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次的酒后口角冲突,我将一起吃饭的友人打成了残废, 当时我才25岁在狱中关七年终于重获自由。 很久没有回到家中刚要踏进家门,父母亲早已准备好火炉要给我去去霉运我内心充满喜悦, 给了他们老人家一个拥抱。 「爸、妈,我不孝, 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做人」爸、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 「怎么没看见弟弟呢?」妈: 「你弟弟和你弟媳知道你要回来, 特地出去买菜 打算今天晚上好好吃顿团圆饭」爸: 「来, 先吃掉这碗猪脚面缐你妈今天起了个大早准备的」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七年过去了成天关在寝室内,久久不曾唿吸这自由地空气, 也没有好好吃顿饭。 终于给我出来了。 「爸、妈,我们回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唿喊着。 「路上车很多,正好碰上塞车才回来晚了」一位长发披肩、皮肤白皙, 面容姣好的女子走进家门「哥,你回来了」我弟弟孟伟走在那名女子身后, 我被眼前这位女子深深吸引住目光。 「是阿,孟伟, 好久不见了」孟伟: 「羽晴, 这位就是我大哥 你们今天应该第一次见面吧」羽晴: 「大伯你好, 我是羽晴 常常有听见孟伟提到你」我: 「前阵子你们结婚时, 孟伟有拿你们婚纱照给我看想不到这小子, 竟然娶了如此美丽的老婆」孟伟: 「我们结婚时没办法请大哥喝喜酒, 今晚做弟弟的一定好好款待你」妈: 「是阿 是阿好多年没有一起吃顿团圆饭了,今晚是该庆祝庆祝」晚餐在饭桌上, 大家聊得很开怀回想入狱前在家吃饭,都跟弟弟抢着夹菜, 七年不见了原本四人的饭桌,多了弟妹羽晴的加入, 不像从前与弟弟抢菜这回大家恭恭敬敬地吃饭, 饭桌上有说有笑虽然很多话想对父母说,但, 因为饭桌上多了一位美人所以我的目光焦点几乎都聚焦在她身上。 妈: 「你嚐嚐这块肉,这到是羽晴的拿手菜, 看看口味如何」我: 「弟妹气质出众 想不到还做了一手好菜」羽晴: 「大哥真会说话, 谢谢」羽晴见我夸她两句起身夹了两道菜到我的碗里。 「大伯也吃吃这道吧」我: 「好, 谢谢」爸: 「美女夹的菜, 看看有没有比较好吃」全家人和乐融融地大笑。 晚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回家,或者因为重获自由太过兴奋,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起身想到客厅喝杯水、看电视, 正巧经过浴室发现浴室的灯亮着,浴室内,透过门缝传来浓郁的香气, 还有些微的歌声这使我停下脚步,心想该不会是羽晴在洗澡吧, 假如是的话真给我赚到了,今天一整天都给这小女孩、小弟妹搞得我魂不守舍,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心跳加速,害怕家中其他人经过, 我小心翼翼地趴在门缝边望着里面看,果然, 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映入眼帘水蛇般的细腰是男人都想环抱的腰身, 我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不自觉地下半身充血发烫, 虽然她是我弟妹但怎么说也是个女人,七年来不曾碰过女人, 就只能靠双手解决一切需求我的理智压抑住满腔的慾火,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我要重新做人,不能再走错路。 