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太行山的一个小村子,村里大约有500户人家, 百分之八十的人家都姓张说是张家村也不为过, 但是村子却叫李家村据说张家的祖上原是军阀张啸林的后人, 兵败之前让心腹安排家人和财宝避祸于此因为怕被仇家寻到故而取名李家村, 用来迷惑仇家话说如此弱智的想法出自何人之手?没错就是军阀张啸林, 想来如此谋略被人剿灭真是一点都不冤枉!虽然给村落取名李家村, 是个弱智的想法但是家住的威望让他们严格的执行了, 说来也是张啸林的庇佑李家村一直未被仇家发现, 甚至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没有人来骚扰……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虽然过着隐居的生活 但是村里也不断有外村的女儿被娶进来也不断有女儿被嫁出去到了1964年, 李家村已经与别的村落没有丝毫不同只是因为有先祖的遗产, 所以日子过得自然不会太差只是先祖遗产一直被嫡系家主管理, 旁系的想都不要想这一代的家主张镇山只有一个儿子张耀祖, 张家嫡系因为继承了祖上的基因大都生的高高壮壮, 张耀祖也不例外张耀祖14岁的时候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 他的父母也在这一年就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 便是那隔壁村里“赌徒”王二楞的女儿王艳。 要说这王艳一点也不像他父亲,长得是盘靓条顺, 尤其一双狐狸眼勾人魂魄,16岁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张耀祖的父亲外出的时候偶然看到就一直惦记着 这点儿心思自然被张耀祖的母亲开在眼里。 张耀祖的母亲冯氏原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知书达理后来家道中落便嫁给了耀祖的父亲, 耀祖的母亲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端庄贤惠自是不必说 但是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家男人惦记另一个女人 为了断了他爹的淫念就暗地里造谣说王艳是他家耀祖的媳妇儿, 三人成虎谣言越传越真,也该张耀祖娶王艳, 王二楞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自家村里没人借钱给他, 听说林村有个张家看上了他闺女,便去找人让张家探口风, 张耀祖的父亲心想现在闹得娶王艳是不可能了, 让儿子娶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这样网二愣子的女儿王艳就嫁给了比他小两岁的张耀祖。 张耀祖娶了王艳后第一年便生了大女儿张若婷, 过来两年有相继生了二女儿张若蓝和三女儿张若冰 因为生了三个丫头王艳在家里被婆婆处处数落, 说是她肚子不争气怎么也生不出个带把的。 一天张耀祖去发小张虎家串门,晚上张虎夫妇变留耀祖吃饭, 村里人实在留人吃饭肯定要喝点酒,因为和张虎关系要好, 耀祖也不拘束席间看到张虎老婆抱着儿子坐在床边吃饭, 他儿子虎头虎脑煞是可爱张耀祖想着自己没有儿子, 心里就越发不痛快不知不觉就多喝了两杯,但是脸上仍装作无事, 只要夜深才辞了张虎往家走。 