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少女的恶梦。

大学的生活很空闲。 我和阿静为了自缚方便租了一间房和住。 那天我和阿静去公园,阿静开玩笑的说“我们俩字打来到这还没自缚过呢, 下次自缚时我们俩把钥匙放在这。” 这个公园一到晚上就特别乱经常看见一批一批的流氓再转来转去得, 还经常发生一些QJ案。 我第一次的**就是被人LJ所以一提QJ这两个字我很害怕, 我催着阿静赶紧走阿静一定要我在这里藏几把钥匙, 我虽然不明白阿静是什么意思可还是藏了。 这天阿静回来时我要不要玩个新鲜的我问阿静是怎么回事, 阿静说她还发现有一个女生也很喜欢这个说想和我们一起玩呢。 多一个伙伴当然好了,我就答应了。 晚上阿静对我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三个轮流做今晚是你。” 我问阿静怎么做呢阿静告诉我“今晚张旭在我们后面的街拐角等你你自缚好去找她, 我把你藏的钥匙交给张旭了她带你去玩。” 我听了阿静的,时间差不多是我开始自缚了。 我把一个大约一寸多粗的假阳具插进我的**, 这个假阳具的功能很多是我特意定做的。 假阳具分成两截除了正常的振动以外,第二挡假阳具可以模仿男人的阳具在我的**里前后伸缩, 如果我的**里没有**润滑的话我会感觉是有人在QJ我;然后是两截假阳具可以向相反方向旋转这更加深了增加对我的**的刺激这会让我忍不住的兴奋。 最后一档是这个假阳具的上面有很多触点可以对我的**和子宫口放电刺激, 如果到了这一党不管我的**里是否有**润滑当电击开始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被人QJ的感觉。 在假阳具的最前面我模仿我的铁贞K 带加了一个铁球, 铁球的最前面当然是有一根探针。 功能也差不多,如果我的**放松的话铁球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我的子宫口, 而铁球最前面的探针就会穿过我的子宫口进入我身体最深处放电。 这样我放松**铁球和探针会虐待我的子宫如果我加紧**的话假阳具会不停的玩弄我的**. 如果这几个功能全都用在我身体的内部的话, 因为我受过LJ的滋味我想LJ带给我的痛苦也不会比这更强烈。 阿静前几天刚刚知道还有脘肠的玩法,她执意在我的肛门里插入了一个肛门塞, 然后用一个袋子装了部知一袋子什么液体又用一根管子和肛门塞相连 把袋子挂到我的背后。 这样一打开肛门塞的开关我就会一边走一边被自动脘肠。 后我给自己做了一个龟甲缚,因为是给自己做我会怎么都拉不紧, 在这之前我把所有的麻绳都沁湿了要知道麻绳会缩水, 干了以后就会勒得非常紧。 我用绳索把我的双腿捆缚好,因为我只要走一百米就可以所以我只在我的两脚间留了大约有三寸长的绳索。 不过我也要小心翼翼,以为我的捆缚法是用来慢慢的减少我的行走能力的。 如果我的活动太剧烈这三寸长的绳子会缩到腿上, 这样我的两只脚就被牢牢地捆到一起。 我给我自己戴上脚镣,脚镣之间也只留有三寸的铁链, 我要带脚镣的原因是怕我有意外情况是会想办法磨断绳索 这样就算是我磨断了绳索我的两只脚还是被束缚在一起的还是无力挣扎。 我在脚镣上面还拴了一对铃铛,现在我只要挪动脚步铃铛就会提醒别人注意我。 我想到如果有人发觉了我我是逃不掉的也是无力反抗的, 就算是我学过武术可是我身体用的这些自虐用品也会让我乖乖的被人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我的身体就在发热。 不过我还是不想有这种意外发生。 我试了试铃铛很响。 然我又用一根绳索给我自己做缚乳乳罩, 我贴着乳房在乳房的上面绕了三根又在下面绕了三根 每绕一拳我都打一个结。 这个结只能向着绳索的两边抽紧,换句话说就是越勒越紧不管怎样都不会自己松, 最后一圈我绕住了我的两个**我把绳索拆散了一节, 正好把我的**塞在里面。 然后我把绳索拉紧,我的两个可爱的**立即因为血液不流通而红肿彭胀, 我最后在身后系好。 我又用一根绳子在我的乳峰之间把我的缚乳乳罩从乳沟里把几圈绳索都拉在一起。 然后再用两根细绳把我的**上下连在缚乳乳罩上。 立即我的胸部向前突出可是因为**被绳子成十字缚住, 每个乳房又以我的**为中心被勒成了四半。 可是我的**现在很难过了,我现在上身一点也不能动要不我的两个肿胀的**会因此而痛苦难忍。 我用绳索系在缚乳乳罩的上边绕过我的肩头在后面系好。 乳罩的下面用绳子和腿上的绳子连在一起,又连在龟甲缚上。 现在不管我牵动身体上面的那一根绳子我的两个**都会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又做了一个缚阴丁子裤,丁子裤在我私处有三根绳索过一会和龟甲缚的绳索一起折磨我的私处。 我在做丁子裤的绳索上面大了很多的小节,又把丁子裤和我的乳罩和腿上的绳索系在一起, 这时阿静教我的这样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和乳房都会受到极大的折磨。 我用铜锁把我的假阳具和肛门塞都锁在了折磨我私处的绳索上。 这样这个假阳具和脘肠用的肛门塞在开锁之前会一直留在我的私处。 