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乾净手,换上家居服,坐在桌子前,在香熏炉里滴上我喜欢的玫瑰精油。 香气弥漫开了。 好,现在,我的故事开始了。 但凡一个女人的故事里,一定有男人,也许不止一个。 经过的人和事,会把一个女人塑造得丰满亮丽, 如果恰恰是可塑性很强的女人这个塑造的过程会变得充满艺术气息。 岁月彷佛是一只充满灵性的手,在女性的经历中抚摸而过, 最后就出现一尊内敛而有气韵的艺术品。 现在,我的他斜倚在沙发里,不停地撅着嘴对我呼来喝去, 有撒娇的意思。 我喜欢这样的呼唤,他总是叫我宝宝,乖乖, 或者小猪有时还用方言叫我子子坨,很亲昵的称呼, 我喜欢,男人也有撒娇的权利。 有时怀了感恩的心想到,怎幺会和他在一起, 而且一晃就过了五年晚上躺在他怀里想我们相识的日子, 还有我们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我可以清晰地描述出来他当时的种种, 包括眼神衣服,甚至一些很细小的细节,他会瞪圆眼睛惊异地望着我, 我会点着他的鼻子说: 小心点啊我记仇呢。 在他以前,我经历过两个男人。 他知道,结婚的时候,他也没有问过我是不是处女, 即使他当时是个处男但凭藉他带着我看v片的熟悉程度, 也知道他对这些事已经有了解肯定不是我把他骗了。 倒是他有一次说: 有些事我不在意,真的。 我相信他当时的真诚,也知道他指的是这件事。 我没有觉得对不起他,我觉得我终于在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 那以前只是经历谁都不能预言未来,我不能, 年轻时的我更不能。 性的专属性是附于爱之后的,先有爱的专一, 才有性的专一爱和性统一的时候,性是爱的一部分。 从大学讲起吧,从那时起有了爱和性的经历。 大学,在一所北方名校。 我读大学的时候,学校的风气已经很开放了。 学生可以公然谈恋爱,虽然没有像现在这样普遍同居, 但确定了恋爱关系的人很大一部分有过性行为, 这也是公开的秘密不能说不纯真,很多学生相信以后会和爱的人在一起, 这只是一个过程再加上神秘和生理的成熟,这样一个过程是可想而知的。 我算一个开化比较晚的女生。 没有早恋。 不是没有人喜欢我,再说初中高中的时候,大家的审美观还不像现在的孩子那幺有个性, 大家普遍喜欢的是学习好又乖巧的女生。 我还算好,被几个男生追求过,也偷偷喜欢过高年级男生, 但一直的家庭教育让我没有放开自己去追求过 面对别人的示爱也都是视而不见心里的波澜也起了, 就是不让这水漾出平面。 因为晚熟,到大学的时候,基本没有经验。 大学同学经常开卧谈会谈论男生的时候,也很踊跃, 但绝不谈自己喜欢的那一个人只听别人议论, 关于他的名字每一次传入自己的耳朵所产生的效果都如平地惊雷 不知那时怎幺惊那幺多次还能镇定自若由此我可以判断出, 高中时对自己小思想的隐忍对自己的从容不迫起了巨大的基础作用。 初恋发生在大学里,他带走了我女孩子的一切。 他是同班同学,并不出众,开始没有注意到他。 不是特别活跃的那种,也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型。 大一的时候大家静悄悄的。 只是同寝室声称自己肯定不会在大学找男朋友的那个寝室老大, 在大一上半学期就交上我们班的那个家庭条件很好的体优生。 有一天出去约会,告诉我们去了她亲属家,晚上九点还不回来, 害得全寝室的同学一起出去找看到她和那个男孩拉着手回来。 这次认识到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虚伪。 一直也不喜欢她。 我在大一时因为在学生会组织活动以及军训中的积极表现, 很快加入学生会的宣传部。 那时喜欢的男孩子也多了,外语系的一个叫蕾的女孩和我关系最好, 她是那种气质美女回头率绝对百分百的那种, 即使在她承认自己喜欢某个男老师以及哪个系的哪个男生, 以及她坦诚自己可以同时喜欢几个男生的情况下 我都没有交换情报告诉她自己喜欢谁嘴绝对严实。 大二的时候,我的初恋,叫他城吧,开始对我的追求。 开始的时候,是他的老乡明目张胆地追求我。 他的老乡是个帅哥,只是比我们低一个年级。 不过年纪比城还大一岁。 大二一个同学生日聚会,那个老乡也参加,从那天他看我的明亮的眼睛里, 傻子都能读出内容来。 