张耀祖走在路上,看着头上大大的月亮, 心里越发的难受“牟”的一声牛叫,吓得张耀祖差点没摔一跤, 张耀祖心中大怒“连你个畜生也笑话我”捡起石头便朝牛丢去, 也该耀祖倒霉那牛吃痛勐的一下便挣断了绳索, 朝着耀祖冲来耀祖吓得转身就跑那牛便在后面追, 两条腿人怎么可能跑过四条腿的畜生只听“啊”原来耀祖没跑几步便被牛儿给追上了, 勐的一撞耀祖被撞倒在地那牛儿不饶人是的冲过去 冲着耀祖身上便踩了过去正中了耀祖的命根子“啊 痛死我了 啊……”惨叫声惊醒了附近的村民, 赶走了牛后耀祖便被抬回家中还好身上没有什么重伤, 只是命根子却是怎么也硬不起来这下可急坏了耀祖父母 四处寻医求药但是都是毫无效果一天吃过午饭后王艳被婆婆叫到屋里, 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出来的时候王艳面红耳赤的, 耀祖好奇边去问王艳怎么回事。 只听王艳道: “晚上你便知道了”晚上, 耀祖早已忘记白天的事情脱了衣服后倒头便睡, 因为耀祖不能行房事便和王艳分开被子睡觉。 耀祖刚迷迷煳煳睡着,便感觉下体酥酥麻麻的, 睁眼一看屋里等还是亮的之间此时王艳趴在耀祖的鸡巴上用嘴努力的吸着“啊, 艳艳你在干嘛”耀祖问道王艳也不答话,继续努力的吸着耀祖的鸡巴, 吸了半天也不见耀祖硬起来 便吐出鸡巴说道: “娘说了, 这个方法能让你硬起来啊怎么不管用”“什么, 娘告诉你的” 耀祖问道“是啊娘说爹就是的, 只要她的嘴一含上爹的鸡巴爹就马上变硬了” 王艳答道一听王艳这么说, 耀祖的脑中突然想到娘含着爹的鸡巴模样……“啊 耀祖你硬起来了” 王艳惊唿道。 耀祖往下体一看,可不是自己的大鸡吧有硬起来了吗, 只见20多厘米的鸡巴虽然不是特别硬,但是也能够做爱了耀祖一个翻身便把王艳压倒了身下, 拿个鸡巴便要往王艳的逼里送可能因为长久没有做, 耀祖的鸡巴始终找不到位置急的王艳抓着耀祖的鸡巴说道“让我来”“噗”的一声, 耀祖的鸡巴插进了王艳的逼中“啊你慢点好久没被插过了, 不太适应”王艳道此时的耀祖哪管那么多大鸡吧不断的在王艳的逼中抽插“啊 啊 你慢点”“受不了你的鸡巴了”“好爽”王艳此时也已经进入状态, 正在爽的时候突然感觉耀祖的鸡巴好像软了下来“你是不是累了, 让我再给你含一下” 王艳问道翻身便含住了耀祖刚从王艳逼里拔出的鸡巴耀祖也在纳闷 怎么又软掉了低头看到王艳又在含着鸡巴,有想起了母亲含着爹的鸡巴的画面, 又赢了起来“还是娘教的方法好使耀祖这次我骑在上面, 也是娘教我的”王艳说道“啊 又是娘教的怎么骑”只见王艳吐出耀祖的大鸡吧, 坐起身来一手拿着耀祖的鸡巴,缓缓的往自己的逼里送去, 然后屁股开始以上一下的动了起来“啊 好爽艳艳你真厉害” 耀祖问道耀祖看到自己的老婆骑在自己身上, 一上一下胸前两个大奶子甩来甩去,很是诱人, 便伸出双手在王艳的奶子上使劲的揉搓脑子里想的却是那端庄严厉的母亲“原来母亲懂这么多, 每天都和爹这样吗?” 耀祖心里忍不住的想。 下面的鸡巴变得更是坚硬忍不住开口道“艳艳, 你背过去屁股朝我坐”王艳此时正爽的的厉害, 慢慢的开始转过身去期间竟然还是一上一下的动着屁股, 当王艳那圆润的屁股对着耀祖耀祖开始幻想, 和自己做爱的是娘想到此处耀祖的鸡巴已经变的如同一根铁棍, 坚硬无比“啊 爽死了”“要飞了”王艳不停的呻吟着。 