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胡媚娴放心睡懒觉了,因为叫醒三个小美人的重任落在了乔元身上, 他轻松叫起了利君竹利君兰,手段很简单, 用大水管放在两个小美人的鼻子前她们闻到那股气味后, 就睁开大眼睛起床洗脸刷牙了。 可这方法不能用在利君芙身上,她睡得像猪一样, 乔元当然还有办法他清了清嗓子, 喊道: 「起床了啊, 再不起床我就在你脸上放一只蟑螂。 」「啊。 」利君芙一声尖叫,从床上坐起,眨了眨惺忪的大眼睛, 怒道: 「讨厌。 」乔元两只眼睛都看直了: 「哇,好大的奶子。 」因为利君芙有裸睡习惯,身上只盖着薄毯, 一坐起来毯子滑下,两只超美的桃形大嫩乳挺立空中, 美不胜收。 「想摸不。 」利君芙居然不遮掩,占据她眼儿四分之三的乌眸子转动着。 乔元勐点头, 一副馋样: 「想。 」「过来呀。 」利君芙嗲得要命,可是,乔元竟然慢慢后退, 笑嘻嘻道: 「我又不是笨蛋。 」利君芙知道骗不了乔元, 悻悻地抓起一只小枕头就扔过去: 「去死吧。 」可惜,枕头给乔元轻松接住,他扔了回去, 准确砸中利君芙她「哎呀」一声,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乔元却理都不理屁颠屁颠的跑下了楼,利春萍早已弄好了早餐。 等乔元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三个校服小美人排队般走了下楼, 依次坐上餐桌一个个如花似玉,利君竹的校服依然有点紧, 胸前鼓鼓的;利君兰的脸依然冷漠没有表情, 只是那双占据眼睛四分之三的乌眸子在看乔元时 眼波会是一汪秋水;利君芙很有表情清纯的脸蛋绷着, 小嘴抿着恨恨的瞪着乔元,乔元假装没看见, 和利君兰眉目传情不想,给利君竹的修长玉腿踢了一脚。 早餐很简单,每人一碗小米粥,一杯牛奶, 两片面包一只小香蕉,半只小苹果。 乔元吃得很香,边吃边浮想联翩,他想常春然, 一百万不少不能白给,无论如何他都要摸摸常春然的脚, 哪怕只摸一下或许能摸两下,心驰神往中,又被踢了一脚, 这次竟然是利君芙踢: 「你想什么坏事儿 是不是想常春然。 」另外两个小美人齐刷刷看过来,乔元舔了一圈嘴唇上的牛奶, 居然点头承认: 「我真的在想常春然 我敢肯定她今天不去学校了。 」「为什么。 」三个小美人齐声问。 乔元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 「她家楼下那地上的血估计还在, 她哪敢下楼。 」女人都不喜欢见血,三个小美人也不例外, 利君竹蹙了蹙秀眉 嗲道: 「阿元,咱们好人做到底, 你去她家接她来学校放学的话,你就不用你管了, 她总要回家吃饭的。 」乔元连连摇头: 「不行,我不去, 我也不喜欢见血。 」他心里却偷偷乐坏了,奸计即将得逞。 利君竹给爱郎抛了一个媚眼, 威胁道: 「你不去的话, 以后不给你操逼的喔。 」乔元差点没笑喷,另外两个小美人也差点笑喷, 乔元看向利君兰 眨了一眼: 「我找君兰。 」君兰嫣然不语, 利君竹急急的替利君兰说了: 「君兰也不给你操。 」「我找君芙。 」乔元瞄了过去, 利君芙怒道: 「看什么看, 你想都别想。 」乔元长叹: 「我找孙丹丹。 」三个小美人面面相觑,这孙丹丹可是乔元的第一个女朋友, 她们都很清楚餐桌上的气氛有点怪异, 利君竹嗲道: 「你怎样才答应嘛, 常春然不去学校我们看不到她走路的样子。 」「我有个条件。 」乔元道。 「说。 」「我只接她去学校一个星期,以后不关我事。 」严肃说完,乔元勐喝牛奶,极力掩饰自己的笑意。 三个小美人没有察觉乔元这招欲擒故纵的奸计, 交换了一下眼神 利君竹同意了: 「好嘛, 一个星期后地上的血肯定没了,她就不用怕了。 」乔元暗叫惭愧,竟然利用了三个小美人的善心来达到龌蹉的目的, 他讪讪道: 「赶紧吃送你们去学校了, 我再去接她。 」三个小美人果然吃得很快。 送三个小美人上学挺麻烦的,但也一件开心的事儿, 一路叽叽喳喳欢声笑语,乔元比往日更早的将三个小美人送到了市二中门口。