就算有人QJ我时把他们拔了出来,这样也可以提醒男人们干完后在给插进去, 因为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可以给一个漂亮的裸体女孩子的**随意插入假阳具尔又不会有什么后果的话谁都不会拒绝 这样就保证了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要忍受假阳具和肛门塞对我**子宫和肛门的剧烈折磨。 同时因为拔的时候会非常痛苦,这样也可以避免我自己在没有开锁之前因为难受拔出假阳具来。 我把我自己做的电源挂在我的腰上,这个电源可以保证假阳具工作四十八小时。 这个时间可以保证我的身体出现不断的高潮。 电源的开关是感应人体的分成几种情况。 一种是开,只要有物体接触到过开关阳具就会开始工作, 有一种是待机就是我的**夹紧时假阳具就会自动开始工作玩弄我的**, 还有一个作用是如果我夹的太紧时我身体内部的铁球就会在一个转轮的带动下自动的撞击我的子宫 这也是我要小心避免的。 还有一种是关,只有开关感应到其他人的身体假阳具才会停止工作, 我自己是无法关的。 这样可以保证在我实在忍受不下去的时候只能找其他人来关。 如果我不凑巧找到的是一个男人那么关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只能会是我这个被牢* 的束缚着并且给自己带很多控制自己身体用的自虐用品心甘情愿不要反抗能力的可怜而漂亮又性感的裸体女孩子受到QJ. 这也是我最不想发生的一种意外。 我现在变得小心翼翼的。 现在我开始给阿静作束缚。 我先把一个跳弹塞在阿静的**里,跳弹开始跳动着玩弄着阿静的**. 我把阿静的私处和乳房捆好, 又把绳子连在一起。 我让阿静骑到木马上面,阿静把她可怜的两个花瓣放到木马朝上的棱角上面一脸痛苦的坐了上去。 所谓的木马就是一根三角的木头,下面用四个脚支好, 最尖的一个棱角朝上。 女孩子坐上去之后正好两个花瓣的正中央骑在棱角上。 就象是阿静现在这样。 我又把阿静的肛门塞了一个肛门塞。 我也会让阿静试试脘肠的滋味。 我把水袋吊在房顶,用橡胶管和肛门塞连在一起。 我在水袋里加的不仅仅是肥皂水,因为这个肥皂水我事先在阿静没注意的时候煮过辣椒。 过会辣椒水灌进阿静的肛门里,我想会让阿静满足的。 可怜的阿静这时还不知道她要被用辣椒水来脘肠。 我忍着绳索对我**和私处的折磨,用一副脚镣把阿静的双脚铐住。 因为我打算让阿静在我回来之前一直骑在木马上面, 所以脚镣之间我一点链子也没加现在阿静的双脚被牢牢地铐在一起。 我又把木马下面准备好的一个四五十斤的砂袋挂在阿静的两脚之间。 这样阿静的私处受到的折磨会远远超过她自己所要的。 我把砂带下面的凳子推倒,阿静“阿”的一声, 一边喊疼一边质问我“你在我的脚下到地挂了些什么”阿静现在因为骑在木马上面所以一动不敢动 她每一动她的私处都会受到更大的痛苦。 我把阿静的双手用手铐倒剪在背后铐好,阿静不知我还要怎么整她惊慌的望着我。 事前我和阿静往房梁的上面挂了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捆了一个放在衣柜顶上的重砂袋。 砂带大概有一百斤。 现在用上这根绳子了。 我把绳子的另一头打好绳套勒住了阿静的手腕, 阿静一下子明白过来我要做什么。 阿静晃动着双手极力要把手从绳套里面挣脱出来, 可是我又怎么会放过她呢我把沙袋从柜子顶上拉扯下来。 阿静顿时间倒背着双手被高高的吊起。 可是她的脚底下也被我挂着沙袋,所以她的身体现在被上下两个拉力拉的直直的, 因为还在极力反抗的原因身体在木马上面晃来晃去 可是因为私处正好摩擦木马的棱角越晃受的痛苦越大。 阿静大喊快把我放下来,我听得烦了把一个堵口球赛到了她的嘴里, 又把堵口球在阿静的脑后锁住现在阿静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可怜的阿静恨恨的看着我,现在她一动不动。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吊着她的双手的绳索在*近她的手腕的地方是用一把锁连在一起的。 因为有的时候我们俩会自己吊住自己,等到了我们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把锁打开, 这样我们就可以脱缚所以钥匙一直插在锁上的。 她是想等我走了之后再把锁打开。 我用一根细绳把阿静私处的跳弹和插在肛门里的肛门塞系在一起, 又把绳子慢慢的拉紧。 肛门塞和跳弹紧紧的夹着阿静**和肛门之间的嫩肉, 随着阿静的身体晃动慢慢的相互摩擦。 阿静这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布满红晕,她在极力的忍受着这种还没有经历过的刺激。 我把绳子拴在木马上,这样阿静如果在木马上面晃得太厉害就知道什么叫前后夹攻了。 我把阿静的眼睛蒙好友拴在她的背上省得让我看了心烦。 现在该轮到我给我自己做最后的束缚了。 我先披上大衣,在腰间系好。 我给我带上了一个眼罩。 这种眼罩和其它的不同,为了还要走一段,我带上之后大约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 不过也是很有限的大概只能看出我眼前两三米左右。 我用一个堵口球塞到自己的嘴里,和眼罩系在一起, 仰起脸后捆到我的傅乳乳罩的后面。 这样一来我的头是低不下来的,如果我要走路的话, 只有慢慢的往前试探着走。 我把阿静的脘肠器的开关打开。 微红色的辣椒肥皂水汩汩的压入阿静的肛门。 阿静呜呜的叫了起来感觉到肛门里灌入的并不是普通肥皂水。 