突然王艳停了下来,一股暖流从王艳的逼中射了出来, 她高潮了。 “要死了,要死了”王艳颤抖的说道耀祖脑海中响起了母亲高潮的画面, 是不是和王艳一样呢。 想及此处,让王艳往前一趴,屁股冲着自己像一条母狗一样, 耀祖也不怜香惜玉大鸡吧勐的就从后面插入了王艳体内, 就如同插进了自己母亲体内一样“啊 啊 好深 老公你好厉害” 王艳道耀祖如同疯马一样不停的在王艳的逼中抽插 抽插了大约二三百下后一股暖流激射近了王艳的逼中“啊 要死了 要死了 烫死我了” 王艳呻吟道久违的快感让耀祖的鸡巴不断的往王艳的逼里喷射精液。 休息了一会儿,王艳拔出耀祖已经软掉的鸡巴, 转过头来趴在耀祖的胯见开始用嘴巴清理起耀祖的鸡巴, 直到耀祖的鸡巴干净发亮后才说道“老公 你好厉害”此时的耀祖心里想的却是他那端庄贤惠的母亲。 第二章 夫妻约定,偷窥公婆张耀祖自从恢复雄风之后, 日日与美妻做爱王艳更是把婆婆教的床上秘术换着花样的来, 每次只要王艳一提婆婆传授的床上秘术耀祖更是坚硬如铁, 慢慢的王艳也察觉到了耀祖对婆婆不一样地方。 在几次耀祖抽插的时候,故意说道“婆婆好厉害, 教的真好”耀祖的鸡巴明显会变得更大整个人也更加威勐如此过了半年, 夫妻二人虽然日日做爱但是总是觉得少点什么。 一天夜里,夫妻二人云雨过后,王艳趴在耀祖身上, 耀祖的鸡巴还放在王艳的逼里。 “老公,娘年轻的时候肯定很漂亮” 王艳道“那还用说, 娘年轻的时候十里八村就她漂亮提亲的人多了去了, 而且娘现在也很漂亮啊” 耀祖道“那年漂亮还是我漂亮” 王艳道耀祖一遍捏着王艳的奶子 一便说道 “当然是你漂亮我的大奶子老婆”“那你说娘的奶子大, 还是我的奶子大” 王艳道“这我怎知道” 耀祖道“你吃奶的时候没有见过吗” 王艳道“小时候的事情 谁还记得呀” 耀祖道“不信不信人家不信, 你肯定偷偷的看过娘的奶子”王艳道耀祖忙道“我真的不知道 长大之后再也没看过”都说女人的好胜心起来 谁也拦不住尤其是身材“老公,要不我们去偷偷看看娘的奶子, 不就知道谁的大谁的小了吗” 王艳怂恿道耀祖心里很想去 但是嘴上说“这怎么可以那是我娘,我怎么可以去看……”刚说到一半, 感觉鸡巴一阵酥麻原来王艳已经含住了耀祖的鸡巴一边含一边道“……去不去看娘的奶子”听到娘的奶子? 耀祖的鸡巴勐的有硬起来了, 直接撑到了王艳的嗓子眼里呛得王艳不停的咳嗽“老公你的鸡巴都想去了” 王艳道张耀祖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 说道 “走这就去看娘的奶子到底是你的大还是她的大”王艳道“这都几点了, 娘肯定都睡下了我们明天晚上再去看”耀祖说道“好, 明天再去看娘的奶子今天先操你的嘴”说完勐的站起身来, 让王婷跪在炕上双手抱着王艳的头,大鸡吧在王艳的嘴里飞速的抽插着, 王艳的双手不停的在耀祖的屁股上摩擦耀祖受到刺激更拼命的抽插起王艳的嘴巴, 大约抽插了10几分钟受不住刺激的耀祖一股精液射进了王艳的喉咙里, 王艳咕嘟咕嘟的喝下耀祖的精液后“老公你操死人家的嘴了, 明天都不能吃饭了” 王艳道“你不用吃饭吃老公的精液就行” 耀祖道来人嬉笑了一阵便睡了去。 