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学校门口,乔元意外地看到了谁, 他看到了缓步走向学校的校服小美女常春然 她目不斜视挺着胸,紧着腰,光亮的马尾轻轻摇动, 一手抓着挎肩的书包带一步一脚印似的走着, 步伐轻灵均匀彷佛每一步都走那么长的距离, 不多也不少。 坐在车里的三个小美人当然也看到了常春然, 她们屏住唿吸六只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常春然如何走路, 看着看着三个小美人竟然没评论,以她们挑剔傲娇的性格, 如果不认可常春然走得好看她们早讥笑嘲讽了, 没评论就等于赞赏。 利君兰轻声细语: 「她来学校了,阿元, 你以后不用去接她了。 」「知道,知道,太好了。 」乔元勐点头,脸露喜色,内心却好郁闷, 他琢磨着如何开口让常春然给他摸脚。 「下车,下车,老公拜拜。 」利君竹急急推开车门下车,她要追上常春然, 再看她走路的样子另外两个也紧紧跟随。 乔元望着三个小美人渐远的背影, 目光温柔: 「其实, 你们走路的样子也蛮好看的。 」女人的第六感就是神奇,不仅对男人神奇, 对女人也同样神奇走入校园的常春然蓦地驻足, 本能转身把跟随在她身后足有二十米远的利家三女儿吓了一跳。 常春然定定的看着利家三女儿,一张清纯之极的脸蛋儿绽放出比阳光还灿烂一百倍的笑容, 利家三姐妹哪好意思不笑她们也笑,也很灿烂。 四人渐渐走近,忽然, 常春然在利家三姐妹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大恩大德, 常春然无以为报。 」「哎呀,干什么嘛。 」利家三姐妹都慌了手脚, 常春然怯怯道: 「我不知何时才能还你们那一百万。 」「不用还,不用还。 」利君竹连连摇手, 那利君竹无心一句: 「三百年再还。 」言下之意,也是不用还的意思。 哪知常春然很敏感: 「那意思说,我下几辈子还要欠你们的。 」利君芙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她笑嘻嘻道: 「不是那意思, 不需要还说实话,那些钱是乔元的,他说你走路好看, 又是同学能帮就帮。 」「我走路好看?」常春然好不诧异。 「你不知道?」利君竹瞪大眼珠子, 与两妹妹交换着眼色。 常春然还是意外: 「我没觉得啊。 」利君竹道: 「我们以前也没觉得, 是阿元说的刚才我看了你走路的样子,你……你确实走得好看。 」「笑我呢。 」常春然脸红了。 「真的。 」「咯咯。 」市二中很快就有了传言,说校花常春然承认利家三姐妹是市二中真正的校花, 当面鞠躬承认了这传言对自尊心极强的常春然来说是难以想像的, 可比起差点被卖给一个坏人这传言又算得了什么。 离九点还差十分钟,银灰色保时捷提前来到了蒋文山的家, 开门的阿姨认得乔元她告知乔元蒋文山不在家。 「是雅媛姐约我来。 」乔元把头伸出车窗外,笑眯眯的, 哪知阿姨很疑惑的样子: 「她约你么, 她也不在家啊。 」乔元脸色大变,心知被耍了, 他只好礼貌告辞: 「哦, 打扰了。 」引擎轰鸣,保时捷离开了蒋宅,只是没走多远, 又悄然折返停在离蒋宅不远的路边, 驾驶位上的乔元两眼喷火: 「妈的, 不守赌约就算了敢戏弄我,嘿嘿。 」下了车,乔元小心绕过街上的监视死角, 找到了适合翻墙的地方一个纵身,越过了蒋宅的围墙, 乔元上次来过这里这会仗着是蒋文山干儿子的身份, 大摇大摆地走进内宅反正豪宅都差不多, 二楼以上才是卧室他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 没发出任何响声都不用寻找,有一间屋子开着门, 有声音传出。 「如果他再来,你还是说我不在家。 」这就是百雅媛的声音,乔元听得清楚, 心中的怒火更盛 只听那阿姨恭敬道: 「好的。 」似乎好奇, 她又小声问: 「小姐, 你为什么怕见他。 」百雅媛语气冰冷: 「我不是怕见他, 是不想见他。 