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在哪里?「警告!警告!动力舱燃料剩余不到百分之五, 请及时补充请及时补充。 」「真的就找不到其他可以提供能量的燃料了吗?」「把整艘飞行船都找遍了, 确实没有其他燃料。 」「混蛋,明明出发的时候备足了一亿光年的用量, 现在不过是走了三十万光年怎么会这么快用光掉。 」「这……船长您难道忘了吗?」「什么?」「我们出发没多久就在快乐星球降落, 您找了三个快乐星球最漂亮的女孩作陪每天吃的都是高级料理, 还让那些女孩带着您逛街消费钱都是从我们的光子聚变核能量里付掉的。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啊。 」「后来我们还路过快活行星、游戏星球、巨乳星球、美丽萝莉星球、甚至还有女儿国星球……这些地方我们每次都是逗留了一年以上, 加起来就把核能量花的差不多了。 」「额,是、嘿嘿,是这样子的吗?我都忘了, 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哈哈哈哈。 」「……」「那现在怎么办,迪巴拉, 还有多少能量。 」「飞船剩余能量为百分之一,请尽快补充、请尽快补充, 否则飞船即将失去控制。 」「只有百分之一了!」「波比船长请尽快乘坐急救舱逃离吧。 」「急救舱!对啊,我们还有急救舱!大家快坐上去先逃到某个星球上再说, 后面再联系总部的人来救援我们怎么了?你们怎么不说话。 」「船长,急救舱只剩下一颗了。 」「一颗?不是准备好了,每人一艘吗?」「因为后来你说『这种东西放着也没用, 还占用这么大的地方干脆卖掉买酒喝了好了。 』就是这样,现在只剩下一艘了。 」「额,这、这……我到底都干了什么蠢事。 」「危险警告、危险警告,飞船能量即将用完, 飞船即将失控。 」「没时间了,船长快走吧。 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还有希望能找到适合我们好色星人的新家园。 」「……好的,各位,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我走了。 你们怎么又这样看着我,不要哭,我会完成使命的, 再见各位!」「船长刚才真的有为我们伤心吗 看他的样子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 」「好像是的……」「急救舱启动, 即将脱离帕帕拉飞船母体倒计时还有五秒,五、四、三、二、一, 发射!」 这艘承载着所有帕帕拉飞船上的好色星人美好祝愿的圆形急救舱就这么飘荡在了宇宙中 波比进入舱内后开启了生命节能装置进入了休眠状态, 在急救舱自动找到适合生存的星球降落以前 他会一直这么睡下去。 「喂、喂、喂,老公,老公他醒了,你快来。 」「来了、来了,终于醒了吗?」波比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是一男一女站在他的面前,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在那样的地方被抛弃还能活下来真是太走运了。 」田茜茜补充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家住在哪里是跟家里人走丢了吗?为什么会在那样的山里?」「你这样一下子问他这么多问题, 他要怎么回答啊你这样会吓到人家啦。 好了,乖,小朋友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呀。 」波比一脸茫然地看着王承石, 心里想着: 「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两个外星人又是谁?」「老公你说这个孩子会不会是哑巴呀 所以他的父母才把他丢弃掉的。 这下可糟了,他要是不会说话,我们要怎么找到他的父母呀。 」「别急别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什么东西是他父母留给他的。 」王承石举着手就开始在波比的身上摸来摸去地翻找, 波比从来没有受到过男人的抚摸这一下子鸡皮疙瘩都起来, 大叫着: 「喂!快给我住手你们是什么人!」却发现话到喉咙竟然吐不出来, 每一个字都异常地费劲才能说出来而且发音还既不标准。 波比大吃一惊,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不会说话了, 感觉跟小孩子一样他举起自己的双手,再看看双脚才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变得跟小孩子一样又小又短, 他这时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两个人口中的小朋友一直是在叫的自己。 「老公、老公!你听到没有,他会说话, 他刚才在说话哎太好了。 」「是哦,我也有听到,还以为他不会说话呢, 这样一来的话有可能是吓着了我们先让他休息一会, 等会喂他吃点东西再看看。 」王承石和田茜茜离开了房间,只留下波比一个人呆着。 波比将自己前前后后的事情反复回想了几遍, 他只记得自己乘坐的那艘飞船出了事故自己无奈之下听从了属下们的建议乘坐急救舱逃离了飞船, 上了飞船之后他就开启了生命保护装置尽量长地延长自己的生命时间, 到他醒来就已经是刚才的那个样子了。 