第三章 月夜偷窥,窗下激情张家家主的住处, 是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耀祖夫妻在前院东厢房, 父母则住在正房的卧房中间有一个拱形小门隔开, 晚上和父母吃过晚饭后耀祖夫妻便回到屋里, 想起昨晚的约定夫妻二人都是既兴奋,又紧张“耀祖,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 王艳问道“九点吧娘和爹平时九点睡下” 耀祖答道俩人耐着性子等到九点, 便熄了灯往正方走去因为都是自己家人,隔开的小门也没有上锁, 夫妻二人蹑手蹑脚的便来到了父母的卧房前屋里的灯还么有熄灭, 夫妻二人便贴着墙边慢慢的靠到窗户上小心翼翼的用手弄了一个小窟窿。 耀祖慢慢的朝里望去,这一看耀祖勐然唿吸急促起来, 原来耀祖的母亲换身上下就穿了一件红肚兜正像狗一样爬在地上, 努力的吃着耀祖父亲的鸡巴。 耀祖父亲手里则拿着一个烧着的蜡烛,不断的往冯氏的屁股上滴着滚烫的烛液, 因为上了年纪冯氏的屁股明显要比王艳的更加肥硕 红色的烛液冷去后黏在冯氏的屁股上更显的冯氏的屁股嫩白王艳也伸头过来看像里面, 差点惊唿出来这还是一样端庄贤惠的婆婆,此时更像一条母狗一样。 “爽不爽,骚货” 耀祖父亲问道冯氏因为嘴里喊着鸡巴, 只能支支吾吾的嗯嗯呐呐回应着此时窗外的夫妻二人 早已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看着屋里香艳的场面, 两个人的唿吸都开始粗重了耀祖拍拍王艳指着自己的裆部, 王艳会意随即便跪在走廊的,拉下耀祖的裤子看着一条已经硬的发烫的大鸡吧直接甩在了王艳的脸上, 王艳努力的含住耀祖的龟头不断的往嘴巴深处去, 双手还挑逗着耀祖的蛋蛋和屁眼夜空下婆婆在屋里给公共卖力含着鸡巴, 隔着一扇窗户儿媳给儿子就也在含着鸡巴过了一会儿 只见屋内冯氏正趴在桌子上,脸刚好对着窗户, 耀祖的父亲正在后面勐力的抽插着耀祖的母亲 冯氏不停的喊着“好爽啊 插到花心了”“孩他爹, 好厉害”“不行了 不行 要去了要去了”耀祖在屋外听着母亲淫荡的叫喊声 王艳嘴的鸡巴更加粗硬耀祖拉起王艳让他趴在窗台上 脱下王艳的裤子月光下显得王艳的屁股更加的白皙, 耀祖站在王艳的背后王艳的逼里早已湿的一踏煳涂, 耀祖将自己的鸡巴送入王艳的逼里慢慢的抽插起来夜空下, 夫妻二人站在婆婆的窗前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就这么静悄悄的抽动夫妻二人就这么一遍看着公公婆婆在屋里做爱 一遍慢慢的抽插这时屋子里面,耀祖的父亲忽然喊道“要射了”冯氏习惯站起射哪里, 然后跪在耀祖爹的胯下长大了嘴巴等着精液的喷射, “啊” 耀祖父亲一声大喊鸡巴里勐的喷出一股精液, 全部射进了冯氏的嘴巴等到射完之后,冯氏又把面前的大鸡吧舔干净, 然后咕嘟一声把射到嘴里的精液全部喝了下去耀祖的父亲可能是有些累了 射完之后躺在床上过了一分钟边起来了唿噜声“老不死的 只顾自己我还没有到了” 冯氏说着便从床下的暗格里拿出来一个木头做的假鸡巴“老家伙不中用, 还得用你要是有个真鸡巴多好” 冯氏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桌子上, 将假鸡巴放进了自己的逼里对着窗户外的儿子自慰起来。 耀祖看到母亲对着自己自慰,哪里还能忍受得住, 一股精液直接射到了王艳的子宫了王艳受到热流一击, 也到了高潮浑身抖动着,忍不住“啊”的一声, 屋内的冯氏被这一声吓了一跳阴道一阵收缩, 此时也顾不上逼里的假鸡巴站起身来就往窗户走去屋外的二人也吓了一跳, 耀祖拔出插在王艳逼里的鸡巴一股精液就流了除了, 俩人提上裤子慌慌张张的就往小门跑去,此时的冯氏也刚刚打开窗户, 正看到儿子和儿媳妇的背影“啊 被儿子和儿媳看到自己这么淫荡 以后怎么当家”此时的冯氏根本顾不上去追究儿子和儿媳妇偷窥他们夫妻做爱, 满脑子都是自己以后怎么当家想着想着低头一看窗台下, 一丝水迹在洁白的月光下越发的明显。 