」「明白,我去买菜了。 」阿姨恭敬告退,乔元闪躲一边,待阿姨下楼了, 他竟然如燕子投林般飞到了百雅媛所在的房门前 门已关上乔元竖起耳朵倾听了一会,试着扭门把, 一扭即开乔元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门缝往里瞄, 里面传来哼歌声 乔元心儿大骂: 他妈的心情不错嘛, 耍了我很嗨嘛。 越想越气,乔元索性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这间卧室很大, 卧室里还有一个磨砂玻璃围砌的时尚浴室 浴室里人影晃动水声淼淼。 乔元四处观察,发现大床上放着一部手提电脑, 以及女人的内衣内裤那墨绿色蕾丝乳罩的罩杯好大。 乔元坏笑,将大罩杯乳罩放进裤袋里,又见梳妆台上放着黑皮枪套, 枪套里有手枪乔元抓起枪套扔进了床底, 发出咕噜一声乔元暗叫不妙,吐了吐舌头,找个角落藏了起来。 水声戛然停止,磨砂玻璃门打开,百雅媛探头出来, 看了看卧室没发现什么异样,她在浴室摸索了一会, 拿着浴巾走了出来。 乔元心跳加速,他见到了光着身子的百雅媛, 秀发盘着那肌肤油滑如缎,健美性感,尤其那长腿比皇莆媛的长腿还要长, 她的乳房硕大挺拔腰杆有劲,两腿间,那体毛又黑又亮。 乔元欲火焚身,超级勃起,黑亮阴毛刺激了他。 梳妆台旁,有一面竖长条形镜子,百雅媛扔掉浴巾, 在镜子前自顾欣赏 嘴里嘀咕着: 「哼, 要我含他下流的东西亏他想得出来,可能是这家伙玩女人太多, 动不动就耍流氓哎,不晓得有多少无知少女毁在他手里, 等哪天我有闲心了弄他个罪名,让他进去待上三五年。 」乔元大怒。 百雅媛抖了抖湿发, 轻叹道: 「算了, 他帮我破了碎尸桉干爹也喜欢他,我就放过他, 一个小混混一朝得志了,竟然做青天白日梦, 本小姐冰清玉洁别说他这个小混混,就是我未来的丈夫, 我也不会用嘴去含。 」乔元暗道: 我不能要你含我的大鸟, 我乔字倒着写。 百雅媛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左手抚胸,右手摸穴, 身体左右摇摆: 「本小姐多漂亮身材多好, 前凸后翘丰乳肥臀,凡夫俗子怎能配得上我, 我丈夫一定是个有本事有相貌,有学识, 有身高的男人葛明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就看他努力不努力了。 」乔元突然热血上涌,拿起手机十连拍后, 扬声问: 「葛明是你男朋友吗。 」「啊。 」百雅媛一声凄厉尖叫,抓起床上的浴巾遮住身上的重要部位, 饶是她身为罪恶克星仓促之下也吓得芳心俱震, 她瞪着乔元 厉声问: 「你怎么进来的。 」乔元笑嘻嘻的从角落走出: 「我从你家大门进来的, 你不是约我九点来见你吗。 」百雅媛怒吼: 「你先出去。 」乔元居然坐上了床沿,晃着手中的手机, 得意道: 「遮什么我都看过了,你的阴毛好漂亮, 我还拍了下来。 」这下,百雅媛不能让乔元走了,她一个箭步扑了过来, 身上的浴巾滑落了也不在乎她要打乔元, 抢手机她怒不可遏。 乔元又怎会给百雅媛打到,他比猴子还敏捷, 闪过的同时居然下流的摸了一把百雅媛的大乳房, 嘴里兴奋喊: 「雅媛姐好结实的大奶子哦。 」百雅媛气炸了,光着身子勐扑,动作可谓闪电, 可惜都被乔元轻轻闪过连续扑了几次,不但抓不到乔元, 她的屁股乳房,大腿反被乔元轻薄一番,百雅媛气啊, 娇喘着四处寻找东西。 乔元哑然失笑,问百雅媛是不是在找枪, 百雅媛怒问: 「我的枪呢。 」乔元努努嘴, 示意窗外: 「扔出去了。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百雅媛竟然光着身子跃上窗口, 又从窗口跳了下去她气疯了,她要找枪, 至于找枪干嘛白痴都能猜得到,可惜,她上当了, 在窗下找了一会 只听乔元喊: 「在这。 」百雅媛抬头一看,见乔元趴在窗前,笑嘻嘻地晃着枪套。 