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可怜的屁股。 阿静就算是知道自己上当了又怎么样呢她只有等我走了以后用钥匙开锁把吊着自己的绳索放松, 不过我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我抢先把钥匙拔了下来。 阿静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慌了神,我感觉到很奇怪。 因为就算是肥皂水的原因,阿静也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不应该慌成这样。 不过我现在是不可能再考虑这么多了。 我打开了我的脘肠器的开关用一副手铐把我的双手吊在背后, 慢慢的试探着挪出门去。 我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现在的我如果不触动我的**里的假阳具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了。 因为只刚刚束缚阿静的动作假阳具就已经在我的**里开始震动了。 我现在只能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用我的娇嫩的**夹住假阳具因为我现在不可能反悔了。 我对自己的束缚做得很好如果现在我想把它停止只能是一个梦想。 按照我的设想我的**夹得越紧假阳具玩弄我的**就会越强烈。 我徒劳的试着用我可怜的吊在背后的双手去接触电源线。 不过一点作用没起如果说有一点作用这只是让我的绳索勒得更紧。 就因为我的这个简简单单的挣扎假阳具在我的**里又加大了一当, 假阳具的前后两段在我的**里方向相反的转动起来了。 我极力的放松着我的**以减少假阳具转动时对我的**的刺激。 我小心的加快我的步伐。 因为通往我的脘肠器的导管是用冰冻住的在我的体温的温暖下我感觉到冰在很快的熔化。 很短的时间内我就会灌肠了。 如果我到那时还没找到张旭我会很难过的。 我用我视线不清的双眼无助的向前望去, 视线之内一片灰蒙蒙的。 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所以路人很少。 多亏了路人很少我在一路上才没出什么意外。 街上的路灯在我看来都是灰蒙蒙的。 我小心的躲过每一个灯光,在阴影里穿插。 因为这样我在路上用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 我现在真是很害怕被脘肠。 一阵深秋的凉风扫过我紧紧束缚的身体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 我的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在不停的蠕动着。 我一边慢慢得挪动着我的脚步一边极力克服我想夹紧**的本能, 我感觉到我的**顺着我的大腿内侧在往下流。 脚上的铃铛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震耳欲聋。 一刹那我本能的想转身回去,可是这时插在我肛门的肛门赛中流过的火热的液体又让我清醒过来。 我能听到我背后连在肛门的导流管里的液体正在汩汩的流向我的肛门。 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去厕所的感觉,可是因为我的肛门被牢牢地插死我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在心里盼着灌肠的时间再短一点。 可是我的身体内部的感觉让我现在非常的不舒服。 不管灌肠水流到哪里哪里都会变得火辣辣的然后就是剧烈的疼痛。 原来不光是我给阿静的灌肠水里加了调料,坏坏的阿静也同样在给我的灌肠水里加入了辣椒。 我的每一次唿吸都带动了我的小腹的阵痛。 我的每一次唿吸我的缚乳乳罩对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勒住我的胸部让我唿吸困难, 我每唿吸一次我的两个粉红而小巧的**都同时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 我留出了大量的汗水在顺着绳子往下流。 我的细嫩的皮肤早已经被粗糙的麻绳磨出了一条血痕, 现在在被汗水一洇在绳索摩擦皮肤产生的瘙痒中还有针扎的一样刺痛。 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都会传来一阵让我颤抖的痛苦, 随着痛苦还有我的**一起流出。 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短短的一百米漫长的就象是一里。 我终于投过我半透明的眼罩看见了拐角。 可是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包括张旭。 我无助的* 在电线杆上任凭各种束缚用品对我身体进行折磨。 我的私处因为绳索的摩擦变得又红又肿,假阳具的转动这时已经成为我的痛苦。 我的胸部因为绳子的牵动向前耸立着在夜色中两个充了血的**闪烁着骄傲的光泽。 在这些折磨中我到了我今夜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身体还* 在电线杆上, 因为如果我倒在地上现在的我无法自己重新再站起来。 