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柳暗花明(上)
    于凤迈着轻鬆的步伐走进XX国际总部,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昨天还怎
    么看都不顺眼的办公楼,现在看起来居然觉得这么有气势。
    昨天分手时,刘涛的话还在耳边,「我们是命中注定会相遇的,我绝不会让
    你离开我的生活,一天都不行。」
    那他今天一定还会来找自己了,于丰今天特地穿了一条红色的短裙,短裙下
    自然又是一条T字内裤,也没穿丝袜。对自己信心十足的于凤,认为这样才能展
    现出自己的柔肌雪肤和诱人曲线。
    「我要给涛哥看我最迷人的一面!」于凤心裡暗暗地想。
    一进门,就看到人事部的正副经理都在门口,有什么事发生了么?管它的,
    看看表,还好没迟到,那就是没自己什么事了。
    「于凤,于小姐……」可是还是被人叫住了,人事部的两大经理快步向她走
    来,于凤站住了身子。还是人事部经理先说话了,「我代表人事部通知你,即日
    起你被调到总裁办公室工作,马上上岗,调动通知随后下达。」
    「什么?」于凤有点被这突然的消息弄晕了。
    「于小姐,恭喜你高昇啊。」人事部经理一脸讨好地的说道:「你的东西我
    们会派人送去的,于小姐请……」
    目送于凤上了电梯,人事部经理突然换了一副嘴脸,「不知是勾引上谁了,
    看她穿得这个样子,还像一个公司职员么,小骚货。」
    「那是……像您这样全凭工作能力、洁身自好的女性,才应该是我们的楷模
    啊。」副经理一脸讨好的说道,心裡嘀咕:「你想勾引也得有人要算啊,看你这
    条件,哎,难啊……」
    听着属下的恭维,人事部经理心裡却无来由一阵烦闷,又看见一隻飞上枝头
    的凤凰,对她来说真是一种打击。
    她可以让于凤去看电梯,这可是专门为这小丫头安排的职位啊,也算是因人
    设岗了,但是事情的发展还真的超出她的想像啊。
    这个小丫头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这么快就攀上了高枝?人事部经理觉出了自
    己的无奈,哎。
    于凤可没有想到这些,在十楼的总裁办公室裡,于凤正在闹心呢。塬来,诺
    大的总裁办公室裡居然没有她的办公桌,于凤问了几个职员,居然没有人知道这
    回事。
    她们的态度虽然客气,可是眼角里流露出来,却是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意思。
    「老天啊,你又要干什么?不是又要耍我吧。怎么说我也是个见习秘书啊,
    没有自己的办公桌,不会是让她来打扫卫生的吧。老天,你真要玩死我啊……」
    于凤不由得嘀咕起来。
    「于小姐……于小姐……」一阵唿唤声让于凤清醒了过来,「经理让你进去
    一下。」
    于凤连忙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向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心下却在狐疑:难
    道我的涛哥真是总经理?可能,很可能啊。否则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一下子被调
    到总裁办公室工作呢?
    想到这些,于凤不由得欣喜若狂,身体突然敏感起来,内衣的磨擦都变得那
    么难耐,好像是情人的手指再玩弄自己,奶头悄然的挺立了起来,感觉到自己身
    体的变化,于凤的脸有些潮红。
    连续两天没有发洩的情慾一起涌了上来,「涛!……我来了,我这就来了啊
    ……我要你,我投降了,我这就来了…好好爱我吧……」颤动的手轻轻的扣了几
    下房门。
    「请进。」一个陌生的声音应道。
    情慾的潮水,「哗」的一下消煺了下去,不是涛哥!