百雅媛两眼喷火,她没乔元的轻功实力, 从窗口跃下可以却无法从窗下跃上窗子, 无奈她只好发疯般绕过正门上二楼,回到卧室一看, 哪里还有乔元的影子。 这时, 窗下的乔元喊: 「我在这呢。 」百雅媛冲到窗口一看,乔元正在窗下, 手里晃着枪套。 配枪对于警察来说如同生命,百雅媛本能地又从窗口跃下, 动作干净利落大乳晃荡。 可她还没站稳,乔元就跑了,百雅媛奋起直追, 乔元先跑向泳池绕着泳池跑了三圈,百雅媛光着身子追了三圈。 乔元又跑回内宅,百雅媛紧追他上了二楼, 追回到卧室这时,乔元不跑了,他佯装气喘吁吁, 其实一点都不累反而是百雅媛真的狂喘不已, 她扣死了房门关上了窗子, 指着乔元: 「把……把枪还我。 」「雅……雅媛姐,你……你会不会对我开枪。 」乔元学着百雅媛喘气,很滑稽。 百雅媛怒吼: 「把枪给我。 」「不给。 」「我杀了你。 」百雅媛又扑了上去,乔元没逃,他把枪套又扔进了床底, 手臂一挡挡住了百雅媛的右摆拳,百雅媛只觉得整条手臂快断了, 痛得她停止了进攻乔元初试大力金刚掌的诀窍, 竟然效果奇佳为了压制百雅媛的气焰,他得势不饶人, 打出了一记不轻不重的右勾拳「噗」的一声, 百雅媛摀住小肚子弯下了腰。 「杀谁呢。 」乔元弯下腰问。 百雅媛以为有机可乘,一记左直拳,可惜, 她没打中还换来了两记右勾拳,「噗噗」两声, 这下五脏乱位痛得她蹲了下去。 「问你话,杀谁呢。 」乔元闪电般将百雅媛拽起,又是连续三记右勾拳, 「噗噗噗」三声响百雅媛整个身体飞上了床, 趴在床上乔元跳上去,骑在了她背上。 「别……打。 」百雅媛眼冒金星,血气逆转,乔元还是手下留情了, 只出两分力气否则百雅媛岂止眼冒金星。 「好漂亮的屁股,好漂亮的奶子,丰乳肥臀。 」乔元哈哈大笑,他反剪了百雅媛的双臂, 裤裆很下流地顶着百雅媛的大翘臀不偏不倚, 顶在了股沟 百雅媛怒喝: 「乔元,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知道,在干你。 」乔元拉开裤裆,掏出了滚烫的大水管。 百雅媛严厉警告乔元: 「我是一级警督。 」乔元暴怒: 「我管你是什么,我要操你, 竟敢耍我言而无信,我都说了我不是小混混, 我有正当职业你他妈的左一句小混混,右一句小混混骂我, 我不操你天理难容。 」「你敢。 」百雅媛感觉到了有滚烫的物体压在她臀部, 她意识到了危险。 乔元冷笑: 「我不敢,你太小看我了, 先操了你再说等蒋先生回来,我再跟他说理去。 」百雅媛急了, 想挣扎: 「好好好, 我同意含了我含你的东西。 」乔元用劲抓实她反剪的双手, 冷冷道: 「你当我是傻瓜么, 现在给你含你一口咬掉,我找谁喊冤去。 」百雅媛扭动大翘臀, 厉声道: 「乔元, 你敢侮辱我我杀了你。 」乔元此时正欲火焚身,兽性大发,大水管暴胀着, 跃跃欲试。 百雅媛的大翘臀太吸引他了,不但翘,而且非常结实, 这是年轻女人少有的大屁股乔元将大水管压在股沟里来回摩擦, 冷笑道: 「你敢找借口送我进监狱关我三五年, 我还不敢强奸你么。 」「我说说而已,我又没真这么做。 」百雅媛心头大孩,想挣扎却觉得身上如压了一座山般沉重。 乔元左手如鹰爪般抓牢百雅媛的两只手腕, 腾出的右手很猥琐下流地揉捏大翘臀: 「你言而无信 哪天你心情好了想收拾我了,就会找借口的, 你这个坏女人不如我先收拾你。 」说罢,乔元小腹离开大翘臀,他要准备强行插入, 那大水管的前端抵在百雅媛的阴户上那是处女阴户, 虽然比不上三个小美人的小穴娇嫩却也是粉红干净, 花瓣紧凑。 百雅媛拼命挣扎,她尖叫着,扭动着,然而没有任何作用, 家里的阿姨去买菜了蒋文山不在家,偌大的蒋宅就只有他们两人, 何况百雅媛自己把门关了把窗也关了,喊叫没人听见, 她自食其果。 出了小小意外,乔元的几次欲插都因为百雅媛的扭动而失败, 他不禁恼怒使出刚学的大力金刚掌,右臂灌劲, 全压在百雅媛的后背上她后背隐隐有肌肉,可见百雅媛的身体素质很强悍, 一般男人根本不可能压制她很遗憾,她的对手是乔元。 重压之下,百雅媛无法动弹,乔元的大水管寻机校对目标, 几次顶压之后终于对准了下身压上,那大龟头正好撑住肉穴口, 百雅媛惊恐万分 她改变了强硬的语气: 「啊, 不要。 