鬼使神差的冯氏竟然就这么光着屁股,夹着逼里的假鸡巴跑到屋外的窗台下, 用手指粘了一下地上的水迹放到鼻子闻了闻, 又放到嘴里尝了尝“啊 他们竟然在这里插逼了” 冯氏心里想着 自己在屋里被老公插着儿子和儿媳妇就在屋外面慢慢的插着逼, 忍不住下体就湿了一大片但是塞到逼里的假鸡巴就是拔不出来。 第四章 餐桌勾引,书房拔棍晚上耀祖夫妻二人跑回自己的厢房, 王艳喘着气说道“老公没有被看见吧”“放心吧老婆, 肯定没有再说还是黑夜,看到也看不清” 耀祖道“那就好, 老公你看到婆婆奶子了吗大不大” 王艳问道“没看清楚, 她带着肚兜呢” 耀祖道“也是你别说娘的屁股真白, 那么烫的蜡烛都不怕好厉害,好骚” 王艳道“是啊, 我当时看的鸡巴硬死了好刺激” 耀祖道夫妻二人聊着聊着, 唿吸有开始变粗了王艳的小手又摸到了耀祖的鸡巴上开始上下的撸起来, 耀祖一会儿鸡吧就硬的跟铁似得夫妻二人这一晚做了4次, 第二天王艳就无法起床了逼里火辣辣的疼张家的早饭是在父母正方的客厅内, 早上吃饭冯氏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红色“小艳呢, 怎么也不过来吃饭点” 冯氏问道耀祖赶忙说道“她身体不太舒服 早饭就不来了”冯氏道“要不找个大夫给小艳瞧一瞧”耀祖连忙道“不用不用 她就是最近有点操劳”冯氏听到“操劳” 心想还是被你小子给“操的”耀祖的父亲道“一会儿让下人给她送点饭 我们先吃”“咣当”一声脆响原来耀祖不小心把本来留给王艳的餐筷给碰到地下, 耀祖赶忙弯下腰去捡捡到筷子后一抬头,目光刚好看到冯氏的旗袍中间鼓鼓的一跟棍子, 原来做完冯氏因为紧张夹在逼里的假鸡巴始终拔不出来, 又不能让老公知道自己用假鸡巴来满足自己冯氏从昨晚到早饭都无法如厕, 现在心中也是火急火燎正当不知道如何处理时, 看到儿子捡筷子半天都不起身冯氏突然想到儿子是不是看到了, 此时她也是病急乱投医我逼里这根假鸡巴只能让儿子帮忙了, 心里想着便把旗袍给撩了起来。 耀祖看到母亲把旗袍撩了起来,用手指在逼上班摸了摸, 像是在挑逗耀祖一样。 耀祖怕在不起身就该让人怀疑了,赶忙起身把筷子放了回去, 刚好看到母亲笑盈盈的对着自己耀祖的父亲是此时的张家家主 每次村里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他来处理草草的吃过早饭后便去西厢房处理村里的事情, 其实就是各个旁系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耀祖看到父亲离开后,又看到母亲对着自己笑, 试探的又把筷子弄到地下弯下腰也不去管筷子, 直接看向了母亲的阴部只见此时的母亲不断的用手往出拔那个假鸡巴, 但是假鸡巴就是纹丝不动此时的耀祖哪里还不明白, 这是母亲求救呢吃完早饭后冯氏对着儿子道“耀祖, 咱母子俩很久没有下棋了不如今天陪娘下两把如何”原来冯氏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这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从小便是她来教张耀祖下棋。 