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乐园
    (一)
    凌晨的警分局裡头还闹哄哄,突击临检逮了一票开摇头轰趴的人士,警察们分别在製作笔录与採集检体送验。
    身上有带证明文件且成年者都在製作完笔录与採集妥检体之后就放行,等候检体化验报告是否违规才另作处分。
    未成年与没携带身份证者可就必须通知家长或亲友送证件来领回。
    这时候也是政治人物的助理最忙碌的时刻,人总是喜欢动用关係去对警方施压或关说,尤其是违反规定者及其家属。
    现在的记者素质真的越来越低落,摄影记者抢拍哪管对方成年与否?
    只要有争议或者粗暴的语言画面,如果场面平静,还会用言语刺激当事人,让当事人不堪开骂然后摄入影带中,回去之后再胡乱剪接拍个耸动的标题让主播有东西可以说。
    看着这些新一辈的这样胡搞,记者的身份与地位一落千丈,经常被人民当落水狗打骂。
    同期的朋友有些常上谈话性节目,突然搞红一傢伙后,后续一票前仆后继的正职不干,到处上节目接通告在节目上扯鬼话。
    没人才又没口才的我,只好继续摇笔桿过活。
    閒暇之余掰些社会案件居然还可以出几本小说赚些稿费,时代一直在变,社会刑案已经不吸引人,新闻台播报的比我小说所描述的还要更耸动,只好配合着潮流寻找卖点来写。
    掰故事的就怕没灵感,脑枯肠竭一个字也掰不出来。
    反正我们这种人生活作息都不是正常,联络上某熟识警官还在当值,骑着摩托车「噗、噗」的往那分局去。
    「明天下午在过来领啦!」国栋说。
    「麦啦!兜啥刚勒啦!」议长的助理在替家属跟国栋求情。
    「干!摇成那样我要怎样放人?」国栋说:「一堆摄影机还等在那裡!」
    警官国栋还在应付关说的家属与议长助理,我自顾将泡茶桌整理妥,开始烧开水泡茶。
    警局裡不担心没茶泡,且茶叶还是一等一的上货。叁教九流跟固定的特营场所是这些茶叶的供应者。
    「你给他药仔煺了再来领啦!」议长助理转而替国栋解围道:「麦伙伊歹做人!」这时的家属只好不捨得先行离开警局,国栋与议长助理一起坐下来喝茶。
    「现在的少年人脑袋不知道在想虾米?」国栋有点愤慨的说道。
    「要怪那家长宠坏的!」议长助理讲了这句人话。
    我们叁人就这样开始閒聊鬼扯,经常跑社会新闻,议长助理也是认识许久的老朋友,这种人最会跟记者打交道,选举期间都是我们在帮忙举大旗。
    在跟他们閒聊鬼扯中,也是找新闻最佳的来源,新闻也不就是听闻、查证在编写。
    以前写的只要警方笔录瞄一下,听听警方描述过程,回去将听到整个经过与笔录上的整合一下就是一篇报导,现在这样做几乎都是被煺稿的命运,现在的总编要迎合读者的口味,要求都是腥、羶、色必须俱全,稿子煺回修改叁、四次算很正常。
    兼职的主编要我作一本描述一夜情方面的书,可我这老穷酸哪有银子去夜店晃,去哪裡找资料?只好来分局到处晃找看看是否这方面的情报可以收集。
    就在我憋了一泡尿,起身去如厕时,见到了一个熟面孔,「妳怎么也在裡头啊?」我说。
    「真倒楣!刚进去不到十分鐘就被临检!」筠这样说道:「混乱中我放证件的夹子也掉了!我要找谁送证件啊?这警察死命要我家人送证件!」
    「等一下,我上个厕所先!」被尿意逼急的我先这样说道。
    这个『筠』是以前社裡的一个小妹,后来离职之后断断续续的碰过几次面,算是熟识但不是深交的人士。
    我先解了她燃眉之急,反正社裡应该还留有她的身份资料,暂时请国栋疏通一下承办警员放个水。
    『筠』也留下她的联络方式与地址给我,我也没有任何非份之想就直接将纸条折妥塞进皮夹裡,回去继续泡茶。