高潮过后我清醒过来很庆幸在这段时间没有人经过。 我尽量用我视线狭窄的双眼看清附近,可是还是没有看到人影。 我困难的转过身体注意到绳索还在按照我的设计在无情的扯动我的娇嫩的**和可爱小巧的**. 我转过身来看到街边的板报上面写着一行字, “南南张旭不回来了我没让她来这里,你要自己到公园去找到钥匙阿静”我看到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呆呆的感觉到了这个城市是如此之大, 远远超过了我平时的想象。 我想再回去的话因为阿静也被我吊了起来,我的双手因为受到了限制不可能再给阿静解脱。 我现在只有自己去拿钥匙。 我的紧张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加紧了**假阳具感应到自动的加大了一档。 假阳具的末端在我的**进进出出,分分秒秒都像是有人在狂热的爱我。 最糟的是假阳具带动了绳索也在一紧一松的刺激我。 我身体上的绳索一松一紧的刺激着我让我很难继续忍受下去。 绳索在我的细嫩的皮肤上蹭来蹭去每蹭一下都让我后悔为什么捆得这么牢*.我现在离公园还有二百米左右。 这二百米在现在的我看起来就像是天涯那末遥远。 我无力的扭动着我的双脚向公园走去。 着一路上我的高潮不断,**一直淌到了我的期概。 我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下要不接连不断的高潮会让我丧失理智。 我终于走到公园,我的感觉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 在了一块墙壁上面感觉着我的又一次高潮。 我的小腹的阵痛已经发展到的让人非常痛苦的地步。 我的唿吸急促挣扎着想让身后的双手挣脱绳索和死死的拷紧的手铐, 拔掉通向我的肛门的导流管。 可是这只不过是徒劳,绳索和手铐把我纤纤的双手还是一点不留情面的吊在我的背后, 根本没办法挣脱。 就在我拼命挣扎的时候插在我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又开大了一档。 一道让我全身震撼的电流打穿了我的**和我的子宫。 我觉得浑身一震,**象救火车喷出的水一样窜了出来。 我的身体紧紧的向前蜷着,我不由自主的用**加紧假阳具。 可是我越加紧电流和假阳具的插动对我的刺激越大。 我扭动着身体呻吟着。 就在我极力挣扎的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我强忍着身体的一阵阵感受就这样蜷缩着身体向公园深处挪去。 我暴露在大衣下面的双脚暴露了我。 我每挪动一步铃铛就会响个不停,我心里真是恨死讨厌的铃铛了。 可是我的两脚之间只有三寸的绳索又怎么可能走得快呢我还没有走多远身后的人就跟上了我。 我听他说“小姐你的嘴上带的是什么”我不由得又羞又急, 不敢扭头看他只好拼命挪动身体,但起不了什么作用, 反而增加了诱惑力。 他打身后抱住了我,一抱住我就发现我的两只手被捆在身后, 我更是无地自容了只好紧闭着眼听天由命了。 谁让我是自己送上门来。 他又招唿了一个人把我架到了一个阴影。 我感觉我的大衣被人脱了下来四只大手在我的裸体摸来拧去。 然后我的两腿中间的东西也被人发现了我的眼睛紧紧的闭着羞得满脸通红, 有人在拔插在我两腿之间的假阳具。 就象是真的被人插动一样,假阳具每一次的动作都会引起我的身体的强烈反应。 我扭动着身体无可奈何的站在那里感觉着我的**被假阳具插来插去。 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喊“你们在干什么”抱着我身体的两个人一哄而散。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因为我还是站着的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而且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残留的目光看到了旁边一条不知伸向哪里的小路。 我扭转身快步走去。 这时一个让我铭记在心的错误发生了。 我转身的时候忘乎所以之下加紧了**. 假阳具前面的铁球在转轮的带动下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宫口。 铁球前面的探针深深地从子宫口插入了我的子宫。 探针在我的子宫内部开始放电。 铁球按照我的设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探针在我的身体最深处发出让我眩晕的电流。 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忍受这种折磨。 我也不例外,虽然是我自己设计好的可是我实在是不想让他在这时发挥作用。 我的身体在电流的刺激下变得绵软无力。 每隔一个固定时间我都会被这套假阳具刺激的身体反躬起来。 我无力的歪倒在冰凉的土地上。 我听到有几个人围了上来,有人说“看这个小妞长的还挺水零, 胸部也挺大的。 还给绑得严严实实的。 好。” 我一听就知道又没遇到好人。 我向哀求他们可是我的嘴带着堵口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人将我的**上的绳子拨开,玩弄着我的**. 