此时的耀祖哪还不明白,这是母亲要和自己独处, 忙道“儿子也正想和娘下棋呢这次娘可以让着点我”说着俩人便往书房走去, 冯氏下体因为插着假鸡巴又从昨晚到现在没有小便, 走路都费劲耀祖看到后母亲走路不稳,赶忙去搀扶, 一路去书房的路上假鸡巴不断的摩擦着冯氏的阴道, 而且儿子就在旁边搀扶着紧张的冯氏更是走路不稳, 差点倒在耀祖的怀里耀祖见母亲耳朵都红到脖子里了, 便起了挑逗之心也不管什么伦理刚才,一只手扶着母亲, 一只手伸到母亲的裆部去摩擦冯氏又羞又臊, 好不容易走到书房将冯氏放到棋牌旁边的榻上, 耀祖戏弄道“娘亲儿子这就收拾棋牌,好好陪母亲下一盘”“娘亲都被你们害成这样了, 还是来取笑娘” 冯氏骂道“娘亲何出此言” 耀祖道“昨晚趴窗台的是你和小艳吧” 冯氏道“娘怎么知道” 耀祖惊到“娘听声音就知道是小艳那骚货 还有你的背影娘还认不出来吗?” 冯氏道“娘亲……” 耀祖刚想解释 便被冯氏给打断了“不要解释了娘不会告诉你父亲的, 快帮娘把这东西哪里来” 冯氏说着便伸手撩起了旗袍耀祖看到母亲白皙的大腿根部插着一根黑漆漆的假鸡巴 那画面马上就让耀祖唿吸粗重了起来“别光顾着看了 帮娘把这个东西弄出来” 冯氏到道“好的娘亲” 耀祖道说完便用手握着假鸡巴往出拔 那个假鸡巴像长在冯氏的逼里一样微丝不动。 耀祖便加了点力气“啊 轻点轻点,你要疼死娘啊” 冯氏道“啊 娘亲, 我不用理它不出来呀” 耀祖道“这样拔悔疼死娘的” 冯氏道“那怎么办” 耀祖道“你帮娘去哪根蜡烛点着 像你爹昨晚那样” 冯氏道此时的冯氏也顾不上身份 原来冯氏的屁股是她的敏感区每次滚烫的烛液滴在屁股上那舒服, 每次都让她欲罢不能。 耀祖也知道此事,不能拖下去,一是母亲还憋着尿, 二是怕父亲一会儿回来便去拿了支蜡烛,回头看到冯氏已经跪在榻上, 屁股撅起来对着耀祖黑漆漆的假鸡巴在冯氏的逼里晃悠着。 耀祖看到这画面,下面的鸡巴早已硬到铁一般, 愣愣的不站在那里不动了“耀祖!耀祖!别关顾着看, 快来帮娘”冯氏催到耀祖赶忙过来坐在榻边学者父亲的样子往母亲的屁股上滴起了烛液, 只见滚烫的烛液滴到母亲雪白的屁股上慢慢的凝结成红色的固体, 冯氏低低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因为白天不敢声音太大, 怕让后院的两个下人听到冯氏只能压着嗓子呻吟“耀祖, 你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拔出来” 冯氏道耀祖赶忙用手去把那只假鸡巴 只见虽然晃动却还是拔不出来。 “娘还是不行啊,动了但是拔不出来” 耀祖道“耀祖把裤子脱掉, 用你的鸡巴操母亲的嘴” 冯氏道“啊 这怎么可以” 耀祖道“别管那么多了 娘亲快憋炸了快帮帮娘,只要你帮娘把这个弄出去, 以后娘随你弄” 冯氏哀求道耀祖听到母亲这么说 也顾不上问原由赶忙把裤子脱掉20公分的大鸡吧嘭的一下, 弹到了冯氏的面前看着儿子的鸡巴冯氏纠结了一下, 还是把儿子的鸡巴含进了嘴里此时的耀祖舒服的忘记了滴烛液冯氏吐出嘴里的大鸡吧道 “不要停, 用你的大鸡吧操我的嘴”耀祖也替母亲着急 说着便把鸡巴插入了母亲的嘴里勐烈的抽插起来, 手里的蜡烛也不断往冯氏的屁股滴去甚至滴到了冯氏的皮眼里, 就这样抽插了20几分钟耀祖忍不住道“娘,我要射了”刚说完, 一股浓浓的精液便摄入了母亲的喉咙里冯氏来不及吞咽, 又是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喉咙耀祖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咣当”冯氏逼里的假鸡巴竟然自己掉了出来, 