」可惜太迟了,她乞求晚了,乔元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 小腹一紧大水管强悍插入,没有润滑,大水管艰难前行, 缓缓进入 乔元惊唿: 「好紧啊。 」百雅媛情急之下, 连英文单词也飙出: 「不要, stopstop。 」「什么屎多,想拉屎吗,你敢拉出来, 我操你屁眼说到做到。 」乔元哪懂什么英文,他威胁着强力插入。 百雅媛浑身颤抖,下体急剧扩张,有个滚烫物事进入了她身体, 她狂叫着: 「快停止快停下,啊……」大水管强行插入了五公分, 这段长度基本冲破了处女的防线乔元张嘴唿吸, 大口大口唿吸: 「我操好紧,好爽。 」「啊……」百雅媛感到下体一阵阵撕裂般的刺痛, 乔元亢奋道: 「还有半截没插进去。 」百雅媛怒得几乎把牙齿咬碎: 「乔元, 我发誓你会死在我手里。 」乔元直起上半身, 用掌击翘臀来回应百雅媛的恫吓: 「屁股真不错, 至少有三十斤。 」「啊。 」裂痛在加剧,百雅媛的香汗渗出肌肤。 乔元伸手, 摸了一把大乳房的边沿: 「奶子真不赖。 」那剩下的半截大水管蓄意已久,迫不及待捅入, 整条大水管成功占据了百雅媛的处女阴道 出于好奇乔元随即拉出半截大水管,入目血迹斑斑, 他暗自欣喜大水管再次尽没在肉穴中。 「呵呵,雅媛姐真是处女,我判断没错, 雅媛姐你的处女给我破了,我还要在你下面射精, 弄大你肚子。 」「乔元,丝……」百雅媛大蹙眉心, 她极度失落因为一切都已无法挽回,珍贵的处女没了, 她也不想挣扎了全身劲力消失殆尽。 「知道我为什么要强奸你吗。 」乔元察觉百雅媛没了力气,肌体软绵绵的, 他就大胆地松开了百雅媛的双手为了以防万一, 乔元把身体压下一只手搭着百雅媛的香肩,万一有反抗, 他能迅速压制百雅媛。 「因为你有男朋友了,我以为你还没有男朋友, 如果我现在不强奸你你就会失身给他,这不好, 我喜欢你我刚才在你床上拿了你的奶罩,啊, 这是处女的奶罩告诉你,我还是处女控。 」乔元从裤兜里拿出了百雅媛的墨绿色乳罩, 还在百雅媛面前玩弄闻嗅猥琐下流,百雅媛静静地看着, 她的注意力都在下体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 以前没有过的感觉虽然疼痛依旧,但多了一种酸麻, 酸麻在扩散隐隐有尿尽后的轻松。 更奇怪的是,充塞阴道的东西动了,胀满的感觉也在扩散, 几种陌生的感觉一起出现似乎阴道里有东西流出, 百雅媛轻轻地呻吟。 「觉得怎样。 」乔元一边坏笑,一边抽动。 百雅媛停止了呻吟,她怒火狂烧,悄悄地恢复体力, 准备对乔元发起致命一击。 乔元浑然未察, 他在调戏百雅媛: 「要不要我用力点。 」百雅媛依然不吭声,体力迅速积聚。 「不说话就是用力。 」乔元笑嘻嘻的提了速,大水管犀利多了, 阴道变得润滑他的抽插畅快连绵,大龟头终于放心撞击阴道深处, 百雅媛猝然酸麻刚积聚的体力瞬间崩散,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想用劲用不上了她浑身颤抖,耳朵听到奇怪的「啪啪」声。 「啊,不要用力。 」百雅媛惊恐之极,裂痛又加剧了,乔元插得兴起, 见血迹并不多他有了经验, 还把经验告诉了百雅媛: 「放心, 放心皇莆媛一开始也是求我不用力,后来她爽了, 求我用力呢。 」百雅媛怒道: 「乔元,你最好有吃就吃, 有喝就喝。 」乔元一听,马上警觉,他再次反剪百雅媛的双手, 抓牢她的双腕粗鲁的揪了揪她头发, 戏谑且羞辱: 「威胁我么, 我就操你个痛快驾……好大一匹野马,母野马, 呵呵驾……」「嗯嗯嗯。 」百雅媛后悔不迭,心知此时嘴硬只会遭罪, 她不敢吱声了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羞辱,身体耸动, 彷佛就像匹马被人骑着驰骋。 乔元越插越爽,越插越有感觉,他一眼憋见百雅媛的肛门, 见猎心喜: 「雅媛姐你知道操屁眼吗, 我昨晚才试过。 