见到羽晴准备要出来了,我赶紧走到客厅中, 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 羽晴: 「大伯, 还没睡阿?」我: 「可能还不适应自由之身, 太兴奋了点睡不着」羽晴刚洗完澡出来,只批着一件浴巾在身上, 一双修长的美腿就展露在我面前微湿的长发披散在羽晴美背上, 看起来格外性感此时我下身已经坚硬无比,很想一把将她扑倒, 然后蹂躏她、摧残她。 羽晴: 「那要不要来杯咖啡?」我: 「嗯, 麻烦你了」羽晴: 「不会正好我也要等头发干点才吹」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羽晴看, 假如可以跟她来上一炮不知该有多好,可惜了她是我的弟妹, 倘若是外人我铁定要将她征服,泄一泄我七年来的性慾。 羽晴: 「大伯,来, 这杯你的」我: 「谢谢你, 好香阿」羽晴: 「嗯对呀, 这咖啡是孟伟最爱的」我: 「咖啡很香, 你也很香」羽晴微笑看看我。 羽晴坐了下来,也拿起一杯咖啡坐在我对面喝。 羽晴: 「大伯之后有什么打算?」我: 「明天我可能要进城找个朋友, 看看有没有工作可以做」羽晴: 「那正好 明天大伯可以跟我一起出门 我顺便带你走一趟进城的路缐」我: 「这样会不会麻烦你了?」羽晴: 「不会阿, 我正好每天上班都要搭车 明天顺便带你走一遍」我: 「嗯, 谢谢你孟伟娶到你可真福气」羽晴曲着双腿, 批着一件浴巾就坐在我的对面有几个男人可以像这样被引诱的?我两眼盯着她那雪白的双退看, 看的羽晴有些不自在 羽晴: 「大伯,我先去睡了, 早些休息」我: 「嗯」见羽晴进房以后我跑进了浴室, 浴室内还留有羽晴沐浴后残留的香气我拿起了在洗衣篮内的衣物, 一件贴身的黑色蕾丝内裤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上面有淡淡的汗水味以及淡淡的尿骚味、阴道分泌物的腥臭味, 闻到这味道十分地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心跳加速、下身快速充血, 我拿起了羽晴的内裤就在老二上套弄,不时还将其拿起闻嗅一番。 太美妙了,羽晴的气味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套弄了十多分锺后我将大量的精液就喷洒在羽晴的内裤上, 之后便回房睡觉。 隔天一早,我便随着羽晴出门,羽晴在城内的百货公司当化妆品柜姐, 身穿一件迷你裙和长靴搭配一件黑色薄外套, 外型时髦亮眼沿路上羽晴对我介绍着各个景物, 这些地方其实我从前都知道只是太久没回来了, 搭上公车起初虽然没有座位,但站着的人也不会太多, 空间也还算充裕慢慢的,一站、两站、三站, 上车的人愈来愈多我跟羽晴被挤在一块,我站在羽晴的背后, 不时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这气味真好, 随着上车的人数增加公车司机似乎还想让更多的人上车, 不断地要求我们再挤进去点最后,羽晴几乎跟我完全的贴着, 她的臀部就贴在我的老二上。 公车司机: 「麻烦再往里面挤一些, 还有人要上车」羽晴: 「公车司机真讨厌, 都要没位置了还要载人」我: 「是阿」其实我心里得意的很 这样羽晴跟我只隔着一件衣服。 羽晴: 「我都要没地方可以扶了」我: 「不然你靠着我吧, 我一手抓紧你 这样比较稳」羽晴: 「谢谢」随着公车的走走停停、转弯煞车等等, 羽晴的臀部也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老二此时我的下体已经充血, 就顺势抵在羽晴的股沟中间我相信羽晴一定也有感受到, 感受到我的老二已经顶在她的臀部上只见她脸颊红润, 似乎不太敢直视我由于我刚刚跟她说,我要一手抓紧她, 所以我就悄悄地将手扶着她的腰并且施加压力, 让她完全地贴紧我随着车子的不断摇晃,我假藉是因为站不稳, 而利用羽晴的股沟得到快感过了十几分锺以后, 我感觉体内的精液快要射出了我索性干脆将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下, 露出龟头部分然后稍微蹲低,让我的老二被罩进羽晴的迷你裙内, 接着一股磙烫的精液瞬间喷出就洒在羽晴的大腿内侧。 