。 乱伦的禁锢被打破后。 没有了伦理常纲。 剩下的只不过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性事了。 一天晚上我和三姨缠绵了很久。 三姨的小穴再次被我操肿了。 我的鸡巴却依然艰硬如铁。 没有射出的迹象。 三姨说这可咋办啊。 我的逼都肿了。 你进来我感觉疼啊。 我说好三姨要不我操你的屁眼吧。 三姨骂我坏。 那是拉屎的地方。 亏你想的出来。 我说好三姨。 你不是说我想怎么操你都行吗。 我要走了你就让儿子操一回吧。 三姨叹了口气说。 我是上辈子欠你的。 这辈子让你操来了。 说完把肥白的屁股撅了起来。 我把鸡巴伸进三姨的嘴里。 三姨舔了一会。 鸡巴已经很湿了。 我拔出来对准三姨的菊花洞一点一点慢慢的进入。 感觉紧的要命!三姨喊叫着说疼啊。 我停了一会。 再慢慢的插入。 三姨长舒了一口气。 我感觉我的鸡巴完全的进去了。 双手扶着三姨的屁股一下一下操了起来。 每插一下。 三姨都丝丝地吐着气。 我边插边用手摸着三姨的小穴。 三姨很快兴奋起来了。 插了一百多下。 感到顺畅多了。 三姨默默的配合着我的抽插。 前后的刺激让三姨兴奋不已失声叫唤起来……啊……啊……刚子……你个坏儿子……啊。 你把三姨的逼都操肿了啊……啊……你让我舔你的鸡巴……啊……你还要操我的屁眼。 三姨不怪你。 啊……三姨好喜欢让你操……啊……三姨不想让你走了……啊……三姨想给你生个孩子……啊……你想不想三姨怀你的孩子啊……啊。 啊。 在三姨如痴如醉的呻吟声中。 我的鸡巴一下又一下地狠干着三姨的菊花洞。 当三姨说想怀上我的孩子时。 我的精门再也把持不住。 大股大股的精液射进我女人紧小的菊花洞内。 我缓缓地拔出鸡巴。 三姨摊躺在炕上。 在她的身下。 慢慢流出的是我白色精液和着三姨的肛红。 我搂住我的女人。 亲吻着三姨的嘴。 三姨喘息着说。 人家身上的洞都给你了。 你可要对人家好。 我深吻着我的女人说。 好三姨你真的想怀上我的孩子吗?三姨含着我的舌头说。 我愿意!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女人!窗外天渐渐亮了……薯期临近尾声。 我尽情地挥霍着自己年青的体力。 诚实的土地和三姨丰满的肉体上。 洒下了我勤劳的汗水。 庄稼顺风顺雨地疯长着。 园里的各种蔬菜也毫不示弱。 五顔六色的显弄着丰硕。 坐在地头上。 燃起一根烟。 我细细品味着劳作后的惬意。 土地是诚恳的。 其实人与土地是一样的。 对她撒谎只能是一无所获。 我不禁想起了三姨。 三姨变了。 我一直认爲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 是不会在意自己容貌的。 看来我错了。 三姨变的爱说爱笑。 像个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少女。 虽说笑容中少了几分羞涩。 更多的却是成熟女人别样的妩媚。 头发不在像以前那样漫不经心的梳着了。 我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梳了一个马尾巴!本来白晰的脸庞。 被衬托的更加年轻亮丽了。 最让我消魂的是她的屁股。 混圆有致。 颤抖生辉 了取悦我三姨穿上了二丫头给的牛仔裤。 磙圆的屁股被裹弄的几乎涨裂。 三姨的妩媚装嫩着实感动了我。 唯一能抱答我女人的。 就是每晚一遍又一遍狠干她的小穴。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的。 我终究还是要走了。 三姨做了一桌子我爱吃的饭菜。 其间我关上了院门。 拉上了窗帘。 宽敞的炕上三姨光着身子坐在我怀里。 我的鸡巴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逢里。 三姨把酒轻柔地倒进我的嘴里。 我爽快的喝下。 三姨看着我吃吃的笑着。 我说这样喝太无聊了吧。 三姨不解的望着我。 我坏笑着说。 我要三姨用嘴喂我喝好吗。 三姨娇笑着骂我。 就你鬼点子多。 说完一张嘴喝了一口酒。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我的舌头已被她含住了。 辛辣的酒水呛的我直咳嗽。 我刚要发作。 三姨已经用她的舌尖。 把一块鲜嫩的炒鸡蛋送进了我的嘴里。 我一边品尝着鸡蛋。 一边品味着三姨鲜美的舌头。 我的鸡巴翘的更高了。 三姨明显地感到了我的变化。 媚笑着说。 坏儿子是不是想插穴了。 我用嘴堵住她的小嘴。 喘息着说好三姨我还没喝够呢。 三姨媚媚地说。 坏儿子你还想咋喝吗。 好三姨让我在你的小穴里喝吧。 你个坏儿子就会撩拨人家。 我把三姨平放在炕上。 拿起酒壶。 仔细的掰开三姨的小穴。 把酒慢慢地倒了进去。 我倒的很慢。 三姨被酒水的细流刺激的直叫。 啊。 啊哦。 痒……痒死人家了……我顺势含住了她的乳头。 三姨哼哼讥讥的扭动着白嫩的身体。 小穴被酒水溢满了。 我先用舌尖轻抚着我女人的阴缔。 随着三姨的失声娇唤。 小穴里的酒似乎也有了一种靡靡的味道。 我张开嘴含住了三姨的整个小穴。 在我用力的舔吸下。 小穴里的酒全部进入了我的嘴里。 三姨丝丝吐着气。 用力地抓住我的头发。 直到她的小穴里没有一滴酒时。 我才松开了我的嘴和舌头。 由于酒精的作用。 我的鸡巴艰硬如铁。 我站在炕上。 三姨跪坐在我的面前。 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鸡巴。 一进一出的舔弄着。 三姨爲了让我高兴。 几次都把我粗壮的鸡巴含的很深。 呛的她直流眼泪。 我能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直达她的喉部。 