「我来到这个星球肯定是急救舱把我送过来的, 但我应该在舱里醒来才对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 」波比看着自己的那小手小脚无比的郁闷, 「竟然变得这么小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好歹我也是成年很久了, 现在竟然又让我做小孩子。 」一直到田茜茜回来波比还是没能想明白这里面的经过, 「来宝宝乖,吃饭饭了,这是姐姐专门煮给你的南瓜粥, 哎呀真是还丢脸在这么可爱的孩子面前竟然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 不过善意的谎言他一定是能谅解的。 」波比就这么被这个陌生的女人一口一口地喂着, 他这时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可真算的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尖尖的瓜子脸、雪白嫩滑的皮肤嘴唇是这么的性格诱惑, 还有这甜美的笑容最要命的是这让人喷血的巨乳, 这样的女人要是换成了在别的星球接待客人的话 一天就不知道要花掉多少的核能量才能换到。 「你怎么在发呆啊,快吃饭,多吃一点。 欸?你在看什么。 」田茜茜顺着波比的眼神低头往下一看, 「哎呀原来你在看姐姐的胸部,真是羞死人了。 你是不是还没有断奶啊,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差不多断奶了吧, 不过我也不知道因为姐姐还没有生过孩子呢。 」「内内、内内,喝内内、我要喝内内。 」「什么!刚才是你在说话吗,宝贝你说话了, 太好了你会说话真是太好了了。 」在田茜茜回来之前波比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自己究竟为什么变成了小孩这件事还要再慢慢追查下去 眼下最紧急的任务就是给总部发求救信号请求支援, 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做不到的连出门走路都费劲, 那么他只有先取得刚才那两个人的信任到时候控制住了他们再让他们带着自己去找急救舱才行。 现在波比就是在实行他的第一步计划,取得田茜茜的信任, 让她相信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这样自己才能找到机会离开这里。 「你是要喝奶奶是不是,可是姐姐还没有生过孩子, 没有奶奶可以给你喝我去泡牛奶给你喝好不好, 很快的你等等我马上回来。 老公、老公!」田茜茜欢快地跳着跑了出去。 「真是愚蠢呢,这么简单就被本船长给骗了。 」房门没多久就又被推开了,这回是田茜茜和王承石一起进来的, 「宝贝你要喝奶是吗你说给叔叔听听,阿姨说你说的很清楚, 来说说看。 」「去你的,你才是阿姨呢,人家可是姐姐。 你去当你的叔叔吧。 宝宝咱们不理他,姐姐把牛奶冲好了,你多喝点。 」田茜茜一手抱起波比一手拿着奶瓶喂他, 波比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眼巴巴地盯着奶瓶 吸着奶嘴大口大口地喝起了奶「老公你看他喝奶的样子多可爱, 好可爱哦。 」田茜茜不断地逗弄着怀里的波比,她对这个新来的小家伙简直是爱不释手, 而波比呢一边假装喝奶喝的起劲一边又透过田茜茜衣服的领口死命地往她的那深不见底的乳沟看去。 「是啊,不过到时候找到了他的父母还是要给人家送回去的。 」「那万一找不着呢。 」「这、这……」「我是说万一,万一找不到他的父母, 或者他的父母躲着我们不来认他我们要怎么办。 」「那到时候只能是送到孤儿院去了。 」「孤儿院!不行!不行!怎么能送到孤儿院去呢。 你太残忍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嘛,我只是说了其中的一种办法, 又没说一定是送到孤儿院去。 」「不如,我们养他吧。 」「我们来养?」「对啊,有什么不可以, 等我们生了孩子他就有一个哥哥照顾他了。 你想想一个哥哥带着弟弟,多么美好的画面。 」「嗯好了,到时候再说吧,我们现在还是先赶紧找找孩子的亲生父母吧。 」「哎呀,那里不能抓的,你好色噢,老公他抓人家的胸部。 好色哦。 」「这小鬼长大了可不得了。 」「哼,说不定你小时候比他还色呢,还有脸说人家, 大色狼。 」王承石翻了个白眼,无奈地摊摊手。 「王小宝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有本事你就不要回家吃饭。 」今年的王小宝已经快十岁了,这是他来到这个叫地球的星球的第十年,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一个成年人退化成了一个小孩子 但好在身体没有越变越小到了十岁的时候他已经差不多有一米三的个子了。 「勒勒勒,来抓我呀,来呀。 」王小宝一转头就撞上了一个白色影子的东西上面去, 「是不是又不乖了惹妈妈生气了是不是。 」下班回家的王承石一开门就给王小宝撞了个正着, 王小宝撞了一下以后跌坐在了地上揉着自己的屁股, 「才没有呢我、我只是、只是锻炼身体,跑跑步。 」「行,那爸爸就跟你一起锻炼,不过咱们要先去找妈妈, 让她跟着咱们一起锻炼锻炼身体。 」「不不,不行,放开我、放开我。 」知子莫若父,王承石一看就知道又是这个小鬼惹祸了, 一手横抱起了他直接往屋里走去。 