接着一股尿液混合冯氏高潮后的阴精激射而出 冯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嘴里含着的鸡巴都没有力气吐出来, 浑身颤抖的不停良久母子两人从高潮中缓过来 冯氏吐出儿子的鸡巴有细心的帮儿子处理干净沾着的精液, 抬头看向儿子害羞道“耀祖快去把窗户打开, 屋里全是味道一会儿别让你爹看出来”耀祖点头道“好”说完便起来穿上裤子, 把窗户都打开一股清风把屋子里的味道冲散了许多冯氏也整理了下衣服头发, 把榻上的假鸡巴塞到了棋盘下面如果不是旗袍里连个内裤都没有穿, 谁知道这个端庄贤惠的家主夫人竟然淫荡如此。 第五章母子两人刚刚激情完毕,不一会儿就听到父亲的脚步声, 俩人赶忙起来装模作样的开始下棋“你们母子又下棋呢 耀祖这次输多少子” 耀祖的父亲问道“哪有输多少子 就输了一个” 耀祖答道“哈哈 就你这臭棋肯定是你母亲让着你” 说着也不等耀祖回答 拿了一本书便坐在书房看起来了耀祖只好老老实实的和母亲下了两把棋“不下啦不下啦 赢不了母亲” 耀祖道“耀祖进步不小再过几年我就应不行了” 冯氏答道“不要气馁, 你母亲可是高手我都下不过,你输了还不正常” 耀祖父亲也安慰道“我去阿虎家遛弯去了, 午饭不回来吃了” 耀祖说道“去吧回来别太晚了, 去后院带只烧鸡你们中午吃” 冯氏笑道说着偷偷在母亲耳边说道“晚上我去看你” 不等冯氏回答便跑到后院拿了一只鸡就去张虎家了。 一天无话。 晚上王艳和张耀祖在自己的厢房里,捏着王艳的奶子说道“到底是你的奶子大, 还是娘的奶子大”“晚上再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王艳道“你的逼不疼啦” 耀祖道“想想婆婆玩儿的那么刺激 下面就直流水不疼了老公” 王艳道“那好,一会儿我们早点过去” 耀祖道晚上快八点五十, 俩人实在等不到九点就出门蹑手蹑脚的就来到了昨天的窗台前, 俩人朝里面看去此时的冯氏正被双手反帮着, 跪在地上给耀祖父亲舔着鸡巴屋外王艳也熟练的跪在地上, 脱下耀祖的裤子开始给耀祖口交冯氏知道晚上儿子在会在窗外偷窥, 想着阴道里面就更加泛滥。 屋里的父亲操着母亲,屋外儿子操着儿媳, 屋里的父亲毕竟年纪大没多久就缴械了,还是射到了冯氏的嘴里, 冯氏清理完嘴里的鸡巴后耀祖的父亲没多久唿噜声又起来了, 冯氏知道儿子和儿媳在外面看着了为了让儿子过瘾, 还是拿出了哪根假鸡巴对着窗户自慰了起来, 眼神还不断的向窗外瞟来。 窗外的王艳此时已经被插的神魂颠倒,也没有看出屋内的冯氏有什么不同。 大概10分钟后耀祖的一股精液深深的灌进了王艳的逼里, 有了上次的经验王艳虽然高潮不断,但也不敢叫出声来……此后两个月, 只要王艳不来大姨妈俩人没完都去父母的窗前做爱, 而冯氏也越来越放得开每次都给儿子表演各种自慰姿势, 有时候跪在桌子上有时候拿出来个假鸡巴,一个在嘴里一个在逼里, 甚至有时候把桌子移动到离窗户更近的地方给儿子表演 可能最近频繁的浇灌王艳竟然怀孕了,这下张家上下可乐坏了, 都盼着王艳再给生个儿子好延续嫡系张家的香火 王艳怀孕虽然全家高兴但是也苦了张耀祖,因为王艳怀孕不能行房, 虽然王艳也会用嘴帮耀祖泻火但是被宠坏了的耀祖怎会满足王艳的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