我爱怜地捧着我女人的脸。 任凭她火热的唇舌在我艰挺的肉棒上磨擦着。 直到三姨的嘴角泛起白色的液体。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 我会射在她的嘴里的。 我示意她躺下。 三姨顺从的张开了腿。 我俯下身。 先用嘴舔弄着她被酒水灌溉后的小穴。 舌尖每深入一寸。 三姨的身子一颤一颤的抖动着。 我慢慢地品尝着我女人丰盈的小穴。 大阴唇饱满的紧闭着。 在我的舔吸下。 慢慢地张开了。 三姨的喘息急促起来。 我含住了她的乳头。 用中指和无名指插进了三姨的穴里。 摸索着找到了G点。 这一切得意于我对A片里潮吹的理解。 在我不断的刺激下。 三姨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面色潮红。 伊呀乱语。 啊……啊……啊呀……哦……哦……我要要了……啊……啊……快啊……好儿子……你要玩死我了……啊。 啊……啊呀……你好会玩逼啊……啊……啊。 啊呀……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情景出现了。 三姨的小穴突然崩发了。 白色的尿液和着爱液像箭一样。 笔直的破穴而出。 对面的墙壁上被激射的湿露露好一大片。 三姨的脸色红的那样诱人。 喘息着媚媚的望着我笑。 我压了上去。 鸡巴滑进阴道的瞬间。 三姨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用力的挺动着屁股。 三姨很熟练的用腿夹住了我的腰。 我含住我女人的舌头。 在她含煳不清的呻吟中。 一下一下用力狠操着三姨的小穴。 啊……啊……啊呀……哦……哦……好儿子……亲汉子……亲老公。 啊。 啊……我要被你操死了……啊。 啊呀……慢点……操啊……啊呀。 你的鸡巴太大了……啊。 啊呀。 我刚被你弄完……啊。 啊。 啊呀……你又要操我……啊。 啊。 啊……坏儿子。 三姨喜欢让你操……啊……啊。 啊呀。 三姨的逼是你的……啊……啊呀……哦。 哦。 不要嫌三姨老啊……啊。 啊。 我翘着屁股尽情地享受着我女人的小穴。 在三姨娇媚的呻吟声中。 我再也控制不住。 大股大股的精液全部射入了我女人紧小的穴里。 点燃一根烟。 我慢慢品味着欢愉后的舒畅。 三姨满足的躺在我的胸口上。 双手不安分的抚摸着我的鸡巴。 坏儿子。 你的鸡巴真大。 三姨的小穴有些受不了了。 我坏笑着说。 你的小穴不就是喜欢被我操肿吗。 三姨娇笑着捶打着我的胸口。 你真坏。 我顺势含住我女人的舌头。 缠绵了好一会。 三姨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上。 爱怜的望着我。 怯怯地说。 三姨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女人。 可是我会变老的。 变丑的。 到那时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紧紧的搂着我的女人。 我会的。 我会一辈子疼爱你。 相信我好吗。 你不是还要给我生个儿子呢吗。 我会用心等待那一天的。 三姨叹了口气。 我信。 我信你。 可是三姨觉得太委屈你了。 你要想好了。 你真想和我过一辈子吗。 看着眼前我深爱的女人。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三姨紧紧地抱住我。 我的脸上掠过一丝冰凉。 那是三姨高兴的泪水。 三姨娇柔的样子让我心生爱怜。 一翻身我压了上去。 那一夜我整整操了三姨四次。 三姨的小穴不挣气的又肿了。 第二天。 在三姨期盼的目光中我走了。 身后隐隐传来三姨柔弱的哭泣声。 我不忍回头。 那一刻我的责任心变的无比艰强。 我知道我以后的路很漫长。 考上重点高中后。 我一次也没找过三姨。 我拼命的学习。 其间也有不少女孩子追求过我。 对此我不屑一顾。 我的心思全在三姨身上。 至于那些小女生。 我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周旋她们。 三年后我考上了大学。 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城市。 三姨把老屋卖了。 千里迢迢的赶来找我。 六年了。 三姨一点没变样。 身材比以前更丰满了。 翘生生的屁股刺激的我尘根暴涨。 我知道盼望已久的幸福时光终于来临了。 我们以母子的身份租了一间小屋。 开始了亦妻亦母的生活。 三姨是一个很尽责的妻子。 早晨起来做好早餐后。 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吃完。 临走时。 三姨知道我想干什么。 她总会爲我口交的。 看着自己的鸡巴在我女人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我感到新的一天真的是美妙无比。 我盼望着的美好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 夜晚降临时。 是我们性宴的开始。 我们不厌其烦地索要着对方的身体。 这样的恩爱缠绵每时每刻地上演着。 对此我们乐此不疲。 大学毕业后。 我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用第一个月的薪水买了一枚戒指。 我把它戴在三姨手上时。 我女人幸福的哭了。 我紧紧地搂着我的女人。 轻吻着她的柔唇。 那一刻美妙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