以后的事, 就不用详述了几个男人先把我两腿之间插的假阳具拔了出来。 因为假阳具是和绳子锁在一起的,假阳具每往外拔动一点我都会觉得有人在用刀噼开我的双腿。 几个男人轮番压住我,因为我的**在这之前已经流出很多我在这时并没感觉到疼痛。 让我最耻辱的是,我本来是无力拒绝所以才让他们为所欲为, 可是在经过他们玩弄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反而有了高潮。 一个女孩子的高潮是瞒不过男人的,很快他们就发现了。 他们一边玩弄着我一边还对我说“哥哥的本事很大吧这么快你就来了。” 我被他们说得满脸通红,可是还在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 我的两脚越夹越紧。 我的高潮接连起伏,一次接着一次。 最后他们终于玩弄够了,有一个人对他们的同伴说“我见过这个女的。 她在附近的一个大学上学,住的离这里不远, 不知道今天她怎么会捆成这个样子在这”现在的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我更不愿意他们知道我是谁。 我听到有人回答“听说他们学校有的女孩子很变态喜欢把自己捆的象一个粽子似的, 她现在就是把”又有人说话“那我们把她送回去 什么时间我们没姑娘玩了就去找她们”: 刚才的那个声音极力反对“那可不行万一她把我们告了呢”“玩这个的都是见不得人的 你看这女孩子早不是处女了早不知因为这个被人玩了多少回了她还害怕我们给他传出去呢。 要不她怎么还有脸见人”大约是其他几个人都赞成这个说法, 他们把我又架了起来把我送回家。 刚才我出门的时候为了回来时方便就没有锁门, 只是为了阿静的安全把手柄扭到了锁的位置。 如果不扭动手柄门是不会开的。 很快就到了我租的住所。 有人敲门。 可是现在的阿静还应该在痛苦中挣扎又有谁会来接我很长时间过去有人等得不耐烦了, 发现一拧门把手就可以开门。 我被带到了院里。 院子里静悄悄的,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只是隐约的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 就连可怜的我在痛苦和快乐中挣扎的空隙中都可以听见。 同样可怜的阿静。 只听见有人说“这里还有一个”我就知道阿静也难逃这一劫了。 我被带到了屋子里。 有人说“这里就她们两个住,把门锁上我们就随便了。” 真的有人去锁门,我听到院门沉重的撞击声和上锁声。 有人低声说“小点动静,还有邻居呢。” 大概是因为不方便的原因我的眼罩被取了下来。 我看见阿静还是很可怜的吊带木马上。 阿静的私处和我的一样又红又肿。 不过我的是被这些男人们玩的时间太长了,而阿静的是因为在木马的上面的时间太长了私处被磨的又红又肿。 阿静也听到了男人们的说话知道大事不好可是也无能为力。 大概是被吊了很长时间的原因,我出去的时候阿静蜷缩着身体倾斜着自己的手臂以减轻对自己私处的折磨, 现在阿静的身体在木马上面被吊得笔直丝毫不动 只是时不时的呻吟着。 就感觉到了男人们不怀好意阿静的身体都没有挣扎一下子。 男人们大概是觉得解绳子太麻烦了找了一把剪刀把拴在阿静身体上下的绳子都剪断, 把阿静放了下来。 阿静因为骑木马吊起和脘肠的时间太久了,被放开了双腿也是一动不动任凭男人们把她并排和我放在一起。 我用身体碰了碰阿静,阿静也是练过武术的, 我觉得他们只有四五个人如果阿静可以搞出很大的动静说不定可以把他们吓跑。 阿静真是因为束缚的时间太长了,只有男人们开始进入她的身体之后才开始慢慢的蹬动两条布满绳迹的腿。 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因为男人们的阳具已经从她还没有被人经历过的私处蛮横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内部, 牢牢地控制着她。 阿静的两条腿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盘在了男人的身上, 反而增加了她的诱惑力。 就是这样还是有一个男人在墙角拿了绳子把阿静的双脚分成了一个大八字捆在了床头。 男人的身体在阿静的身体内部快速的插动。 每插一次阿静都会从堵着的嘴里挤出一个呻吟。 阿静因为是第一次的原因身体在剧烈的抖动, 男人们发现她还是处女就都轮换着压到了她的身上。 阿静因为眼也是被蒙着的都看不出来是谁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头一个男人从阿静的身体上面滚了下来在我的旁边休息。 他吃惊的说“你们看这两个骚货,肩膀上都挂着一个袋子, 还有一个皮管连着屁眼。” 这个男人跪在我的另一边好奇的抓住我的肛门塞使劲一拔。 我本来肚子里面就已经疼了很长时间,只是因为肛门塞的原因无法排泄, 这一拔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就听噗哧一声从我的肛门就喷了出来。 正好喷在那个男人的手上。 这几个男人这才知道我俩肩膀上面挂的袋子是脘肠用的。 我排了之后小腹一阵轻松,两脚使劲往身后一蹬, 正好蹬在了那个男人的肚子上。 这一下子就把他从床上蹬了下去。 那个男人哎哟一声,说“这个骚货还听浪”。 我听了气得很,翻过身子还要踢他一脚。 可是我的身边还有两个男人,还没有等我踢呢, 就把我摁住了。 