羽晴: 「啊,,大伯,,你在做什么?」我还在享受高潮后的馀兴, 手就大胆的抚摸着羽晴的大腿好滑,太舒服了。 羽晴: 「大伯,,别这样。 」我: 「对不起,,一时忍不住。 」下车以后,羽晴快步离去,连转身跟我打招唿都没有, 就连忙赶去上班。 经过早上这么一闹,我对羽晴的身体愈来愈感兴趣, 虽然这么做有些变态但我还真想看看羽晴在床上的表现如何, 中午找完朋友以后我来到了电材行,买了一组可以无缐传输, 又可收音的针孔回家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弟弟、弟妹的房间, 找了一处最容易遮蔽、又可对准床的位置之后又拿了她们的备份钥匙去锁店打了一把, 就回到了客厅看电视大约晚上十一点多,见弟妹回房就寝以后, 我便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测试了一会下午安装的针孔, 果然效果十分良好,并且看见弟弟正在爱抚羽晴, 心想有好戏可看了我将声音开大,准备要幻想着羽晴套弄着自己老二。 羽晴: 「保险套带起来吧」孟伟: 「知道, 知道,, 老婆大人」羽晴: 「等你升值之前, 我们都不可以有小孩」孟伟: 「好好,好, , 不过偶尔也该让我试试不带套的感觉啊」羽晴: 「想的美, , 升值再说」孟伟: 「人家都说不太套很舒服, 你都不愿让我试试」羽晴: 「不然不做啰」孟伟: 「带套就带套 这不就依你了来吧,累了一天,终于可以让我好好享受一下」透过银幕, 羽晴就在我眼前挨操多么希望在她身后操着她的人是我, 孟伟从背后不停地规律抽动着羽晴。 羽晴: 「啊,啊,嗯,嗯,,啊,啊,嗯嗯嗯, 嗯嗯嗯啊,啊,啊, 」孟伟: 「啊,啊, 老婆 你真美」羽晴: 「这当然的,还用说, 嗯嗯,啊啊,嗯嗯,啊」孟伟的抽动速度愈来愈快, 最后大力地顶了五六下感觉得出来他射精了, 接着就将老二拔出。 孟伟: 「好舒服,老婆辛苦了」而我在银幕前, 也不断回想今天早上利用羽晴屁股发泄的乐事 过了不久也跟着射出孟伟和羽晴简单擦拭以后穿好衣物也相拥而睡。 羽晴: 「老公, 大哥一直都会跟我们住吗?」孟伟: 「应该会吧, 这是他的家阿」羽晴: 「喔。 」孟伟: 「怎了吗?」羽晴: 「没事, 只是家里多一个男人很不习惯」孟伟: 「怕他把你吃了不成」羽晴打了孟伟一下 「我就不信你舍得」孟伟: 「说笑的怎么可能把你让别人那个, 你说是嘛?」「讨厌没一句正经的」,羽晴亲吻了孟伟。 连续三、四个礼拜,我就依循着前方的模式, 用羽晴的内裤、观赏着弟弟与弟媳的恩爱过程、还有偶尔上班和羽晴一起搭公车进城 来感受我这位美人弟妹带来的精神、情慾满足。 晚餐时间, 孟伟: 「爸、妈,我下个星期要出差, 要去美国两个礼拜考察」妈: 「自己要照顾身子 不要感冒、受伤了」孟伟: 「知道了」我: 「要去这么久啊」孟伟: 「是阿 哥 家里麻烦你照顾了」我: 「这当然没问题」我心想: 「这真是大好的机会, 我连你老婆也要照顾照顾」.于是隔天我透过朋友的帮忙之下, 拿到了所谓的迷奸药丸现在就只要等孟伟一出国, 我就马上对她老婆下手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 羽晴的那双美腿让我垂涎已久那是一双任何男人皆想分开的双腿, 又细、又白男人们看见如此货色,无不想感受这双修长美腿, 在自己腰际间疯狂缠斗、挣扎、感受着女孩的生命力。 今天就是孟伟要出差的日子了,我每天都盼着这天的到来, 说也可笑我居然为了要奸淫自己的弟妹,而期待着弟弟早日出国, 没办法这只能怪他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太太, 让我内心产生熊熊慾火。 