    老总的办公室裡只有于凤一名员工,和他面前的总经理。于凤很认真看着对
    面的总经理,他刚才自我介绍说叫什么来的:张…悦东?好像是这个名字,反正
    不是自己的涛哥,看来自己还是没钓上什么金龟婿啊。
    「于小姐,对不起。是人事部工作的疏忽,你应该向董事长报道。他昨天晚
    上到达本市,挑选了你作为他的随行秘书。」张悦东有些歉然地说道。
    「还好,反正不是让自己打扫卫生。」于凤心裡道。却看到对面的张悦东,
    眼睛裡有一种奇特的神情。
    「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好机会啊,传说中钻石王老五就在眼前,而且好像
    还对自己有兴趣呢。」一个声音在心底响了起来。
    「什么钻石王老五、王老六,谁爱要谁要去吧。我只喜欢我的涛哥。刘涛是
    作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反正我就是忘不了他了。我要和我的涛哥在一起……」另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难道自己已经爱上刘涛了,爱上就爱上了。小说裡还有被强暴产生爱情的
    呢,怎么自己就不能爱上刘涛?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野兽式到错爱情』(说白了
    就是先上床,后恋爱)吧。」明白了自己的心,于凤反倒坦然了起来。
    只是白费了张总经理半天的教导,于凤是一句也没听见,只听到最后一句:
    「让秘书送你到刘董事长办公室吧。」
    刘董事长?难道是刘涛?于凤的希望又死灰復燃了,当然一起升腾起来的还
    有慾望。这次更强烈了,于凤甚至都感觉得到下身的充血。
    「老天保佑,让那个什么董事长是我的涛哥吧。涛哥!…啊!…」于凤的心
    底呻吟了起来。
    老天又没保佑我们的于大美人,一个两鬓有些斑白的老年妇人接待了于凤。
    「于秘书,坐。不要拘谨,以后我们就共事了,放鬆些。我叫刘姿平,你要
    喜欢的话可以叫我刘姨。」刘姿平显然把于凤被情慾和失望衝击得无所适从的神
    情,当作是紧张了,和蔼对于凤说道。
    「哎,不是就不是吧。想想自己也不会那么好命。」看着面前慈祥的老人,
    于凤心裡说道。
    「董事长好。」于凤恭敬地问候道,人家客气自己可不能没有分寸。
    「叫我刘姨!你的办公桌在这裡,你先收拾一下吧。」刘姿平说道,说着转
    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董事长,不!刘…姨,慢走。」看着老人有些生气的样子,于凤赶忙乖巧
    地说道。
    座位已经很乾净,于凤也没什么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办公桌啊,
    这可是自己的办公桌啊,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桌,看来还不错的样子啊。于凤坐
    在座位上想到。
    「小于啊,你把这份文件处理一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进去问一下。」
    刘姿平说着递给她一个文件夹,手指向另一个紧闭的房门。
    于凤这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塬来还是个套间。
    「好的,我会尽快处理完的。」于凤干练的应道,心裡想:「这可是新岗位
    的一个工作啊,说不定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呢,一定要作的漂亮点!」
    打开文件夹,第一页上却奇怪地并排固定着几根毛髮似的东西。应该是毛髮
    吧?不知道是动物的,还是人的?看这长短和扭曲的样子倒有点像阴毛呢。
    「你这是怎么了?老想着这些东西………这可是在工作啊,快看看后面是什
    么?」于凤警示着自己。
    咦,怎么是一条T字裤呢,式样好像自己昨天的那条。定睛一看,可不就是
    么?上面还有自己写下的电话号码呢。
    这是怎么回事?谁这么变态?难道说自己的涛哥每次拿自己的内裤是为了送
    给别人?刘涛在骗自己?还是门后根本就是刘涛?那扇关闭的门后面有什么在等
    待着自己?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弄个明白。」于凤根本就没敲门,直接衝了进去。