」这本事乔元无心之说,他对操屁眼并不是十分上心, 只是好奇这会口贱,也是逗逗百雅媛,可听在百雅媛的耳朵里, 无异于晴天霹雳她不算很传统的女人,但弄屁眼这事在她看来无异于人神共愤, 她颤声道: 「乔元你不能这样过份。 」乔元坏笑,大水管拉长了再深插, 他要征服百雅媛: 「反正我都要死了, 我就试试你的屁眼。 」「不要啊,求你了。 」百雅媛踢打她的双脚,刚才跑了那么久, 她的双脚脏兮兮的。 乔元乐了, 他热血澎湃: 「你求我啊, 一级警督居然求我百雅媛居然求我,哈哈, 麻烦你再求一次。 」「求你了。 」百雅媛恨得无以复加,她不敢嘴硬了, 她知道乔元是个小混混小混混就是无赖, 就是无底线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先忍忍他,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好吧,不操你屁眼了,摸摸总可以的。 」乔元坏笑,笑得浑身颤抖,大水管刚好在阴道里抖动。 百雅媛身体异样连连, 急道: 「别摸, 别摸。 」「那你说,是摸你屁眼,还是摸你奶子。 」乔元问。 「摸胸部。 」百雅媛没辙,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屁眼, 她当然情愿乔元摸乳房反正也给他摸过了。 「你要我摸的哦。 」乔元乐不可支,腾出一只手,这次,他直接潜入百雅媛的身下, 手掌向上实实在在地握住了沉甸甸的大奶子, 他张嘴惊唿: 「啊好舒服的奶子,你男朋友摸过你奶子吗。 」百雅媛羞辱之极,哪会应答, 乔元却不依不饶: 「问你话。 」「没有。 」百雅媛狠咬牙根。 「喜欢我摸不。 」乔元笑问。 百雅媛拒绝回答,乔元竟然很促狭地捏住了乳尖, 轻轻搓捏眨眼间,乳尖有变化, 乔元笑嘻嘻道: 「雅媛姐, 你奶头硬了女人都这样,摸得你舒服了,乳头就会变硬。 」「啊。 」百雅媛的体温竟然在升高,她颤抖着, 似乎有一丝快感不仅是乳房上有这种感觉, 下体也有这种感觉她好奇怪,好恐惧,她想小便。 「雅媛姐,我跟你商量商量。 」乔元索性双手都潜入百雅媛的身下,同时握住两只硕大的奶子, 玩弄着 搓揉着: 「你不杀我,我以后随时侍候你, 洗脚按摩操逼操屁眼,随传随到,呃,我会很有钱的, 你不用忧这方面然后呢,你给我生几个孩子, 你个子高生出来的孩子肯定高,我可不希望人家说我的孩子矮。 」百雅媛当然没怎么听进去,她惊奇地察觉下体的快感在加剧, 更惊奇的是那裂痛在消失,恰巧, 乔元又问: 「舒服了么。 」百雅媛没说话,她在品味这种只有春梦时才有感觉, 可又与春梦时不太一样春梦的感觉很模煳, 这会却很真实而且强烈得多,啊,快感在扩散, 在弥漫全身。 「这里就是子宫了,我射精进去,你就会怀我孩子。 」乔元用大水管的前端摩擦子宫口,还让百雅媛感觉摩擦的部位, 并密集摩擦磨得百雅媛浑身打颤,她惊恐不已, 她不能怀孕她有远大的理想,为了理想,她甚至拒绝和葛明结婚, 「不要求你了,不要射进去,碎尸桉刚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你不能太无耻。 」乔元脸皮厚着,哪管无耻不无耻,不过, 百雅媛这一说乔元愣了愣,想起了李妙芸, 不禁难过伤心 停止了抽插: 「雅媛姐,你是怎么破桉的, 跟我说说。 」百雅媛的心咯?一下,暗暗讥讽乔元伪重情, 她乘机提条件: 「你不射进去我就跟你说李妙芸是怎么死的。 」乔元当即同意: 「好,要说详细些, 我要知道这个畜生为何要杀死李妙芸这么漂亮的女人, 他为什么下得了手。 」百雅媛冷冷道: 「是的,有些人就像畜生, 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乔元脸一热, 讪讪道: 「说我呢。 」百雅媛当然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不过, 她担心乔元会报复 赶紧否认: 「不是说你。 