一个男人掐住我的**拧了一把,我立即疼得浑身没了力气动弹不了。 被我踢下床的男人在墙角拿了绳子把我的双脚也把在了床头, 又从我的脖子上套住连在了床帮上。 我的身体现在被上下两个绳子扯的直直的一点也不能打弯。 我现在心里是真恨为什么我们不把绳子收好。 男人们从我的身体上坐起,商量怎么整治我。 一个男人出了一个真正是臭不可闻的主意。 他把阿静用的脘肠管用一个夹子夹住,拔下插在袋子的那一头。 紧接着我惊慌失色的看见那个男人把那一头从我的堵口球正中间的圆孔里插过, 一直插到了我的咽喉里。 我拼命的左右摆动我的头部。 可是我的堵口球是和我的身体上面的绳索拉紧的, 我的脖子上面还有一根绳子拉在床头。 我的挣扎又有多大作用。 那个男人摁住了我的头部把脘肠管一直插进了我的喉咙。 我一阵阵的恶心,极力要把脘肠管吐出来。 可是脘肠管从我的堵口球之间深深插到了我的喉咙里, 我对此一点也是无能为力。 那个男人把夹子拿了下来。 我可以看到一股股说黄不黄说绿不绿的液体从脘肠管里流向了我的喉咙。 我把头扭到了另一头,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一股又臊又热臭不可闻的稀汤夹杂着一些固体颗粒流到了我的喉咙。 我改用鼻子唿吸,看着稀汤终于停止了流动。 男人看到没有给我灌下去,又把脘肠管向我的喉咙深处插去。 一直插到了我的食道里才停手。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食道一阵阵的蠕动,我眼看着稀汤从阿静的肛门流向我的喉咙。 讨厌的阿静这时肯定感到了轻松,因为我的眼神看见阿静的腹部在用力的收缩着, 竭尽全力排除她身体内部的液体。 大部分的稀汤从我的食道灌了下去,还有零星一点返到了我的嘴里, 又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一个男人把我身体挂的袋子又重新装满了水挂了起来, 又把肛门塞插进了我的肛门。 我现在不光是嘴里在被灌着,我又重新开始被脘肠了。 水流得很快一会就灌进了我的肛门。 男人们还不想罢手,重新找了一个饮水机用的水桶。 他们把这个水桶灌满了水,把脘肠管的另一头插在桶口再把桶底部钻出了一个洞, 吊在屋顶。 男人们围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我努力的扭动身体想躲过两根导管。 男人们并没有把我的束缚解脱。 我的扭动不光是增加了我的风骚,还让我经历了更多的无法忍受的痛苦还有快乐。 我现在流的不光是因为灌肠而流的汗水还有我一次次冲动时排出的**. 这些在我的身体下面汇集在一起成了一个人型。 一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去厨房拿出很多的烹调调料, 站在桌子上面倒在了倒吊着的水桶里。 也就是很短的时间我就感觉出这些调料把我身体内部的清水增加了其他的味道。 这种经历比阿静给我用的辣椒水还强力。 我的小腹的疼痛很快的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我这时候疼的一动也不想动。 一个男人看我不再扭动,把我下身挂着的假阳具又插回了我的**. 假阳具一直插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 阳具前面的铁球在转轮的带动下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宫口。 铁球前面的探针深深地从子宫口插入了我的子宫。 探针在我的子宫内部放电。 铁球按照我的设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探针在我的身体最深处发出让我眩晕的电流。 每一次插动都让我到了地狱然后又使我回到了天堂。 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忍受这种折磨。 我也不例外。 假阳具每在我的身体里插动一次,我都会把身体先是反躬起来, 小腹突出很高;然后再在假阳具的带动下向正面蜷缩 挤压我正在被灌水的小腹。 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蠕动着身体。 几个男人又用电线电击我的两个**,最后索性把电线的一端系在我的**上面, 另一端连在了我身体挂的电源上。 然后站在一边看着我在那里在电击下蠕动。 我就这样一会到了天堂一会又进入地狱。 我吃的本来就不多,我被灌了阿静排出的粪便这么长时间我的胃早已满了。 我随着一阵阵恶心把阿静的粪便也一阵阵的往外吐。 可是我的喉咙里插着导管,我是吐不到外面的。 随着我的胃一阵阵抽动阿静的粪便由被我从导管里压了回去。 最后一直到我胃里半消化的食物也随着阿静的粪便一起压了过去。 我在这边压,阿静在那面就能感觉到肛门里又被灌入了东西, 阿静就再往我这里排。 就这样我一回给阿静灌肠,阿静一会又用她的粪便给我洗胃。 阿静的身体下面也流了很大一摊汗水和**的混合物。 几个男人在阿静的上面玩够了,都站在我的旁边看我被强制的灌下阿静的粪便。 房顶上面吊着的水桶已经空了一半,水流的速度已经很慢了。 我的小腹高高的鼓起,调料的混合物从我的肛门进入我的大肠, 又因为大肠被灌满在灌入我的小肠。 一个男人胜利的拿着一个我不只是做什么用的工具, 对其他人说“你们看这是导尿管”原来这是阿静一起买的 现在被他们发现了。 