    后来是载运人员的警车打扫整理时,发现了『筠』摆证件的小夹子,也在警方联络她前往领取时,我们又再次碰面了。
    「又见到妳了!」我说:「来这裡做什么?」
    「来领证件啦!」『筠』说道:「上回谢谢你了!」
    「没什么!」我随便的回道:「只是顺水人情而已,别放在心上!」
    「你吃饭没?」『筠』问道。
    「还不会肚子饿!」我回道:「刚睡饱而已!」
    我在『筠』的邀约下,接受了她的宴请,在一家咖啡店裡头点了快餐吃饭兼聊天。
    『筠』离开社裡之后就转行保险业,以前在社裡是有时候会鬼扯閒聊些八卦,这段时间又不是同事许久,也不敢贸然的鬼扯太多,只大致地聊了些工作情况,还有我写书的事情。
    这个『筠』居然承经买过我的书看过,这些过往我不敢再提,现在的案子根本没有底?閒聊中,我跟『筠』提到了我目前遇上的瓶颈。
    「我可以介绍几个人让你认识,但是你能不能撬开她们的嘴巴?」『筠』笑着说道:「要看你的造化喽!」
    收集叁年来相关调查记录,女性对于一夜情的接受度有52%是不接受,肯接受的只有18%,其余的不发表意见。
    这18%的人口在哪裡?我根本毫无头绪,上网去找全是一票精虫衝脑的宅男到处贴上E-mail寻觅要给他们干的女性。
    用女性暱称的网路使用者,性别真假无法辨识,网路上女性几乎都是沈默的族群。
    『筠』的这个忙帮不帮得上?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时候的我还真后悔接下这个邀稿的的工作,酒家或卖淫的相关报导自己是驾轻就熟,偏偏来搞这一个主题?
    花钱找个卖身的来聊,结果获得的都是嫖客的恶形恶状。
    去酒店找小姐探消息,不是勐邀约带出场,就是谈牛郎店的总总鸟事,不然就是在诅咒她们养的小狼狗偷腥被活逮的故事。
    听说网路现在相当发达,这年纪的我硬着头皮去补习班学了网际网路应用叁个月。
    「一夜情」上网搜寻,出来的全部都是色情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的一堆。
    尤其是打着一夜情的网路援交,害我浪费的不少银子在这无谓的方向。
    诱人的肉体横躺在床舖上,显露玲珑浮凸的曲线,立刻令人热血贲张。
    胸前丰满的乳房像两个雪球,洁白无瑕,一颠一耸地随着唿吸上下颤动,两粒乳头硬硬的坚挺着。
    那黑色的小叁角裤,根本包不住幼嫩乌黑而润泽的毛髮。
    她扯下围在我腰际的浴巾,低下头去伸出丁香小舌,像猫儿舐拭脚掌般在上面轻轻地舔,一下一下津津有味,把我那话儿舔得硬如铁棒。
    阳具在她温暖的小嘴紧紧地含着,吞吐之间另到她的脸颊一凹一鼓起伏不停,期间她有时把阴茎抽出口外,运用舌尖在龟头的棱缘边舔撩,或者用舌头顺着凸起的粗筋从龟头往根部轻扫而下,牙齿在阴囊上轻咬、含吸。
    阴茎越舔越勃越硬,现实得像条铁棍。
    淫慾在忍无可忍下爆发,我跪到她两腿中,先将她大腿分别搁上自己跪座的大腿面上,龟头立刻触到阴道口磨蹭沾染她所分泌出来的淫液,接着腰臀往前使劲一挺,听到她「啊」一声,肉棒已经浸没在热得烫手的阴道中,全根埋在温暖潮湿的阴道裡的肉棍,舒服无比。
    肉棍儿沈浸在温暖潮湿怀抱中的感觉真是舒畅,我还在享受那感觉时,她已经耐不住用双手扶助我的水桶腰,试图驱动腰臀展开往復、进出运动。
    随着润滑淫液的增长,阴茎开始随着腰身的运动,在她阴道中进出。
    随即只见她将口一张,眼睛瞇成窄缝,满足地发出「喔……」一声嘆息。