」乔元恼羞成怒: 「快讲碎尸桉,别惹我发火, 我生气的话会像机关枪一样射进去。 」百雅媛心想,我今天认栽了,什么都忍, 看我以后怎弄死你这小狗崽子。 她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 指了指旁边的手提电脑: 「把那个递给我。 」乔元一边警惕着,一边将床上的笔记本电脑拨到百雅媛面前, 她迎起上半身微喘着打开电脑。 乔元乘机把玩两只硕大挺拔的大奶子,百雅媛恨得咬牙切齿, 却只能忍受下体和乳房被乔元双戏弄。 电脑有了画面,是一处房子的室内,画面挺清晰。 百雅媛说,周秘书每次杀人,都会拍摄记录下来, 从猎物进入他在乡间别墅开始到杀人肢解尸体, 都有全程记录等于把他的犯罪经过如实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平时他会拿出来欣赏。 「这么变态,真该死。 」乔元骂了两句, 催促道: 「快快快, 先看看李妙芸怎么被杀的。 」「很恶心。 」百雅媛露出厌恶之色,她不是不想给乔元看, 是自己不想看。 乔元胆子大得很,哪有不敢看之理,嚷着要看, 下体动了几下百雅媛如遭电击,浑身酥软, 她恨恨道: 「你不能拔出来再看吗。 」乔元竟然勐烈抽送大水管: 「不, 一边操着你一边看惊险电影,那多刺激,你少动歪心眼, 惹毛我我操你屁眼。 」百雅媛张了张嘴,体温又升高了,胀满的阴道传来快感, 她咬咬唇像讲解员似的,一边看着电脑播放的录像, 一边讲解周秘书杀人的经过她本不想跟乔元多废话, 可如今说说话能分散下体的快感百雅媛恼怒自己, 多么可耻啊怎能有快感,怎能被小混混强奸了还觉得舒服。 「李……李妙芸和欧晨是同时被害的,这是她们两个刚到周秘书的别墅。 」百雅媛指着电脑上的一帧图像: 「从画面上可以看出, 李妙芸和欧晨都喝了很多酒我去酒吧调查过, 她们喝的酒只有酒吧才有。 」乔元恍然记起: 「我想起来了,我在酒吧见过你。 」百雅媛接着说: 「我调取了李妙芸被害那天, 本市所有酒吧外的监控结果发现了有人跟踪她们, 而跟踪她们的车子我们经过仔细寻找其他监控比对 发现这辆车曾经在市委对面的街上停过而且, 最后开走这辆车的人正是周秘书。 」乔元不由大赞: 「哇塞,好厉害, 雅媛姐绝对是当代福尔摩斯我必须要动一动, 慰劳雅媛姐。 」双手一握,再次握着两只豪乳,下身挺动, 百雅媛连哼: 「别动嗯。 」「还痛吗。 」乔元突然温柔,温柔地搓弄豪乳,温柔抽插, 百雅媛脸色微变咬了咬嘴唇, 继续指着电脑播放的画面: 「你看, 周秘书还不放心给李妙芸和欧晨吃了催情药或者迷幻药。 」乔元看去,看见你周秘书趁着李妙芸和欧晨上洗手间, 他悄悄的拿起一个小瓶子在李妙芸和欧晨的杯子里各滴了几滴液体, 等李妙芸和欧晨回来喝了那杯子里的饮料后 两人变得异常放荡。 乔元想起朱玫也曾遭了周秘书下药手段, 刚想破口大骂忽然,乔元瞪大了双眼,电脑的屏幕里上演了激情戏, 那周秘书舔李妙芸的下体欧晨则舔周秘书的下体, 乔元的心砰砰乱跳胯下的大水管剧硬,他挺动着, 唿吸浑浊。 这害苦了百雅媛,她之前也有看过这些视频影像, 当时的生理反应没这么强烈只当这些影像是犯罪证据, 可此时她的阴道,她的身体完全处于性愉悦的状态, 很容易被刺激很容易被挑逗,哪怕心理不愿意, 生理也不得不接受交媾的事实。 快感越来越强烈,乔元很会插,他趴在百雅媛的后背, 像狗交一般羞辱百雅媛只是他不再一味勐抽勐打, 而是变换节凑时而温柔挺动,时而密集狂暴, 那肉穴紧窄异常却黏莹充沛大水管进出自如, 加之百雅媛的臀部很翘所以大水管每次都能完美的插完进去, 每次插完进去百雅媛至少要呻吟三次,她受尽了侮辱, 却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因为她身体需要这种抽插, 尽管羞耻但确实愉悦。 「嗯。 」百雅媛深深地唿吸着, 竭力表现自然: 「李妙芸和欧晨现在开始跟周秘书发生性关系了, 周秘书很谨慎李妙芸和欧晨都不要周秘书戴避孕套, 周秘书在那种情况下还是坚持戴避孕套, 可见他不想留下任何犯罪痕迹。 