这根导尿管在最不应该的时候野蛮的插入了我的膀胱。 就像是我也是第一次脘肠一样,他们也不知道导尿管的正常用法。 插入的时候我疼得很,就像是他们在把一根铁管插入我的尿道一样。 吊尿管每在我的身体里面插入一点,我本来已经被折磨无力的身体都会绷直。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刺激都会给我带来无边的痛苦。 因为现在的我因为小腹的疼痛一动也不再动了, 绳子的痛苦已经减轻了很多。 主要是我的胃在抽缩,我也要痛苦挣扎的用我的被紧紧束缚的胸部唿吸, 同时电流和巨大的假阳具的刺激也同时让我进入地狱。 时间不长,我的膀胱里也充满水了,我痛苦的从牙缝之中并处每一个呻吟。 门又响了,几个男人藏进了旁边的屋子。 原来阿静让张旭这时来找我们。 张旭并没有发现旁边的屋子还藏着几个男人。 她直接就到了床前,看着我们俩可怜的样子一阵好笑。 她当然不知道我俩是被其他人搞成的这个样子。 张旭摇摇我又推推阿静。 我俩都痛苦的一动不能动。 想对张旭说屋里还有人,嘴里堵着东西。 我勉强睁开眼想给张旭眼神,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眼罩又戴上了。 我只能无力的摇着头。 我的动作被张旭误解了,她还认为我在怪她来晚了。 张旭银铃一样的笑了起来,对再次失望的我俩说“你们俩是不是还没快乐够呢我也来陪你们。” 张旭把院子门锁好,又回到了屋里,脱下自己的衣物。 灯光下张旭嫩滑的皮肤越加洁白。 张旭脱掉了所有的衣服,我透过半透明的眼罩可以从墙上的镜子中看到她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 张旭就站在我俩的床头,好奇的看着阿静肛门里伸出的导管。 从导管又看到了我的嘴巴。 张旭说“唉呀你俩好恶心呀,连阿静排出的屎你都来做洗胃用。 还有你看你的肚子都多大了,还吊了那么大的一个水桶。 当心把肠子灌大了没人娶你。 你给自己还插着一个假阳具。 这个假阳具还真是挺好玩的,还会动呢。 一进一出的”我被张旭说得满脸通红,张旭用手恶作剧的顶了一下子我的私处插的假阳具。 假阳具随着张旭的动作顶在我的子宫,我身体深处传来一阵阵说不出来的痛苦。 我在痛苦的刺激下把身体反躬了起来。 我在痛苦的扭动身体,张旭看得好笑抓住假阳具露在身体外的铜环用假阳具一插一抽的玩动着我。 因为假阳具挺粗的插在我的**里后被夹得很紧她要用了很大的力才可以顺利的一次一次的插进去。 我本来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这下子被插的又来了感觉。 **控制不住的往外流着,把张旭的手都搞湿了。 张旭厌恶的放开了手* 开了双腿向我示威。 我现在虽然看不见旁边房间,可是可以想象到那几个男人现在肯定正站在朝着这边的窗户前看着这难得的一幕。 我是在是忍不下去了。 我的肚子一阵抽缩,又把阿静的粪便从我身体内部吐了出来。 花花绿绿的液体顺着导管向阿静的肛门熘了过去, 很快又被阿静抽缩着压回了我的嘴里。 张旭都要看呆了,过了好一会才冒出几个字“还有这么玩的”张旭摇摇头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张旭从自己带来的挎包里拿出了脚镣戴在自己的脚上。 又拿出了堵嘴用的工具。 和我的不一样的是堵口球的后面是一根橡皮管。 橡皮管的韧性很好,可以把堵口球勒在嘴里。 张旭把堵口球从头上套了下去,橡皮管放在脑后, 而堵口球放在了下巴上。 这样放暂时还是可以说话的但是只要把最张大堵口球就会落入嘴里, 这样就可以堵住嘴了。 张旭一边说“我也陪你们玩一会”,一边又掏出了绳子。 张旭把绳子对折在自己的胸部上边绕了一圈, 又打腋下穿过在胸部下面再绕一圈。 把绳子在自己的背后系好。 富裕的绳子搭过自己的肩膀在乳沟之间把上下两道绳索绑在一起。 这样一个简易的腐乳乳罩就做好了。 张旭的两个乳房比我和阿静的都要大。 捆好之后真像是两座小丘一样,平添了许多诱惑。 张旭在把绳子往左右分开,让她的两个**也经受一些折磨。 最后把绳子在背后系在一起。 张旭把手铐从背后穿过绳子固定好。 她看看左右在墙角还有一个电击器。 她的脚料上面一点富裕的链子都没带,现在只好扭着双腿走到墙角。 张旭拾起电击器,把上面的三根电线分别夹在自己的两个**和花瓣。 电击器是我和阿静平时用来开玩笑用的,所以电压挺大的。 张旭把开关拨开,俏脸立即飞上一朵红云。 电池盒拴在了她的胸侧。 喜欢束缚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给自己创造一些难题增加自己挣扎脱缚的难度。 张旭把手铐和脚镣的钥匙拔了下来远远的仍都漆黑一片的院子之中。 张旭把手伸都背后的手铐里铐住。 张旭转过身一步一挪得到了床前,一边体会这一波又一波电流对私处和**的冲击一边得意的弯下腰用铐在身后的双手替我取下眼罩。 我感觉到眼前一亮,赶紧无力的对张旭打着恐慌的眼神。 张旭一愣顺着我的眼神向身后望去。 几个男人赫然站在门口。 张旭惊慌的张大了嘴。 她已经忘了她现在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可是还没有等她叫出声。 堵口球就按照她意愿落入了她的樱桃小口。 堵口球不大不小正好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钥匙刚刚被扔到了院子里而男人们站在屋门口, 不松开双手就不可能取出堵口球。 