我知道羽晴睡前都会喝大量的开水,女人嘛, 多喝水可以使得皮肤更好但这点却让我抓住机会对她下药, 羽晴习惯在睡前用自己的保温瓶装一壶开水然后带入房中慢慢喝, 抓准这点趁着羽晴洗澡之际,我悄悄的潜入她房中, 拿起了她的保温瓶瓶中还有半瓶水,我就给她掺了事先磨好的粉状迷药。 我回到了房间看着针孔摄影机拍到的画面,羽晴果然睡前大口大口的喝保温瓶内的白开水, 「喝吧喝吧,大口地喝吧,快将它喝完」,我心里难掩着兴奋, 这小弟妹就快臣服于我的胯下看着羽晴安稳地上床睡觉, 大约过了半小时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弟弟房门口。 「叩叩叩,叩叩叩,羽晴,你睡了吗?叩叩叩, 羽晴。 」我试探性地叫着,见羽晴没有反应,我心跳加速、血液开始沸腾,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锁匙轻轻的打开房门,悄悄地爬上了床, 昏暗的灯光打在羽晴俏丽的脸庞上我仔细欣赏着眼前美丽的五官, 近身深唿吸了一口这气味真香,我托起了羽晴的下巴, 嘴马上凑上前去轻轻地咬了她的唇,接着对她两颊施点力量, 好让她的嘴张开我贴上前去吸允着她的香舌, 很滑、很软的舌头我的舌不断的在她口中打转, 感受着羽晴香甜的唾液。 我亲吻着她,双手慢慢地将她的衣物脱去,想不到平时只能暗中偷窥的弟妹, 就活生生的躺在我的面前并且可以任意抚摸、亲吻。 回想着数个礼拜之前,曾经隔着衣物猥亵弟妹, 当时在公车上就是利用她的臀部来帮我出火, 现在她已经毫无遮蔽地崭露在我面前,我捏揉着羽晴的双臀, 当初就是这两块美肉让我泄慾的我亲吻了她的臀部, 并轻轻咬了一下真是诱人,我想差不多了,我的老二已经在向我提出抗议, 他想找个洞钻七年没碰过女人了,想不道出狱后第一个女人就是我弟妹羽晴, 我抚摸着她洁白的美腿欣赏着这双平时只能看的洁白美腿, 真是光滑、细致有多少男人看见她,想感受这双腿在自己腰际间晃动, 我贪婪地亲吻她、抚摸她感受着她的完美,之后将她修长的双腿呈M字型张开, 并将大毛巾铺在羽晴屁股下面让我的肉棒前端龟头抵着阴唇, 此时的我并没有戴保险套,回想到弟弟曾经对弟妹说, 他也想试试不带套的感觉但被弟妹拒绝了,所以我今天要来嚐嚐弟弟没法享受的滋味, 我将老二慢慢的滑入她温暖的阴道中。 「噢,,,太舒服了!」我的肉棒正插在羽晴的阴道中, 我忘情的叫出来。 我摆动的臀部,双手捏揉她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 羽晴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羽晴的下体磨擦着, 啪…………啪……………啪……的作响。 羽晴口中吐出一口气。 「啊,啊,嗯嗯!」渐渐的羽晴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叫了起来。 胸部上的乳房,也随着我腰部的摆动,像画圈圈的上下摇动。 我的肉棒抽插在这美丽女子的肉穴中,只见羽晴此时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 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肉洞内充满了湿热的液体。 「孟伟,阿,轻点。 」羽晴口中细声地叫着,看来弟妹是把我当成了弟弟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了, 我将肉棒插入弟妹阴道直抵子宫!然后就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 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 我被羽晴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 而她则是无觉地沈醉在被干的快感当中。 