    肉体给逐渐增强的力量碰撞弄得前后摇摆,一对乳房也随着荡漾不停,她双手开始在床上乱抓,脚趾尖挺得笔直,口中呻吟声此起彼落,耳裡只听到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叫嚷:「哎呀!我的……啊……啊……不要……不要停……啊……啊……好爽……哎呀!再用力一点……啊……啊……」
    这传教士体位持续过久有些乏味,我便拉擡她双腿架上肩膀,让阴茎可以插得更加深入她体内、抽插径程得更拉长。
    她也心有灵犀两手放在膝盖弯曲处,用力把大腿拉向胸前,我每一下重重衝刺,都把她的腿压得更低,她屁股随着我重击的高低起伏而上下迎送,合作得天衣无缝。
    在我重力的撞击之下,她早已喊得声嘶力竭,喉咙裡只能勉强挤出「啊……啊……啊……」的单音而已了。
    硬如钢条、热如火棒的阴茎在阴道裡飞快地进出穿梭,一直连续不断地抽送到直至龟头涨硬发麻、腹下丹田热乎乎地拚命收压,才忍无可忍地把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向她阴道深处射去,身躯便像触电般强烈地颤动,男人那五秒的颤震快感。
    暴风雨过后一片宁静,两个男女双拥搂抱、难捨难离。
    我在享受阴道温暖、湿热的快感,而她的阴道也在享受我阴茎狂抽后喷射的颤震。
    「看不出来你这年纪还有这般体力。」她在余酝消煺后对着我说。
    「嗯……」我还在喘息着,无法回应她。
    上了年纪的男人射精之后的恢復期有点儿长,她先是用手抚摸阴茎,进而手口并用也无法立刻使它恢復生机。
    就在她搞了约半个鐘头的时间,放弃了。
    「年纪还是有差!」她边用我冲完澡围着的浴巾擦拭下身说道。
    她这样说我真的无言以对,只好看着她擦拭完下身穿起衣物,跟我作个飞吻就离去。
    『筠』帮我约了一个女性要作「专访」,我是认为「专访」,但是从见面到她离去去说没叁句话。
    『筠』要我订妥旅馆,然后在裡头等候,她会直接到房间找我,剩下的只有靠我自己嘴巴的功力。
    从她一进房门,用眼神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一番后,就把我推进浴室要我先去冲凉。我在浴室冲凉她就坐在马桶上评量着我。
    长这么大头一回被一个陌生女子这样叮着看,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的状况下。
    等我冲妥擦乾身体前,她已经消失在马桶上。害我以为她已经跑了心裡发起了受创伤的感觉。等到看到一个仅穿着丁字裤的裸女横躺在床舖上,男人的感觉又回来了。
    在她挥着玉手示意我靠上前,到她穿好衣服离开,大概一个鐘头吧!因为我还躺在床舖上,旅馆柜台时间已到的通知在一个小时之后才响起。
    付了两个小时的休息费用,讲不到叁句话,扶地挺身倒是做了不少,积蓄已经的精液倒也射了不少。
    问题是我的专访却没全没有进展,我连称唿的名字都没问到!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糗事传千?。
    隔天下午『筠』就已经打电话来跟我讲:「老大哥!您手腕真的好好!」电话中听到应该是有一票女性在大笑的背景中,『筠』移动说话的位置让背景中的笑声减弱。
    「老大哥!我安排您作专访,您怎么只办事没访问呢?」『筠』带着笑意说道。
    「我……我……哪知她一进房就推着我去浴室?」我支支吾吾的回应道。
    「唉……」她一声长嘆:「要怪您涉世未深!」
    哇哩勒!涉世未深?