可是要拿到钥匙就要从男人们之间穿过。 一个赤裸着全身带着手铐脚镣站在陌生男人面前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 近他们张旭呃呃的叫着, 一边向床后躲去。 十几平方米的一个屋子能有多大张旭还没挪到床后面呢, 几个男人就已经把她抱住然后放到了床上。 张旭这回真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让人玩的, 几个男人毫不留情的脱下衣服轮换着把自己的阳具插紧张旭的**. 张旭激烈的在床上扭动着, 从身上流出了一颗颗汗珠。 一个男人开心的说“三个里有两个还是雏呢, 过瘾!”那个男人不管不顾力量夸张的干着张旭。 张旭在他的身体下面蠕动着身体把头转过一边。 张旭刚才刚把自己束缚好,这时**里还没一点**可以润滑。 随着男人们的狂热的硬干,张旭脸上身上都疼出了汗。 第一个男人看了张旭大约二十几分钟。 看张旭一直把脸扭到一侧不看他,就把张旭的头拽到床头脸朝上的捆住。 干了一会大概是要泄了,抽出阳具对着张旭的堵口球正中央的洞口, 喷射出一股腥臭臊热的白乎乎的精液。 张旭的嘴是被堵着只好任凭别人摆布。 眼睁睁的看着精液射到了嘴里。 一个男人下去了又换了一个上来还是一点也不会怜花惜玉的狂插勐干。 张旭被干的在床上扭来扭去还一点声音都不能出。 只要嘴里一出声精液就会顺着喉咙而下。 几个男人大约都干了张旭一小时左右,干完后就把精液射到张旭的嘴里。 最后一人满足的从张旭的裸体上爬了起来,看见精液张旭一口也没吃到肚子里, 捏住了张旭的鼻子。 张旭的双手在背后拼命的要挣脱开来。 可是手铐还是牢牢地把她的两只手反铐在背后, 张旭的两腿之间全是鲜血中间还夹杂着一点**. 女孩子就算是不同意, 可是被男人们* 了这么长时间也会不自觉的分泌出**了。 张旭因为刚刚被干得太厉害的原因疼得脸色发白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过了一会终于憋不住气了,刚刚一吸气满嘴的精液就顺着喉咙而下。 这回她再也无法拒绝。 张旭贪婪的把男人们的精液吃到肚子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晚的时间在长可是我们三个都被干了多次, 现在的东方已经很亮了。 那几个人不敢久留,不过临走之前也没有放过张旭。 他们把张旭疼得没有一丝力气的松软的身体架了起来。 张旭娇嫩刚刚被QB过的私处被放到了木马朝上的棱角上, 又把张旭的双手吊在了房顶绳子从房梁穿过绳子的另一头挂着沙袋 沙袋就是我昨晚吊阿静用的那一个大约有一百几。 张旭单薄的身体被拉得笔直双手在背后朝上吊着。 最后在张旭的脚镣之间又加了一个沙袋。 张旭就这样被吊了起来骑在木马上。 这个姿势很难受,如果放松身体就被吊着,可是如果挣扎木马就会摩擦私处。 张旭流着眼泪痛苦万分的低着头。 几个人终于走了。 我们仨就这样继续被这些工具折磨着。 难过的一晚终于过去了,我的肚子里面充满了液体这让我一动不能动。 有的时候我顺至在怀疑我的肚子为什么还不裂开。 我四处的假阳具还在不停的蠕动让我痛苦越加强烈。 我是一点也动不了。 张旭则被牢牢地吊着。 相信就是她想到了挣脱开身上的束缚,私处的折磨也会让她放弃这个念头。 最后还是阿静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阿静先把自己脚上的绳子松开,然后拔下了肛门插着的肛门塞。 那一刹那我感觉世界都变了一个样,大量的粪便从我的胃里喷射出来, 让我轻松很多。 阿静找到她的钥匙,打开了身上的绳索。 接着她把张旭放了下来。 我是最后才解脱的,阿静到公园找到了我的钥匙, 终于我也自由了。 这个时候因为捆绑的时间太长了我的身体布满了绳索留下的深深的痕迹。 因为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我们三个人无法再在这个城市留下了。 第二天阿静和张旭就和学校商量转学的事。 我们在一个星期之后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找到了一所新的学校。 阿静和张旭在一个月以后就到了新的学校去上学。 在这一个月当中那几个小流氓又找了我们好几次, 不过这回我们终于出了气。 阿静拿着一个棒球棍把他们打了出去,这几个人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终于知道了我们的利害。 好笑的是因为是被几个女孩子打成这样,这几个人没有脸往外说只好乖乖的自认倒霉了。 经过这个晚上我因为肠胃灌入了大量的混合物所以一直病了一个多月。 时隔两个月以后我也在新的学校开始上学了。 从这次开始我们的大学期间再也不敢这么疯狂的在这么玩了, 就这样平静的一直到了毕业后找到工作。 事后又一次我问张旭那次的感觉怎样你才张旭怎么说张旭说“什么感觉, 除了疼还是疼最后在木马上才来了**. 一点也没自己束缚时的感觉好。” 也是从这一次开始我们几个再也不想让男人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了。 从此我的伙伴从一个发展到了两个。

上一篇:高校教师II。 下一篇:淫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