阴道异常的收缩,她的阴道夹的我好舒服,子宫紧咬着我的龟头不放, 使我抽不出来。 羽晴身体一紧,好像抽筋一样。 「啊!我死了」在弟妹的阴道内射出了磙热炙烫的阴精, 我感到龟头一烫脑筋一片空白,我身体一阵抽慉下, 我把羽晴紧紧的抱住我将我的肉棒尽量的挺入她阴道里面的最深处, 下体一股热精直射进入弟妹的子宫。 我全身放松的趴在羽晴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上, 气喘嘘嘘闭着眼睛休息。 过了一会。 等我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 我居然奸了弟妹两个小时。 啊!绝对不能让她知道,当时我只想等精液流出后擦干净, 而弟妹那迷人光滑的阴部被我奸的阴唇和阴道都淤淤红红的。 当我看到自已乳白色的精液慢慢地从弟妹阴道里流出来时, 真是激动不已!我拿出相机给她拍了几张裸照 以备将来需要用到。 清理完精液之后,我把羽晴的衣服穿回去,替她把被子盖好, 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还回味着奸羽晴的阴穴的情形。 经过那天晚上得逞之后,一连四天的晚上,我都故技重施, 也都满足地享用了羽晴迷人的肉体。 直到第五天,我依然看见羽晴将我掺有迷药的水喝下, 潜入她房内以后我一样一手拖起她的下巴,准备来嚐嚐她香甜的舌头, 想不到我刚亲吻到她的嘴唇时一个巴掌便往我脸上一挥, 然后我感觉到下体一麻羽晴的脚狠狠地往我老二上招唿, 这使我痛不欲生我抱着下体,另一手掐住羽晴的脖子。 我: 「你怎么醒着?」羽晴: 「你这禽兽, 这几天都对我做什么?」羽晴眼神中流露恐惧 泪水已经落下。 我: 「你没喝保温瓶内的水?」羽晴: 「我看见你在里面掺东西, 便将它倒掉了」我: 「好样的软的你不吃, 你要来硬的 不要怪我了」羽晴: 「不要这样, 大伯我是你弟妹, 」我: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你就好好配合」羽晴: 「放开我别这样, 」我: 「醒着也好 别有一番风味」羽晴: 「拜托你, 不要这样阿。 」我: 「就怪你长太美了,让我发泄一下就好」我亲吻她的小嘴, 她极力把我推开无奈气力没我大,我肆意吻她的红唇, 她紧闭着不肯让我的舌头攻入。 我的手在她腰臀部位搓揉,身体紧压两团丰乳, 虽然隔在睡衣仍感到双乳的灼热,我力攻之下终于打开缺口, 舌头在她氛芳小嘴内打转搅动热吻着,吸吮着丁香小舌, 她顶着我的手终于开始软弱下来慢慢地轻拥着我的腰。 我知道,这次要尽快动作,稍一迟疑,这美人神志清醒便会失手的。 热烈的吻先把羽晴融化,我双手当然不会闲着, 一手紧握羽晴的美臀手指有节奏在马眼与阴核间挤压, 另一只手抱紧她的蛮腰手指在乳边抚摸,老二热唿唿硬乓乓磨擦她的小穴。 羽晴开始迎合我的节拍,纤腰在扭动,丰胸在磨擦, 为免夜长梦多我把钢般坚硬的大阳具,青根尽现的大力向前冲, 湿漉漉的小穴被越顶越湿越顶越滑潺潺,我弓身向上一顶, 终于插入水滴滴的蜜穴。 羽晴闷哼一声,我己插入了一半,到现在我才松一口气, 知道天鹅肉己在口里。 羽晴: 「大伯,拜托你,带避孕套,求求你」我不理会她的要求, 要是带保险套的瞬间又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我倒手的美肉不就飞了。 我立刻把她身上所有衣服极速脱光,把她一双修长美腿盆在肩上, 大阳具一插到底淫慾水花四溢,蜜穴紧而非常温暖, 我边吻着她边把全身重量聚在耻骨处,紧压着羽晴的私处顺时锺磨了起来, 羽晴紧紧抱住我。 嘴里「唔……唔……」的哼着。 「嗯……嗯……啊……」弟妹的呻吟总是如此含蓄, 我双手撑起身体用着三浅一深的方式肏着她。 