「你看看,我新买的口红,他竟然拿去在纸上画画, 现在全部用光了你说我生不生气。 」田茜茜瘪着小嘴气唿唿地说道, 一边的王承石笑着说: 「我还以为闯了多大的祸, 原来只是一只口。 」「你还想他闯多大的祸,这只口红是今年的限量款, 很难买到的。 」「上次他在家里玩火烧藤甲兵,不是差点就把屋子给烧了吗, 跟那个比起来这算得了什么。 」田茜茜现在想起烧房子那件事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幸亏她回来的早及时地把火苗扑灭,要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真不知道我们养了一个多大的麻烦。 」「那时候可是你说要养的。 」「别说了,在孩子的面前呢。 」「喂喂,明明是你先开口说的。 」「我说怎么了,只许我说就不许你说, 我们家的宝宝这么可爱只要瞧一瞧看一看什么气都没有了。 」王承石暧昧地看了老婆一眼,「你说真的。 」又很是同情地望了望王小宝,他猜到了后面要发生的事。 「怎么可能!王小宝,你给我过来,过来!你这捣蛋鬼, 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看我怎么教训你。 真是气死我了。 」田茜茜抓着王小宝的胳膊防止他再度逃跑, 又利索地脱掉了他的裤子露出光熘熘的屁股将王小宝横放在自己的腿上, 「看你还敢不敢调皮看你还敢不敢了,打你这个小坏蛋、小坏蛋。 」田茜茜的手掌高高地扬起,落在王小宝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又伴随着王小宝像野猴子般的叫唤这样的场景王承石在家里不知道见到过多少次了, 早有预料他摘了眼镜把拿起公文包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去了。 「你还笑,还笑。 是不是嫌我打的不够重是吧,就是不长记性。 打你、打你,打你个小坏蛋。 」田茜茜一开始确实是在气头上,打起来没轻没重的, 但这么打了几下她自己听着这手掌跟屁股发出的响声 又开始于心不忍了到了后面打在王小宝屁股上的只是做做样子, 好让他记住教训不过王小宝却乐的让田茜茜多打他几下屁股, 他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田茜茜的手掌更柔软、舒服的东西了 打在他的屁股反而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知道错了没有。 」「知道了。 」「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上次你也是说知道了, 这次呢还不是照样调皮。 」「真的知道了。 」「好了,把裤子穿上吧,没个样子,这么大的还脱了裤子让妈妈打屁股, 让隔壁的齐齐知道还不笑话死你看她以后还找不找你玩。 」王小宝心想: 「明明是你硬要脱我的裤子的, 竟然倒打一耙这个星球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最擅长的就是推卸责任、无理取闹。 」田茜茜看着王小宝的衣服又帮着他拉了拉衣角, 「看看你成天就知道往外面跑,身上都脏成什么样子, 快先去洗澡去。 」「妈妈先洗吧。 」「妈妈待会洗,你先去洗。 」「我想先去做功课,妈妈你先洗吧。 」「什么时候这么热爱学习了,平时要是都这么听话懂事的话, 我就不用这么生气了。 」王小宝调皮地扮了个鬼脸,逗得田茜茜花枝乱颤, 说起讨她的欢心王小宝比他老爸王承石可要在行多了。 「妈妈等会再去洗,你听话,学习不在这一会, 快点洗了出来再学也不迟。 」王小宝在心里暗叹一口气,今天的如意算盘算是泡汤了, 因为按照王小宝多年的仔细观察只要田茜茜不在这个吃晚饭之前的时候洗澡, 那么肯定是要等到吃过晚饭要睡觉之前才会去洗 那个时候自己早就被赶去睡觉了就没有了机会偷窥到那浴室中春光乍泄。 王小宝很麻利地将自己的身子洗干净了, 一家人在吃晚饭的时候听王承石说起了一件事 「公司打算派我去海外出差帮着分公司处理一些问题。 」「要去多久。 」「嗯,大概要一年吧。 」「一年!怎么会这么久。 」田茜茜心想着丈夫这回出差最多也不过一两个星期而已, 像这样长时间的外出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 「我也没有办法,公司能用的人不多,关于债务资金这方面的问题又是我最了解, 只能是派我去老总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还特意跟我谈了一下的心, 我实在是拒绝不掉。 」田茜茜那晚饭都没有吃完就回房间去了, 王小宝最懂察言观色也没敢多待在客厅, 吃完了饭赶紧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当他回去之后不禁地想, 这回老爸外出这么久家里不是只有我跟妈妈两个人了吗, 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十年难得一遇我的性福这回看来要全靠它了。 王小宝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待着那天的到来, 温柔性感的人妻加上强势又有些可爱的母亲 多重的角色让人心痒难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