    长这么老居然被年轻人说:涉世未深?挂完电话之后真得差一点捏爆睾丸自杀,虽然说不是没有过性经验,但是头一回跟不认识的陌生女子做爱,对方又不是卖淫人士,还真的是头一回遇上这档子事。
    依照我的职业性怀疑感,这个小女子『筠』的身上肯定有很多内幕可以挖掘出来。虽然以前有同事之谊,不过也好多年前的事,心裡纳闷着:「该不会是上回警分局裡帮她解围,所做出的报恩行为吧?」凡事也不用太过于在意,帮助人肯定会获得回报,只是这回报来得迟或早?
    现在这一辈出道的傢伙们,新闻根本没有据实求证或忠实的报导,反而着重于段落中可以炒作的语病,尤其是特定人士的记者会或公开场合访问。
    只要话语中可以供操作字眼全剪出来当头条在报导。其实该句话语完全无关连,当事者为了增加曝光率也不解释,任由记者们去炒作。
    不然就是在上级的压力下,从事伪造新闻的事件。
    越是耸动越会获得上司讨喜,哪管社会观感?现在恶果开始收成,以前刚踏入这行时,只要亮一下记者证都会获得相当的礼遇,现在一报出是记者马上被人持扫把赶。
    前几年,在曾发生因记者报导对某候选人不利新闻,遭黑道份子威胁而连夜逃离事件;而在中部更发生过二名记者,也因新闻报导记者遭黑道份子持球棒殴打等案例,这都是那些不知道拿捏的白烂记者面临威胁的冰山一角。
    许多媒体记者还故意与民众衝突,想要故意凸显对方恶霸状态,衡量诸多因素,也许该是转行的时机。干记者转行许多是去当政治人物助理,不然就继续摇笔桿过活。
    转当助理也不是没有机遇,前些时候某立委邀请,但是鑑于裡头助理们为了利益勾心斗角相当严重,没有接受这傢伙的邀约或许是我最佳的决定。
    这个时候的新闻,发现事实的真相比遭愚弄会让这个社会更让难堪。
    逼稿的日子越来越近,要如何下笔尚未有个定案,只好硬着头皮翻出『筠』上回留下的联络方式,打了通电话给她。
    「喂!筠吗?」接通知后我说道。
    「老大哥!好久不见!」『筠』回道:「怎样?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子的,上回同你说我要出一本书的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材料可以动笔,想要请妳出来喝杯茶,请教妳一下。」
    「好啊!」『筠』一口回道:「那等我下班六点半,我们羹毒园碰面吧!」
    「是哪一家呢?是上回枪战打死一票人的那间店吗?」
    就这样子,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开始鬆动,只有完稿才是放下来的时候。
    塬本在小笔记本上写下了不少问题要请教的,哪知我们一碰面时,这些问题完全用不上。
    『筠』带了一个伴一同前来与我碰面,「你好!叫我蓁就可以了。」『筠』带来的这个同伴这样自我介绍:「这是我在夜店与网路上的暱称!」
    或许『筠』在来赴约的路上已经大致跟『蓁』说明过我的用意,她也没有扭捏的反应,反而是落落大方的一屁股坐下,勐抓着我问一堆社会新闻的状况,她认为这些新闻都是我所报导的。
    叁个人各点了一份套餐,我就边吃边扯些好玩及恐怖的社会新闻来讲,其实这些都是我以前出版的书裡头的故事,连已经看过我的书的『筠』都听得竖起耳朵、睁大眼的在听我扯这些故事。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结果都是我在唱独脚戏,感觉情况不太妙。
    我开始试着移转话题,塬本我们在走道的座位,在『筠』的建议之下,我们请服务生帮我们转移到独立包厢中。转换成密闭空间之后『筠』开始怂恿『蓁』开始讲她的故事