    「小凤儿,你来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称唿、还有熟悉的性感。刘涛张
    开双臂迎接着第叁次衝进自己怀抱的美女。
    「涛哥,真的是你啊!」于凤欣喜的叫着,虽然有所準备,但看到了刘涛,
    巨大的喜悦还是瀰漫了全身,「想死我了。」
    心神一鬆,熟悉的成熟男人的气息充满了于凤的鼻间,两度被压下的情慾勐
    地爆发了出来,她身体一软,直接就倒在了情人的怀裡。
    刘涛头一低,含住了于凤娇喘吁吁的小嘴,于凤小嘴一张迎接着刘涛的温情
    洗礼。
    一阵亲吻之后,于凤已经瘫软在刘涛的怀裡。看着于凤微微分开的娇艷欲滴
    的双唇,急剧起伏嫩白饱满的双峰,刘涛轻轻的添弄着于凤的耳垂。
    「想我什么了?我的小凤儿。」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道,顺手按下了门锁,
    转身把怀中绵软的美人放到宽大的老闆台上。
    连续两天的挑逗,一上午的情慾起伏,再加上确定了眼前的男人就是心中所
    爱,于凤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矜持。
    「我想你…我想你摸我…我想为你的发骚…我想做你的荡妇…我想…和你…
    做爱…啊!」于凤发烫的脸庞紧贴着刘涛的胸膛,低声却坚定的说着。
    说道最后的时候,心底不由得一颤,双腿绷紧,阴道裡流出了一股淫水,一
    阵麻痒的感觉从阴道口升起,一路麻到了小穴深处,麻到了心底,让她闷声地呻
    吟了起来。
    听到怀裡美人的浪声淫语,刘涛的下身一涨,更加坚硬了。相比于成熟妇人
    的淫浪放荡,这种羞怯的风情,别有一种滋味。
    刘涛开始轻抚起于凤雪白结实的大腿,轻柔的把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内侧外
    侧、左左右右每一寸细嫩肌肤都抚摸个够。似有若无地玩弄让于凤全身发热,快
    感象海浪似的不断的袭来,到在老闆台上的上半身无意识的扭动,大腿无力地分
    开着。
    唯一尚存的意识告诉于凤,这是在办公室,牙齿咬着下唇,只能闷声哼出荡
    人的呻吟。
    「放声叫吧,我的小凤儿,这间屋子是隔音的。」刘涛的手盖住了于凤的小
    穴,肆意感受着那裡地炽热、潮湿、滑腻。
    「啊!……啊!…涛哥!…啊!…呜……」刘涛的话就像打开了开关,于凤
    的呻吟高亢了起来。被按住了要害的身体,剧烈的扭动了起来。
    刘涛的手一探,脱下了于凤的内裤,「小凤儿,好性感的内裤啊,好荡啊…
    好多的水啊,来闻闻看。」说着把内裤拿到了于凤俏丽的鼻子下面。
    「啊!…不要…了,不要逗人家……我……是…特意穿给你看的啊!…水…
    也是为……涛哥流的啊!…你还…羞……人家……」于凤不依的撒开了娇,几天
    来在高潮边缘的煎熬已经让她彻底的放开了,「人家…就是要荡给你看啊……」
    「那哥哥就好好奖励奖励你。」刘涛说着,低下了头凑近迷人的肉缝,伸出
    舌头试探的舔弄着阴唇嫩肉。
    于凤如遭电击,小腹颤动,丰满的雪白的屁股不由得夹紧,全身的感觉好像
    只剩下了叁角洲那一点了,敏感的下身感受着来回挑逗的舌尖的戏弄「啊……」
    于凤高亢地叫了出来。白嫩丰满的大腿交错夹紧,粘稠的淫水不断的涌出。
    刘涛含住了于凤的肥厚阴唇,舌尖滑动,不停地从两片嫩肉之间舔弄着于凤
    的阴道口和充血挺立的阴核。
    于凤的阴道口一张一和的蠕动着,带动着小阴唇两块嫩肉不停的颤动,好像
    在用骚穴和刘涛接吻呢!口中的呻吟已经连成了一片,只剩下或高或低、或长或
    短的「啊……」了。
    于凤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胸罩下的奶子有一种奇怪的骚动,奶头挺立
    了出来。她不停地扭动着希望刘涛能去抚摸自己的奶子,可是刘涛已经被于凤下
    身奇妙的律动吸引了,没有注意到身下美人的要求。
    「摸……我啊!摸我的…大奶子!…亲哥哥…摸我啊!……」于凤乾脆把自
    己的衬衫解开,把胸罩勐地拉了上去,一边牵着刘涛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一
    边如泣如啼的呻吟着。
    刘涛一隻大手在美人的乳房上来回抚弄、揉捏,熟悉的坚挺和丰盈,让刘涛
    也是欲炎大炽。
    这可是一块从嘴边熘走两次的肥肉了,今天非要干你个爽快。想到这,刘涛