小穴在我刚刚磨的时候已流了一堆淫水出来, 整个阴道内非常滑润肉棒干着又热又紧的小穴, 全身舒爽不已。 我把她翻过身成为我最爱的背后式,此时我一边肏着她, 一边伸手去搓揉阴蒂。 这招果然使得她美感连连,呻吟节奏乱了序, 淫声如泣如诉的哼着下半身翘起来迎合我的抽送。 我双手改为扶住她的腰,开始狂肏起来,干得羽晴香汗淋漓, 「嗯嗯啊啊」地叫着我再把她翻过身,擡高双腿再抽送个4、50下, 忍受不住地将精液射入了她阴道深处。 羽晴被我的精液一喷,花心一阵酸麻,也达到了一次的高潮。 我们两人同时瘫倒在床上,我的鸡巴继续在羽晴的阴道里泡着, 不想拿出来泡在里面实在太舒服了。 过了大半个时辰,我放开了羽晴。 高潮过后的羽晴浑身酥软,根本没有了逃走的力气。 我: 「羽晴,你实在太美了, 给孟伟一个人享受太不公平了」羽晴: 「怎么,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 「生米煮成熟饭了, 以后就好好享受吧」羽晴: 「大伯请你出去, 我不想见到你」我走上前去用力的吸允了她的胸部, 并在胸口留下了草莓印记。 我: 「以后就一家亲了,孟伟不在, 我就好好照顾你」羽晴的日记内容: 自从被大伯强奸以后, 我知道他仍在回味那一刻的情景微笑着伏低前身, 让我屁股翘得更高他大声嚷着,就像发情的野兽般勐干着我。 当时的我,疯狂的喊叫着「天啊!啊…」他的鸡巴直抵我的子宫, 让我有着头晕眼花的感觉「啊啊……啊……」他勐烈的插入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只能发出垂死的呐喊。 大伯紧紧地抱着我的腰,他插得越来越勐、越来越深, 每一次他都将鸡巴全根尽没地插入我的穴中。 他的身体非常强壮,几乎像要把我举起来般擡起我的身体并重重地压下, 我的屁股激烈地撞击着他的胯骨每次碰撞都使得我全身直抖。 我从没有跟这么强的对手干过,他粗鲁的冲刺让我的双腿之间隐隐作痛, 但是体内快乐的冲击却让我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会不会受伤的问题。 没有给孟伟以外的男人干过,所以我的小穴很不习惯被这种大家伙操, 就在他每一次努力地刺入再抽出时我的阴户总是马上便紧闭起来。 我感到我那里热辣辣的像有把火在燃烧着,甚至觉得连阴唇都肿了起来, 好像被操伤了就算是我破处的那一次,我也没有这么疼痛过, 但这次并不单纯是痛还夹杂着其它的感觉,乱伦的刺激, 我很喜欢被这样凶勐地干着。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到过会被插伤,但也许这是一件好事。 我随着他的抽送而呻吟着: 「噢…,嗯…啊……好痛……啊……噢……」我一只手从胯下伸过去摸着他的蛋蛋并狠狠地挤压着, 乞求着他对我温柔些一些。 在那次迷奸羽晴被发现以后,我很自然的常趁孟伟出差不在时, 潜入他的房中奸淫享受着她的美妻。 打从一开始的不愿意,转变到后来,羽晴也愿意替我口交, 不时我还常常将她带到汽车旅馆,然后两人尽情疯狂地做爱, 这么做虽然禽兽不如但有如此美丽的弟妹,谁又能把持的住?「孟伟, 我对不起你就怪你媳妇太美了,我一时地冲动才铸下这场乱伦的悲剧」「阿, 大伯轻点,轻点,好痛阿,嗯,嗯,阿阿,」「羽晴, 羽晴亲爱的弟妹,我,我要射了,要射了,」看着羽晴高潮后的神情, 让我无法自拔一次又一次的与她做爱,她俨然成为了我的女友, 偷情的快感乱伦的刺激,深深地使我血液沸腾, 又一次疯狂的做爱后。 我: 「羽晴,我要射了,我要射了,」一股磙烫的精液又射在羽晴的体内。 羽晴: 「我都不准孟伟不带避孕套与我做爱, 你却三番两次对我内射 你这样对得起你弟弟喔?」我: 「我射精给你, 假如怀孕了孩子有两个爸爸可以照顾,如果是孟伟的孩子, 就只有一个爸爸呢」羽晴: 「要你弟弟帮你养孩子 真是名正言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