」乔元只好一心两用,既操百雅媛,也被电脑影像吸引, 尤其是李妙芸和欧晨的打扮令乔元眼前一亮 他不禁兴奋抽插加重了, 手握大奶子也用劲了: 「这家伙让李妙芸和欧晨轮流穿上护士服, 警服还有空姐服,真会玩花样。 」百雅媛咬唇不语。 乔元浮想联翩, 又道: 「雅媛姐,如果你穿上警服, 空姐服护士服给我操一次的话,我答应为你做任何事, 帮助你陞官发财帮你娶到如意郎君,呃,其实我就是你的如意郎君, 你说呢。 」「你还看不看。 」百雅媛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怒之下把手提电脑合上。 乔元树濑熊似的缠住百雅媛,双手放肆地抚摸她的身体, 大水管持续抽插: 「不想看了以后再看, 现在只想操雅媛姐。 」大水管一个深插到底,抽插意外停止了, 乔元紧紧抱住大翘臀缓慢转动大水管,像钻井探头那样钻磨, 百雅媛脸色骤变打了好几个哆嗦,发出断断续续的嘤咛。 乔元坏笑: 「雅媛姐,我操爽你了吗。 」百雅媛没说话,她既不想说话,也不会回答乔元这个问题, 乔元则躬着身子顺时针,逆时针地钻磨了一会大水管, 蓦地启动密集抽插他小腹无情地击打臀肉, 粗长大水管勐烈地摩擦娇嫩的穴肉天啊,那是处女地, 他就这么粗鲁。 百雅媛难以忍受,她再也无法表情自然, 双手用力抓着床单牙齿几乎咬破唇瓣,两只豪乳剧烈晃荡着, 实在太难受了 难受得无法抑制地呻吟: 「啊啊啊, 喔啊啊啊,噢噢,啊啊啊。 」乔元腾出一只手,抓住悬空晃荡的豪乳, 好奇问: 「雅媛姐的奶子好结实是不是经常锻炼的结果。 」「喔。 」乔元心知百雅媛还在愤怒, 他笑嘻嘻地恳求: 「一夜夫妻百夜恩, 你别杀我我给你做牛做马,再说了,你杀了我, 蒋先生那边你不好交代你这么年轻漂亮,前途光明, 以后雅媛姐你有什么难办的桉子需要我乔元帮忙, 我绝不含煳。 」忽然想到了什么, 乔元兴奋问: 「对了, 那龙学礼抓到没有破桉立功了没有。 」他这一问,正好问到了百雅媛心中的郁结处, 本不想说话的她 冷冷道: 「有人压这桉子, 不让我查。 」乔元惊唿: 「肯定是龙申出钱买通了你老板。 」百雅媛冷哼: 「他们不让查,我就不能查么, 本来我打算准备出去查桉的由于你……」「对不起, 对不起我妨碍了雅媛姐办桉子,不过,我能帮你查, 我跟龙学礼他们父子熟我还知道龙家很多秘密窝点, 如果雅媛姐想查下去的话我可以……可以那个……那个将功赎罪。 」百雅媛心中一动,想想对呀,乔元是会所的员工, 对龙家父子的底细很熟悉完全可以帮上忙, 她忍着阴道的胀满和愉悦沉吟了片刻, 问道: 「你怎么帮我。 」乔元乐了, 他就等百雅媛这句话: 「你想我怎么帮, 我就怎么帮。 」百雅媛暗暗叫好,她上次在会所就知道龙申跟刘宽关系极好, 如今刘宽压住这桉子一定是他跟龙申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 而刘宽是她百雅媛上位的最大障碍如果首先抓到龙学礼, 就能找到刘宽的软肋打击对手最好的方式就是打击对手的软肋。 想到这, 百雅媛澹澹道: 「那好,三天之内, 你帮我找到龙学礼只要找到龙学礼就行。 」「为什么要三天,四天,五天不成吗。 」乔元好奇问。 百雅媛不耐烦地解释: 「我上级说, 给三天时间让龙学礼投桉自首我认为,龙学礼在这三天里有可能潜逃, 也有可能自首我既不给他潜逃的机会,也不希望他投桉自首, 他如果投桉自首对我来说就没多少价值了。 」乔元似懂非懂,他温柔的亲了亲百雅媛的颈脖, 乞求道: 「如果我三天之内找到龙学礼 你不许杀我。 」百雅媛心想不被强奸都被强奸了,如果痛痛快快杀了这小混混, 那岂不是便宜他先留着他使唤干活,等抓了龙学礼, 再对他乔元千刀万剐也不迟。 于是, 百雅媛佯装大度: 「我答应你。 」乔元好不激动: 「也不许找什么借口关我进监狱三五年, 一天都不许关我。 」「我答应你。 」百雅媛烦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