后来城的老乡让城给我音乐会的票,而且给了两张, 城和我去看了。 从那天起,城开始注意我,并且开始了不懈的追求。 实际上城是一个很幽默的人,就是那种冷幽默。 偶尔说出一句话会让人笑半天。 我想像中的爱情更倾向于两情相悦那种,特别希望我喜欢的某一个男生有一天能对我说出他爱我这样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言壮语, 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连我想想这样的矜持语言都会省略。 等了半天,却是城说出来了,就不甘心,于是, 直接了当地拒绝了。 城没放弃。 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接近我,帮我占座位。 买德芙巧克力,生日送花,请看电影,吃烧烤, 总之名堂搞尽在这也提醒一下有孩子上了大学的家长, 如果他的花销明显见长肯定是恋爱了。 套用一句现成的话;就是一块冰揣怀里,这幺久也焐热了。 随着我喜欢的男生身边陆续有了女友,没有女友的也仍然不咸不淡地交往着。 我开始对城多了一点注意。 人的优点是发现出来的,接触多了就发现他这人很不错, 尤其是对我格外好。 在一次两个人看电影的过程中(是个三级片), 他的手不老实地伸进我的衣服里层。 我坚决地把它拿出去,心却砰砰地跳得那个厉害。 电影结束回来的路上,他吻了我,那时的感觉, 真是触目惊心城一米七八,长得有点象梁朝伟, 笑起来有点坏坏的样子他的嘴唇柔软,温热, 在他吻住我的唇的瞬间我感觉自己心脏快停跳了。 并且,他的手继续伸进我的内衣,完成了它在电影院里没有完成的使命, 我在他的抚摸下快要熔化回到宿舍觉得自己是一个风骚的女人, 不过觉得这种风骚很舒服。 学校教学楼有地下室,那里人迹罕至。 成了我和城幽会的地方。 还有学校后院的树林,每天十点半宿舍楼关门前城才会把我送回去。 有一天晚上,城吻我并且又把我的激情用轻柔地抚摸点燃的时候, 树林深处传来轻微的喘息和呻吟声。 还有树叶的哗哗声。 我和城都明白是怎幺回事,一直站在那里等着捉奸, 直到一男一女两人从树林里出来遗憾的是他们用男生的衣服包着头拥抱着往回走, 没看清是谁。 二十几岁的时候人的性慾很旺盛。 尤其是男人,城几乎每天晚自习回来都要抚摸我, 他告诉我他经常自慰。 他还告诉我很多男生宿舍的情况,按他的说法, 每个男生都自慰。 应该是这样,一个个成熟的身体,书本以及影视中性爱的描写, 对异性的幻想每天看到那幺多美丽撩人的异性在眼前晃来晃去, 男性的荷尔蒙分泌不过剩才怪除了在运动场上渲泄, 只能通过自我解决的方式。 就是女性,看到废都,白鹿原这类的小说,关于一些性爱的描写部分, 也会有强烈的性冲动。 在和他这样相互煎熬了半年以后的一天晚上, 晚自习后的黑暗的楼梯转角处城握着我的手伸进他的裤子, 以前我真不知道男性的那个器官的样子我那时没有看过v片, 男性的性器官对我来说是一个神秘的东西。 在我的手碰到它的一瞬间,他爆发了,弄了我一手粘粘的液体, 而我还没明白是怎幺回事。 城尴尬地把我的手拿出来。 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我没感觉他有什幺对不起我, 我不明白他是怎幺了。 所以不仅毫不害羞地原谅了他,还安慰他没什幺, 我洗洗手就行了我不懂他是射j了。 两天后在地下室幽会的时候,城让我趴在楼梯栏杆上, 他从后面进入我的身体使我从此成为一个女人。 我那时是处女,但并没有小说中读到的那种疼痛, 而且在经历了三个男人以后我知道城的小DD还是很粗大的, 但就是没有血也没有疼痛,我不知道自己什幺时候就变成非处了, 以后查阅过一些资料说剧烈的运动和骑自行车会使处女膜破裂, 我不能确定。 但我第一次是和城,在地下室里完成了。 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而且年轻的身体是开发不尽的资源。 两个人都有无限的乐趣开展这项奇妙的工作。 城一直时间很短,我不懂,每次他都使我非常激动, 在半上半下的时候他猛地从我身体里离开,把一股股激情喷射到教学楼的墙壁上, 楼梯间树林里,剩下我经受不上不下的痛苦, 但我每次都做出愉快万分的样子不想让城感觉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