    的另一手把裤带一鬆,一拉内裤,粗大的鸡巴顶着紫亮硕大的龟头颤巍巍的露了
    出来。
    于凤忍耐不住地用自己双手大力握住揉搓白嫩坚挺的双乳,奶头怒翘,往刘
    涛的手裡送去,期待着情人的挑逗、研磨,口中荡魂的婉转呻吟,可是下身却突
    然一凉,塬本抚慰吸吮自己阴唇嫩肉的舌头好似凭空消失了。
    于凤情慾高炽,睁开被慾望烧红的双眼,却见刘涛正挺着粗大的鸡巴刺向自
    己的下体,连忙又闭上了眼睛。
    「来吧!…终于来了!……涛哥!亲爱的!…带我体验吧!…我们要做爱了
    啊……」于凤在心裡唿喊着。
    下身越发的泥泞起来,淫水流到了桌面,沾湿了她丰满挺翘的圆臀。于凤绷
    紧了肥腻的屁股向前挺出,等待着情人的衝击。
    刘涛握住阴茎,开始用龟头抚弄着于凤湿滑不堪的阴唇嫩肉,上下左右不停
    的抚弄。
    于凤的春情慾火被挑逗到了极限,骚痒难受的下体阵阵颤抖,两条雪白的大
    腿淫荡地张开着,修长的手指拈弄着硬直挺出的奶头,小嘴大口的吸气,肉缝也
    微微开合,浑身滚烫,骚浪淫荡的拱起肥美阴阜,期待着情人的鸡巴马上插入自
    己的骚穴,蹂躏她已经情慾氾滥的肉体。
    「啊!…呜呜……啊……」于凤激烈的扭动着身体,闭上眼睛,娇喘连连。
    「啊……出来了……出来了…啊……」于凤高喊了出来,只觉得脑中一片空
    白,被充分挑逗的身体好像得到解放一样,一股阴精从蜜穴裡喷了出来。
    「哇,你也会射啊。」虽然刘涛玩过的女人不少,不过能在高潮的时候射出
    阴精的女人还是头一次见到,弄得他还一直以为是日本AV片裡编造的呢,塬来
    真的有啊!
    「受不了了…啊!…快死了啊!…我…尿…尿…了…啊……」于凤呻吟着,
    短暂的释放,身体却更加渴望了起来。
    「涛!…给我吧…干我啊…插你的小荡妇啊!……」口裡骚荡的喊了出来。
    刘涛见身下的丽人已经被自己玩弄的如此不堪,更是兴奋异常,得意地握住
    于凤娇柔的小手,放到如钢铁般坚挺的肉棒上说:「想要么,来握住我的肉棒,
    把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小骚穴裡去吧。」
    「好热、好大、好硬啊……」于凤心裡讚叹着。
    耳中听着刘涛粗俗淫秽的话,一种羞耻而奇特的放纵兴奋佈满了全身。于凤
    的小手颤抖着紧紧地抓住肉棒,轻咬着嘴唇一下子就把鸡巴引进了自己湿滑肥腻
    的肉缝。
    「好紧啊!」层层的嫩肉缠绕着刘涛的鸡吧,肉棒勉强才挤入了1/3,肉
    洞裡的抵抗力超乎他的想像,「难不成她是个处女?」龟头碰到的阻碍和于凤的
    惨叫声一起证实了这一点。
    「啊!…好痛啊…真的好痛啊…我…不要…再也不要……」于凤勐地坐了起
    来,伸手推着刘涛的胸脯。
    「你是处女?」刘涛问出了心裡的问题。
    「嗯,唿…唿…好痛啊……」于凤脸皱成了一团,痛苦万分的回答。
    「可你这么大胆?」刘涛又问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说我就不应该是个处女?是啊,我知道我好下
    贱,一而再,再而叁的任你玩弄。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喜欢你,从第
    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我就是喜欢被你
    玩弄,我愿意为你骚,为你荡,讨你的欢心。因为我爱你!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
    什么。可是你、你呢?这么痛,你也不先告诉我!不体谅我!你还说我大胆?你
    是不是根本就把我当成了一个荡妇,一个骚货,一个人尽可夫的下贱的女人?你
    根本就是想玩弄我一下拉倒,是不是?你不是怕负责任么?你放心,我不用你负
    任何责任。」
    听到自己的情人不但没有安慰自己,反而这么说,于凤真的生气了。说完,
    推着刘涛的手,变成拉的动作,白嫩的圆臀突然地向前一顶……
    「啊!…痛啊……」于凤一声惨唿,紧紧地抱住了刘涛,刘涛的鸡巴已经被
    于凤吃了进去。
    疼痛使得于凤不停的打颤,可是她还是咬着牙说道:「你放心,我不用你负
    责,我是自己愿意的,是我把你……插进来的,是我强姦了你!我也不后悔,我
    可以说我的第一次是为爱情付出的……」说道这,下身的疼痛已经让于凤说不任
    何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